第1099章少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震惊了,他这么说,我好像是懂了,就比如陶颖她的血液浓稠度高,和她结合并且生出的孩子朱雀潜能可以使用的几率也就大。

另一方面。如果两个同样是普通人的朱雀潜能拥有者,生出来的孩子朱雀潜能可用的几率,很小很小,小到了只有百分之十几,而要是和陶颖这样的女生结合,几率可以高到百分之七八十可以生出陶峰这样的一般的潜能高手。这样,他们家就有人可以依靠,就不会被人欺负、嘲笑等等。

我心里无语了,没想到,就陶家这么一个小村子寥寥几百人竞争居然这么厉害。而我也震惊的想到了,如果我的血液浓稠度被人给传出去了,如果我是个血液浓稠度很高很高甚至比陶颖还要高的朱雀之血拥有者,那我估计要成香馍馍了,村子里所有女生都会巴巴的过来找我提亲,恨不得都脱了裤子来找我临幸。

想到这个,我就有点无奈加上心里有点喜滋滋,说实话,我是个有点恶趣味的人。

看到我的嘴角有一点微笑的弧度,大长老也笑了笑。咳嗽了声说,“放心,你的情况我肯定保密,除了你我之外,陶颖我都不告诉,这总行了吧?不过,我感觉你应该跟陶颖差不多的血液浓稠度!甚至比她还强。”

我就噗的笑了声说,“没事,陶颖知道了没事,她的高傲,哪怕我比她强,她也不会承认我比她强的,我倒是不怕她会对我逼婚,哈哈。”

我俩笑着,他就带着我进了密室。

他说一开始。这检验浓稠度是由村子里统一举行的,在村口,撞了钟以后大家都来了,一起检验,但后来弊端出来了,就变成这样了,都是由三大长老来实行,而且三个长老都是互相避讳不提及自己检验的人的血液浓稠度。

进去以后,发现了一个比较大的石台,石台上面有个像是磨盘一样的东西,似乎是会转,而旁边的有个七彩的像是试纸一样的纸张,深浅颜色都有,我有点愣神。

他带我进入到了中间。拿了把刀给我说,“把你的脉割开,多弄点血进去。”

我愣了,看着这石台说道,“大长老,那什么,割动脉,不会死吧,这得需要多少血啊!”

我记得,外面的世界的人自杀都是割动脉的,而现在,验血也得割动脉吗,而且,这石台这么深,我了个去。得流多少血?

大长老摇头道,“血量太少验的越不准,而这个土办法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外界没有可以检验朱雀之血的仪器,而就算有也是敌人制造的,那样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就是这东西,都是经过改良的,也用不了你多少血,快点吧,不然要是其他两个长老来了,你这隐秘就瞒不住了。”

我咬牙道,“那你可得保证我的安全,不能让我流血过多而死啊!”

大长老嗤笑一声给了我一拳头道,“如果朱雀之血的拥有者这么容易死,那就不配拥有朱雀之血了,懂吗,朱雀号称不死鸟,也称为不死凤凰,是神鸟,是比涅槃重生的凤凰还要强一倍的鸟,它们的血神圣而高贵,也有很强的存活能力。”

听他说的这么真,我也懒得再坚持什么了,果断的割脉自杀,没多久,血液就流了下去,而那边的七彩的彩纸已经开始动弹了。

一开始是蓝靛色,后来慢慢的变成了青色,然后是绿色,到了黄-色的时候。大长老满意的点点头道,“果然如此,你确实已经是达到了跟颖子差不多的血液浓稠度,不错不错,看来,如果我真的把你的这个消息传出去,那整个村子估计不少娇娃美女要来找你提亲了,再不济的,也要求你跟她们发生点什么。”

我有点脸红,我真想问一句,“老头,你他吗是长老吗,怎么这么为老不尊?说这种事都不知道脸红的。”

可是,接下来他的音调就变高了,开始变得震惊,离奇了,搞得我都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坏了吗?”

