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江枫的窘迫/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比这惨痛的战斗也不是没经历过,这一次,我不会就这么倒下。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把掠开了几个人的合围,开启了第二次的潜能以后。飞速的朝着那个对着我使出飞刀的蒙面人那里跑去。

其他的人还想拦着我,但是我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快点解决战斗的话,我肯定会流血过多被这些人给磨死。

那个蒙面的暗组人员似乎没想到我居然会这么快的要来接近他,他拉了两个人给他当垫背的,挡住了我的致命一拳,那俩人倒下以后,我知道了这家伙的实力,顶多就是放飞刀厉害,速度比螳螂哥他们快很多。如果我还是以前的那个许默的话,我肯定必死无疑,但是,他现在的速度,哪怕蹿上了房顶,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我朝着他奔袭而去,一脚踩在一个早点摊的桌子上面,跳上了房梁,因为这附近的平房比较少。都是一些高楼,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小平房,还是没改建过的,不过。这地儿也迟早要被拆迁掉的。

这家伙本事不小,不得不说,江家的暗组人员都是高手,这人,应该算是暗组里的一个小队长了吧,否则,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知道不是我的对手,疯狂的跑啊,而且都是走一些刁钻的角度。

的确我没练过攀岩,也没有他那些攀岩的工具。比如刀具、铁链、弯钩之类的,使得这家伙可以在两三层楼之间跳跃而没什么阻碍,而我,多次被滑下去了,不过,幸好我的潜能的气流可以控制住我的身形,使得我的速度还是隐隐比他快一点点的,如果他是在平地上奔跑的话,早就被我给追到大卸八块了。

这家伙,真是卑鄙无耻,他跑过的地方,故意还抹了油,让我没法攀岩和稳住身形,这让我追他的难度加大了许多。

不过,在街道末尾的地方,总算是没有房屋了,再过去又是大马路了,我只要把这家伙给杀了,这次我也算是解气了,而我的小腹还在不停的流血,但我就是不甘心啊,不干掉这个卑鄙的家伙,我绝对不走。

而我的潜能,还剩下五六分钟,必须速战速决了,这小子,到了一个死胡同的时候,突然间飞身而起,那胡同口的高墙起码有五六米高,这家伙居然能借助攀岩工具几秒钟就爬上去了,但是,我是直接跳上去的,把那家伙给吓了一跳,他又给我放了几个飞刀,有一刀再次划破了我的胸口和脸颊,我的脸蛋上有个伤口了。

我气得不行了,把速度开到了极致,这货被我追上的时候,都吓坏了,没想到潜能高手这么恐怖吧。到了他的面前,二话没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直接一拳头闷在他的脸上。

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死法,被人把五官给打进脑子里的死法。我从他的身上搜了搜,又扒开了他的面罩,发现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脸了,他身上还有十几把飞刀,我突然间发现,我的小腹等地方很疼很疼,而且有点烂痒的感觉,下一瞬间我就知道了,飞刀有毒。

我赶紧的从他身上找,幸好找到了类似药瓶的东西,在我的伤口上涂抹了下,但还是需要去医院一趟,这家伙身上就没啥可利用的东西了。

我一路回到了原地,发现那箱子不见了,而那11个人也走了,周围的尸体也不见了,我发现有警在附近巡逻,看到我的时候,指了指我,“你干什么的?”

我赶紧的装作,说,“我受伤了,刚刚碰到了劫匪,把我的钱都给抢了,警叔叔,能帮我叫个车,我去一下医院么,听说这里发生了一起很大的火拼事故,我就自己去医院吧,稍后我会去一趟局子录口供的,你们放心。”

那警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听话,就帮我叫了辆车,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记录一下。”

我说,“我叫丹江五兄弟!”

然后我笑呵呵的就走了,那警估计是发现了被我忽悠了,赶紧的叫我,我只能默默地对他说了句,“对不起了哥们,我还得去见疯子哥呢。”

靠近郊区的地方,出租车停了,那司机看到车上好多血,问我要赔偿。我给他丢了一百块钱,我说,“洗车够了吧。”

他说,“你打发叫花子呢,不行,得五百块钱!我这沙发老贵了。”

我掏出了一把飞刀,指着他说,“现在呢,还要五百块钱不?”

他说:“不用了不用了,那你赶紧的走吧,一百就一百,哎,现在的年轻人啊。”

我笑了下说谢谢,然后到了附近的医院简单的包扎了下,果然如我所料,没扎的那么深,像我这段时间炼体练的不错,如果连小小的飞刀都能轻易扎进我的身体里,那我这也白练了,而且,这家伙的手劲儿也不大,如果是秦天问那种人物一把飞刀扎进我小腹,我估计胃都烂了。

我在这附近打听了一下,就知道了疯子哥他们所在的地点,然后就快步走了过去,我不由得咋舌,这附近,哪有什么生意,这靠近郊区的地方,全是什么停车场、加油站、洗车的,汽车护理中心什么的,不过,还是先见到疯子哥他们在说吧。

……

另一方面,江枫势力临时总部。

江枫、李二狗、辣子哥、螳螂哥他们在左右踱步,商量着怎么办。

螳螂哥看着主位上的江枫道,“疯子,红发说他今天不回来了,这地方呆着憋屈,他想从柳家那边入手,看看能不能从C区抢点地盘回来做生意,不然,我们在这儿肯定是没法做的,主要还是江家、秦家的人太得寸进尺了,怎么办,咱们的会里已经没钱养这么多兄弟了。”

江枫的脸色满是阴沉,盯着他道,“咱们还有多少兄弟?几个地盘,你统计好了没有?”

