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夜宵店老板/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小夜摊子虽然小,但却是旁边夜总会罩着的,很多在夜总会里玩的,或者是在里面工作的,饿了都会来这里喝一杯。吃点夜宵什么的。这夜总会我来过一两次,虽然不是江枫势力本部,但这里的生意还不错,小姐也挺好看的。所以这小夜摊子我还记得,照理说,这里的守卫挺多的啊,而我看到好几个外来的人在毒打宵夜摊子的主人。

一边打还一边用脚踹,那宵夜摊子的主人我还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他做的炒螺丝肉、炒河粉之类的,特别好吃,我和梁齐有一次来这里找疯子哥玩。就在这里吃过,叫上几瓶冰啤,喝着挺爽的。

此刻他有难。而我又刚好经过,不帮不行,顺便问问看怎么回事吧。

我过去的时候,那些人还嚷嚷着,“不是让你别在这里开了么,你这破摊子,是不是不想要了?”

说着,还有个刀疤男一脚踹翻了他一个桌子,几个顾客早就被吓跑了,这老板,我记得他认识夜总会里的人啊,平时跟我们那些看场子的地下势力的兄弟,都玩的挺好的,叫他们一声。这些人敢放肆?

哪知道,不知道咋了,那老板就只会捂着脑袋捂着肚子,被踹,也不敢还手。

“不说话是吧。行,今天让你的嘴巴跟你的脑袋一样开个瓢!”

那人,拿了跟他炒菜的锅铲,用蜂窝煤烧红了,指着这老板问道,“让你收了你的破摊子,再交两万保护费,明白没,再不说话。我就把你舌头烫废了,让你以后有嘴说不出话来!”

那老板畏惧的看了眼,想说话,另外那人冷笑,“没机会了!”

旁边的两个人捏开他的嘴,眼看锅铲就要烫下去,那他舌头肯定废了,这时候我已经到了。

一脚踹翻了那个刀疤,同时,我看着那俩人道,“放开他!”

听到我的声音,那老板愣了下,看向我的时候,似乎没认出我来,不过,再仔细看了看我,他的眼睛都瞪圆了,“是你,你!”

“哪儿来的小兔崽子,家里功课还没写完吧,回家玩你的牛子去!”

那俩小比已经冲上来了,而刚刚爬起来的刀疤,骂了句,“谁,谁打我,是你这小逼啊,行,给我把他抓起来,让他享受一下这锅铲的滋味。”

我没说话,只是蹿了出去,一人一脚,他们已经翻了,而同时,我已经拿起了那个锅铲,控制住了刀疤,然后,捏开了他的嘴,把这烫红了的锅铲,狠狠塞进了他的嘴里。他发出了惊天的叫声,旁边的路人看了都疼。

而那些人还想跑,我已经逮住了一个喝问道,“你们是谁?”

“你死定了,敢得罪刀疤,你可知道刀疤是省城江家的人,你就等着死吧,别以为有点功夫就可以嚣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还得意洋洋,我给了他一嘴巴子,倒是没打他,我说,“行,我就在这里等你,你能叫来江家的多少人,就尽管叫。”

这时候,我已经大概的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我又问了问那个夜宵摊子的老板,他看了看我说,“你是许默吧,我没看错的话,我记得,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的眼睛红红的,我问他,“这到底怎么回事,江家的人,已经触到B区来了,这儿不是枫少的地盘么?”

他看了看我,叹气道,“默少,你有所不知啊……”

他把事情大概的说了,我才明白,原来,我走了以后,江枫势力节节败退,而对于这些地下势力的纷争,那些潜能高手,例如鹰钩鼻、秦天问倒是没出手,但是,江枫势力已经是最弱的势力了,虽然看起来最弱的是柳家,但是,谁会吃饱了撑的去得罪官方势力的孙家?

