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亡妻,亡夫在此!/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感觉我的眼泪又要往下掉了,平时我是忍着不会掉泪的,但是,此时此刻,我没法忍住了。人家都死了,我能不伤心么,还是为了我而死的。

我坚定的道,“陶颖,你是为了我而死的,而你爷爷也希望我能把你娶为妻,那么,在你的墓碑上我就写上亡妻吧,也算是圆了你爷爷的梦想吧,而我也会回一趟陶家,让你爷爷处置我。随便让我怎么样吧,只要你爷爷能平复他的难过。”

我说完以后,就回过头,不想让疯子哥和狗哥他们看到我的落魄的脸和丢人的眼,我说了句,“疯子哥,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这段时间,我谁也不想见,除了江家秦家有大事的话,可以来找我,其他的事就不用跟我说了。我刚好在这里养伤一段时间,静一静。”

疯子哥咳嗽了声,说:“好啊,那,刚好有个人想见你,她来了,我们就出去了啊。”

我听着疯子哥的声音,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怎么回事,疯子哥一般不会这样的啊,而要见我的人。会是谁呢,我就有点好奇了,听到有人开门,有人走出去了,似乎是有人进来了,我回头的时候,我以为我看花了眼,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居然能看到她!

“陶颖!!”

我喊了声,“是你吗,你的鬼魂怎么现在就出现了”。

我吓傻了,赶紧的退后了两步。缩到了床边儿,而陶颖则是咯咯笑,说:“你傻逼啊。你见过这么漂亮的鬼么,我进来了啊。”

刚好这会儿,疯子哥他们笑着走了,我看到狗哥在外面爽朗的声音,我傻眼了,吗的,狗哥这是在诈我!!搞毛线啊,他骗我,自己亲兄弟也骗,搞毛啊。

而我,也顾不上去怪他了,我只是盯着站在我面前俏生生的陶颖,我拉住了她的肩膀问她,“你,你怎么样?没事吧,伤好了,枪伤呢?”

我要拉开她的衣服,她脸红了一下,踹了我一脚说,“你干嘛啊,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还叫了我多少声的女前辈,怎么这样尊卑不分!有没有点礼貌?”

我哦了声,赶紧的退开,这时候她就跟我说了,其实,她的伤势没我的严重,她只是枪伤,当时确实击中了后背很重的伤势出了不少血,但是好在她的心脏比别人偏移了很多,所以,这重伤就变得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完全没有事。

反倒是我伤得很重,我胸口又被小鹰钩鼻抓伤了,差点伤到肺,而后背我才是差点戳到心脏的危险,另外,那飞刀还带了点毒,幸好医学发达,而疯子哥又给我输了血,我这才活了过来,但我还是好几天昏迷不醒,反倒是她一下就醒过来了。

我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看着她,说,“太好了,你没事,我以为,以为你死了呢,这样我就没有心理负担了”。

她就骂了句,“你刚刚在里面胡言乱语说的什么呢,什么叫亡妻什么的,你恶心不恶心啊,我也没说过要嫁给你啊,再说了,那也就只是我爷爷瞎说的而已,他说他的,我也没同意,你想得美我当你的亡妻,滚你的吧!”

我哈哈一笑,笑着搂着她,发现她的身材确实不错,当时偷看了两次,也觉得不错,可能没有我前女友那么极品,但是,她是个运动型的女人,功夫高,还是潜能高手,所以,屁股弹性很足,这点是前女友比不上的。

她发现我有点心猿意马了,立马打开了我的手说道,“你干嘛呢你,我是你的女前辈,别对我不敬啊。”

我哈哈笑,她起来的时候,我们发现护士一直在旁边看着呢,我俩就脸越发的红了,她的更加的红,因为她皮肤白嘛,白里透红的特别好看。

等到护士走了,我就问她,“你不是在村子里没出来么,怎么又出来了?”

她就说,“还不是我爷爷,非要让我出来保护你,我就在暗中跟着你了,但是你没发现我吧,厉害不,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隐逸的功夫比你好吧?”