螳螂说道,“统计好了,还有两百多个兄弟,其他的都先打发回家了,场子就附近五个夜场和KTV,还有两个洗车中心,而且,夜场设备什么的都是很烂的,小姐也都是村姑,没什么生意,咱们已经到陌路了,两百多个兄弟每天还要吃饭,这……”

李二狗喝到,“明天再遣返一百个吧,只留下跟着咱们一起奋斗的嫡系势力吧,或者,咱们退到邻省东山再起,也是可以的,疯子,你看怎么样,如今的省城,怕是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江枫叹气道,“看来,也就只能暂时这样了,会里,只剩二十万不到,这五个场子看看能不能一个五万盘出去,这样的话也能有二十多万进账,到了邻省先从正经生意做起吧,问问那些兄弟乐意不乐意跟我们走。”

辣子摇摇头道,“就这么让江宇那孙子得到了一切,他装疯卖傻那么久,啥也没干,咱们可是运筹帷幄了四五年才有了这样的地步,可是,如果秦家没有落井下石反过来打我们,我们还是可以争斗一回的,还有那孙家,我去找人把红发拉回来,不然他的下场就是死。”

江枫喝到,“这红发就是个疯子,秦家和江家如此势大的时候都不敢去惹官方势力的孙家,他还想去C区做什么生意,我是疯子,他比我还疯,螳螂,你再叫他一次,如果他执意不回来,那他的死活我就不管了,每次都是他要撂挑子惹事!”

江枫李二狗他们商量完了以后,招呼了二三十个会里的头头们开了个会,大概的意思就是要让一些兄弟回家好好生活去,等日后东山再起了再叫他们。然后就是问他们的意思愿意不愿意跟着江枫去邻省干一番事业。半数以上是同意的,少数的要走,江枫也没拦着。低斤女亡。

等明天,这里的两三百兄弟又要走掉一半,江枫的心里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到了夜里,江枫和李二狗在那喝着酒,看着省城的夜色。

李二狗叹气道,“疯子,咱们这次真的是栽了,其实,许默当时去的时候,咱们是不是该不那么冲动去救他,如果明知道他最后也是死路一条,何不保存实力呢,而且,没跟江家撕破脸,咱们最后也不至于落了这么个下场,其实红发说的虽然难听,但事实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你糊涂啊,二狗,许默是咱们的兄弟,如果换了是你被江家的人给掳走了关押起来,我不去救你,你怎么想?”

江枫狠狠喝了口酒,“而且,许默这家伙,也是为了咱们会里,为了我的安全才被抓的不是么?”

李二狗猛地点头,说,“的确,没错,只是没想到秦家不是好东西,咱们联合秦天问去救许默,没想到最后还害了他,得到的消息是秦家的叛徒和许默一起坠落山崖,那么高的悬崖咱们也去看过了,就是神仙也会摔死,他肯定被摔的尸骨无存了。而秦家所说秦家的叛徒,简直就是屁话,我敢肯定就是秦天问授予的,想从许默身上得到什么!”

“这东西都心照不宣了,还用说吗?”

江枫冷笑着捏紧了拳头,“如果有朝一日我能回来,必定帮许默报仇,只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打败秦天问,对了,二狗,咱们上次去淮南遇到的那个高人,你说他是不是个潜能高手,如果有他相助,会不会能把秦天问给杀了?”

李二狗摇头道,“说不准,就好像许默能是个潜能高手,我都不知道,要不是你当年就发现了他的特殊之处……好了,这些就不说了,你说,秦家和江家现在任由我们在郊区发展不动我们,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完全可以一举攻破我们,把我们的地下势力全部歼灭,为什么又停下不动了呢?”

“呵呵,你想的倒是简单”。江枫嗤笑一声,“就跟当初的罗家一样,罗家灭了,有人敢妄动么,江家和秦家相互对峙,暗处还有个孙家虎视眈眈,谁先动手灭了我,谁就倒霉!你不懂枪打出头鸟的道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李二狗猛地醒悟道。

又过了十几分钟,二人默默喝着酒吃着夜宵,江枫看了看远处的天空,说道,“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许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死的,他迟早还会回来的。”

李二狗摇摇头道,“我听说秦家和江家的人都到悬崖底下去找过了,尸骨无存,虽然只是听说,但不可能是无的放矢。都四个月了,他如果真的还活着,能不回来吗?你……”

而,就在他还没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不远处突然间走近了一个人,在夜灯下,照着他明亮的眼睛和明朗的脸,李二狗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疯子,你看,他,他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