他踹了一脚那个仪器,因为,那仪器的试纸的颜色又开始变了,从一开始的黄绿色,渐渐地变浅,再变浅,慢慢的变成了全部的黄颜色。

“你,你居然都已经浓度到了这个程度了,比之我们陶家的陶龙,也不逞多让,好厉害!”

可是,我指了指那个仪器说,“长老,这东西不会坏了吧,你看,好像又要变成橙黄了。”

大长老的脸色再次大变,他盯着那试纸,惊慌失措的道,“吗的,你,你比陶龙还厉害的血液浓度,你,你究竟是第几代,我是第七代都已经没有这样的浓度了,你!!啊,还在变!”

此时此刻,我都被他吓得心惊肉跳的,怎么回事儿啊,我都没搞清楚,他就跟我这么说,什么第几代,我都不知道,而那个试纸的颜色,已经从刚刚的橙黄,又已经完全变成了橙色,又由橙色,变成了橙红。

他一直在死死的盯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双手双脚都在颤抖,而同时,他好像抓狂了似的,摇晃着那个石台仪器喝到,“不会是坏了吧,坏了吧,橙红,怎么可能呢,橙红色,这可是只有慕容家本家的后代才有的颜色!这不是天赋的问题了,这不是天赋的问题。难道说你……?”

他瞪圆了眼,我看着他这样,我说,“大长老,你别吓我,你在说什么呢?”

直到完全确定了,这仪器没问题,也没坏以后,他又把我的血液给清理干净,把试纸给拿下来,换上了新的,他跟我说,“你来一趟这里,声音小点,别让陶颖进来了。”

我不知道他搞得这么神秘干嘛,而我也在防备着他,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可担心是不是我天赋太好,他要吸我,就跟秦天问似的,吸食潜能这种事我既然上次听说了,就不敢让它再次发生,我真的怕这老家伙突然间动手吸我,那我就要死翘翘了。

但是,整个村子都是他们陶家的,我想逃出去,不可能,而且还没搞清楚他是要干嘛,我直接翻脸恐怕不好,我想了下,反正也没法反抗,我的命也是他孙女救的,去就去吧。

我就跟着他进了一个很封闭的石室,我心想这人怎么跟秦天问似的,谈什么秘密要这么封闭的地方谈。

“到底怎么了,大长老!”

我无奈的看着他,问道。叼妖亚扛。

他突然间一下子跪了下来,

“少主!”

我吓坏了,连忙的把他给扶起来,问他,“大长老,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教我这么多东西还救治我的内伤,你这可使不得啊!”

哪知道,大长老就是不起来,他盯着我问道,“你可知道那橙红色代表了什么意思?”

我摇头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他就说,“代表着,你是慕容家族的本家,不是我们这些分支的家族,也就是说,你最少也是慕容家本家的儿子!因为你的颜色还没有全红色,好像传说听说慕容家本家里,血统最为纯正的全部是红色,而你是橙红,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你最少你爹或者你妈其中之一是慕容家的本家的人,而你,担当我们的少主,这是应当的,我们陶家的人本来就是世世代代服侍本家的少爷,我的老祖宗陶虹也是因为有了慕容家少爷的临幸才给了我们整个家族这样的繁荣,否则的话,朱雀之血这种神秘又高贵的血统,我们就算是再怎么求佛一百年也是搭不上边的。”

他说完以后,我愣住了,“啥意思?少主?我爹我妈是慕容家的?这么说,我不是分支家族的人?”

我当时也想过这个问题,我也许也跟陶家一样,是慕容家族分支里的一个小小旁系家族里的一个小人物,可是,如今他告诉我,我是本家的人,我爹,或者我妈是慕容家本家的,流着最正统的朱雀之血。

我爹肯定不是,我爹是普通人,那么,这就证明应该是我妈了,那么,我的外公外婆就是真正的慕容家本家的人,他们的血应该是纯正的红色,而不是我这样的橙红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