我就嗯嗯点头道,说:“厉害厉害,不过,你知道你多危险不?”

我严肃的道,“你差点就死了,要不是你心脏比一般人的往左一点,我怎么跟你爷爷交代,说你是为了我而死的,那我不是得被你爷爷给吞了?”

她就咯咯笑说,“那还不容易么,你不是想好了办法么,你回去以后,就给我们村子里的寡妇们当种猪,种下一群崽子,这样的话,我爷爷就不会怪你了,你也算是报恩了,对吧,我死了又没什么!”

我他吗无语了,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草!

我们俩就聊了很多,我感觉,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和她之间就没那么多的隔阂了,以前,我就一直觉得她是女前辈,觉得我应该尊敬她,如何如何的,不能把她当女人看待,但是现在,我却发现我可以把她当成女人看待,她还是挺大女人和小女人的,有时候撒娇就是小女人,有时候强势就是大女人,因为她有潜能,还是个高手,傲娇是肯定的。

到最后我们聊到了傍晚,她干脆就把病房转移到我这里来了,反正这里是两个人的病房嘛,挺好的,我也好有个人说说话,这样就可以聊天了不是吗?

也不会太寂寞。

吃了晚饭以后,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和她聊了很多开心的话题,后来她就问我和萧璐的事情,她还是很好奇的。

我就跟她说了很多很多,五年的感情,岂止是一晚上能说完的,说着说着我就感觉我的声音哽咽了,我的枕头上已经湿润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而她却说了句,“我觉得,这事儿是不是有隐情啊,不然她怎么突然间就变了,你想想,当初那么苦难她都熬过来了,怎么可能这会儿……?”

“行了,不说她了,说起来就生气。”我喝道,“你还为她说话,你差点死了就是因为她知道吗,要不是她,我怎么会疏忽,又怎么会没察觉到有人要射击我!”

她也只是跟我叹气后来说,“你们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啊,我们村子里也有教学的老师,也有教我们学习说话等等,但肯定就没你们外面热闹了,真羡慕你们。”

我又和她说了很多学校里的事情,以及我和萧璐发生的事情。

我最后问她,“喂,你怎么想的,为我挡子弹?那一瞬间你在想什么,我又不是你男人,也不是你爹,你干啥为我挡子弹?”

她就摇头道说:“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爷爷的一句话,我爷爷说,‘你是本家的少主,你的话就是命令,我只能无条件服从,如果是以前,少主有难我们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好他。’所以我就一时间热血上涌就……”

我愣了,有点失望的看着她说道,“那,那你的意思是说,就只是因为你爷爷的这句话,所以才救我的咯,没有别的意思?”低土何圾。

她站了起来,从床铺上走下来,盯着我喝道,“怎么了,你还想要有什么意思?你别得寸进尺!”

我看着她这样子,而且她是穿着医院里提供的睡衣的,但是依然难掩她的身材丰满。

我嘟囔道,“我意思是说,你难道没有别的意思,例如,例如那什么,把我当亡夫什么的,所以……”

到最后,我的声音已经跟蚊子放屁了似的,她和我近在咫尺,我只要抬头,肯定能贴到她的肚子,她站在我的病床边儿上,我可以闻到她的芬芳。

她噗嗤一笑,说:“你傻啊,什么亡夫,我还亡妻呢!”

我突然间暴起,然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身子,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很多天没有释放我自己了吧,我就感觉自己有一股冲动,想要抱住眼前的这个女子,她救了我的命,她奋不顾身为了我挡子弹!

而她被我抱住了以后,我发现她的心跳的很厉害,她赶紧的推开我问我,“你干嘛!”

我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没干嘛啊,我,我……”

我低下头,这么主动我还是第一回,而我和她,从未说过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和前女友,都是说过无数次才行周公之礼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的问题,越长大越冲动,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我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我愣住了,我发现,她已经脱光了自己。而我,疯了似的上去掰开了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