没有了我们这些潜能高手的参与,枫少本来就不如秦家江家,可是这两家就非要不要脸,一边蚕食他们的白道生意,一边吞掉他们的地下生意,例如夜总会这些灰色生意。这老板也说了,这夜总会虽然还在B区,但已经归江家管了,跟枫少没什么关系了。而这条街大部分都被江家吞了,隔壁那条街被秦家的人吞了。

我傻眼了,“这么快,那我们B区,还有什么地方是属于我们江枫势力的?”

他摇摇头说道,“几乎没有了,只有那边,街角,还有出了这里以后往那边的两条街!”

他指着的方向,正是我来的方向,那地方,都靠近郊区了,刚刚开发的开发区,修好了路,建造好了不少商铺,但是,人都没有,还怎么开店,这是在搞笑吗,那疯子哥呢,他们人呢。

我的眼角不由得开始湿润了,这些,都是为了我啊!要不是我,疯子哥,怎么会和秦家江家闹到这个地步,我对不起疯子哥。

不行,我得马上找一下疯子哥。我想走,但是,我又看了看这老板问他,“那你,怎么还在这里开夜宵摊子,你这三天两头的挨打被收保护费,你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他苦笑道,“我没办法啊,我孩子今年要高考了,我想撑过这半年以后再改行不做这个了,这里,我的老顾客毕竟多,还有不少生意,不然,我这没学历没文化还有前科的,去哪儿找工作啊,我年纪也大了。”

听着他说的挺可怜的,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我回来了,我会让江家秦家的人,后悔的!”

而我,直接进了夜总会。

他,则是赶紧的拉着我说,“喂,你干什么呢?别进去,里面有不少看场子的。”

同时,他还看了看街角对面,喝到,“你快走,默少,他们带人来了。”

我看了眼对面,果然,那刀疤捂着嘴巴,还有那几个人,带了不少人过来。我没理会,说,“老板,你先把摊子收了今天,这里今天估计会是流血日,我先进里面去了。”

我走到夜总会里面,里面挺热闹的,刚好这会儿是生意的黄金时间,有服务生招待我,问我是来干什么的,几个人。

我说,“后面的给我买单,给我叫二十个美女,开最好的酒,最大的包厢,给我把场子清出来!”

我走到前台吧台的时候,大声的喝了句,因为我的声音比较大,所以大家应该都听到了,前台mm以及几个在沙发上坐着的看着像是混的,已经站起来了。低刚女技。

一个mm娇滴滴的说,“哟,哪儿来的小伙子啊,二十个美女,啧啧,你这要铁棒磨成针啊?”

那前台mm喝到,“别在这里闹,虎子,你们打发他出去,没几天就来个神经病。”

我看着前台mm也换了,没认识的人了么,不过,我才观察了几下,就已经发现了一个认识我的人,是以前的吧台管理员小航,是个女的。

她看到我的时候,尖叫的指着我道,“默少,是你,真的是你,你没死?”

她的话一出,那些要过来教训我的虎子,愣了下,还问“什么默少,什么狗屁默少,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屁犊子而已,上,教训教训他。”

可是,就在这时候,夜总会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人,把吧台这里围住了,带头的,正是刀疤男带来的人,刀疤男指着我支支吾吾的喝到,大概意思就是,

“板哥,就是他,这小子动手打的我们,还说让我们有多远滚多远。”

那个板哥,看到他们这么多人呢,也没听到那个小航喊我什么,只是盯着我,然后甩手就给了刀疤男一巴掌,骂道,“你他吗的真没用,别说你是跟着我的,这么个瘪三,能把你打成这样,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吧?”

刀疤男恼羞成怒,也顾不上嘴里出血了,支支吾吾的嚎叫了声,然后带着五六个人冲了过来,他旁边一个人喝到,“刀疤哥,杀鸡焉用牛刀,我们帮你教训他。”

可是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已经飞了出去,又来了三个,又飞了出去。板哥的脸色变了,对着我拱了拱手,道,“兄弟哪个道儿上的?”

我抬眼看了看他,点了根烟,走到旁边软又大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顺便搂着旁边两个水灵灵的刚来的妹子,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叫江又鹤来跟我谈,或者,叫江宇那白痴来也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