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临死遗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家江家的人逼问二长老朱雀之血的秘密,以及朱雀潜能的修炼办法,二长老不肯说,就被群攻而杀死。”

大长老还说了一件事,好像陶峰和三长老贪生怕死被带走了,他们要研究朱雀潜能的秘密。就把他们当小白鼠带走了。

我骂了句,“真是贪生怕死的家伙。”

大长老摇头道,“倒是无妨,他们知道朱雀家族本家的秘密不多,就算是被抓到了,也没事,反正他们就是再怎么找也是找不到朱雀其他家族的,我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他们还想找到,简直是在做梦。”

眼看着大长老快不行了,陶颖哭号着。说。“爷爷,治疗去吧,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呢?”

大长老拒绝说不用费心了,我要看着你们在这里拜天地,顺便给我奉一杯茶,“许默,你也得答应我,一生一世不会亏待陶颖,我就这些要求了,能不能做到,快点吧。”

我和陶颖互相看了一眼,为了让大长老能走的心安理得,我俩在附近的小溪边上弄了点水。弄了点书页,装了水以后。就当做喝茶奉给了他,也就是奉给长辈,我俩又交拜了以后,大长老这才放心痛快的要走。

就在他即将要走的时候,他叫我过去,低声在我耳边说了句话,“石室里面有个东西,这东西是我以前在深山里差点没命的时候捡到的,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我觉得。这东西不简单,你是本家的少爷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保管它,就交给你好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绝对有通天彻地的能力。”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而这时候,陶龙回来了,他发狂的大叫,要打我,还问我,“是不是你带来的这些人,是不是,陶颖,还有你,都是你害的,把这个扫把星带回来以后,我们村子就一日都不得安宁,现在,所有人都死了都死了!你怎么负责!!”

陶颖就闭上眼睛说道,“你杀了我吧!”

这时候,大长老摆摆手,最后一口气了,他看着陶龙摆摆手,陶龙赶紧的过去,握着他的手,问道,“大长老,你要说什么?”

大长老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就直接撒手人寰了。

陶颖看着他,呆呆的,然后,发出了十分凄厉的痛哭的声音。

而陶龙,则是缓缓地站了起来,没有了刚刚的那副疯狂的状态,我问他,“大长老和你说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骂道,“关你屁事,陶家村都死光了,都是你害的。”

我看着他,知道他是太愤怒了才会这么说的,我也没怪他,只是叹气,不过我告诉他,“陶峰和三长老都没死,似乎是被抓走了。”

陶龙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两个该死的家伙,贪生怕死,不过也没什么了,到时候,一起把秦天问给解决以后,顺便把这两个叛徒也给解决掉吧。”

我愣了,问他,“怎么就是叛徒了?”

陶龙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骂道,“还不是他们俩把我们藏身这里的消息告诉了那些人,不然,他们能找到这里来么?”

我想了想,也对,连陶颖带着我走这条路都饶了好几个圈子,别说那些人了,他们要是没人引路,是肯定到不了这里的,那么,躲在这里的人,就能活下来了。

陶峰和三长老居然贪生怕死到出卖村子人的地步,他们是有多怕死,难道不知道,有的人就算是苟活着,也会跟狗一样生不如死么?

我和陶龙看着陶颖在那伤心,陶龙则是只能叹气,他说,“我答应了大长老暂且活着,和你们一起去杀了秦天问为乡亲们报仇!我活着,就是为了报仇,至于你们,要好好的活下去,给陶家留一点点的血脉,还有陶峰和三长老,我也会亲手手刃他们。”

我说,“我也会去的,你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他们那么多人。”

陶龙苦笑,“没事,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你相信我。”

我说,“我信你,你肯定能说到做到。”

我和他在陶颖哭泣的这段时间,去把那些村民们的尸体,以及潜能高手的尸体都给捡回来,有的都只剩下半个身体了,我们也要找回来拼凑起来,不然,连个全尸都没有,也太对不起他们了,死后都没法投胎怎么办?

虽然我知道这是迷信,但为了尊敬死者,也就只能这么办了。

山洞附近的村民都被掩埋完毕,陶龙红着眼睛给他们跪拜了几下,说道,“这些人都是在这里长大,像二蛋他们,从出生在村子里就没出去过,无忧无虑的,没想到,居然遭此横难,太惨了。”

我只能也跟着他一起跪拜,然后,祝愿这些死去的怨灵们能早日投胎。

剩下的就是那些敌人的尸体,陶龙就不客气了,分尸的分尸,甚至有的直接扔到水里去不管了,我跟他说,也没必要这样,他们也死了,其实他们又何尝不是被逼的,被掌控势力的老大逼着老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也没办法,只是奉命行事。

陶龙抓起一个女尸,扔进了水里,喝到,我才不管,这些都是杀害我的亲人的凶手,我要让他们死都没个全尸。

哪知道,刚刚扔进水里的女尸,我感觉到有点异常,那女尸好像眼皮子动了一下,然后,我发现有一根枪管对准了陶龙的后脑勺,就在那水里面,我大惊失色,喊了句,“快闪开!!有枪!!”

可是,还是晚了,但是,陶龙运气比较好,这一枪只是把他的耳朵给打下来了,血流不止。

陶颖也吓坏了,赶紧的过来,而陶龙跟疯了似的,冲上去就把那个女敌人给杀了,然后,用脚踩扁了对方,直接就是踩死在地上,脸、身子、骨架子都被踩扁了,挺惨的。

陶颖一边给他包扎,一边问他,“有没有事?”

陶龙骂道,“看到没许默,这就是你的妇人之仁,差点没害死老子,草,对这些外面的畜生,我出去就是见一个杀一个”。

我只能叹气,谁知道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把大长老给掩埋了以后,我们都给他跪下磕了好几个响头,我还叫了他一声爷爷,陶颖看了我一眼,我觉得,既然我已经是他的孙女婿了,叫他一声爷爷也没什么,我仿佛看到在半空中有一个大长老的鬼魂在看着我,对着我满意的点头,我也对着他笑了笑。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对待敌人的尸体就没那么客气了,为了避免刚刚的事情发生,都是像他一样残忍的先补一刀,但至少能保证敌人也有全尸,死者为大嘛,我觉得一个人就算是犯了再大的错事,但他已经死了,就说明他的死,已经为他的过失承担了后果,就没必要为难人家的尸体了。低央役血。

搞完了一切以后,天色已晚了,陶龙说他还不想休息,让我们先去休息,他一个人去溪水那边洗洗澡,明天一起出发去省城报仇。

我和陶颖则是到了大长老的寝室里,陶颖感慨万分,说这里很多都是他爷爷练功的笔记,还有练功的地方,我看了很多,对朱雀潜能的了解也更多了一些,陶颖问我,你说,“咱们俩加上陶龙三个人,对付秦天问是不是十拿九稳?”

我说,“说不准,从那天我们对付他的程度来看,确实可以打过他,但是,这家伙是装的,故意让我们逃走跟踪我们找到村子,显然,他是有隐藏实力,所以说,此人诡诈的很,也难怪他可以一直当省城第一高手,跟他的武功、潜能、诡诈都脱不了干系。”

陶颖点头道,“确实如此,那我们还是得一有机会,就想尽办法把潜能给提升到最高境界,这样的人,也好有实力和省城的坏人们作斗争,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和你出去,作为你的妻子我肯定是帮着你的,所以,我也要充实自己的实力,避免拖你的后腿。”

我笑着说,“怎么会呢。”

我俩抱在一起睡觉的时候,她突然问我,“对了,刚刚你去那石室翻什么东西呢,我爷爷临走前跟你说的什么话?”

我哦了一声,说,“噢,你说这个啊,他让我去拿到这个东西,话说,这是个什么东西?他说的挺神秘的。”

我掏出来给她一看,她吓了一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