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慕容家本家的前辈高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底震惊的很,我也闻到了这股气息,她说,“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出去。等白天来了再说,难说这里有个什么老怪物也说不定,我们俩势单力薄,恐怕不是他的对手,等到白天了,这样的邪祟的地方,就算我们要对付他,也能好对付一点。”

我觉得有理,就说,“行,那就第二天再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白天的时候,我们就急匆匆的去了那里,在山洞里的时候,我们商量了下,觉得昨天退却可能是我们太大惊小怪了,我们在镇子里逗留了这么久,掘地三尺,这里如果真的藏着人的话,不可能不出来看看情况。而且,他藏在里面,说明这个阵法有可能就是他布置的,他不出来。说明里面可能就根本没人。

所以,我觉得她太过于着急了。她说,“可是这样也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血液为啥还这么新鲜,好像刚刚从活人身上挖出来的似的。”

我说,“也不太可能,就算是活人身上现场挖出来的。那也不可能死了那么多人吧,整整一池子的血,而且,我们在那里,也没发现什么死人。对吧?”

她皱了皱眉道,“莫非……?快走,我们去看看。”

我就笑了,说:“你昨天那么害怕,今天还比我更着急了。”

此时的我们,已经没穿当初进来时候的衣服了,整个村子里也没什么衣服,我们就整了点树叶、树皮来当衣服。这样穿着挺好的,凉快、方便,洗澡的时候也便于携带,反正四五个月就我们两人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害臊的。

出了山洞以后,到了那个池子周围,我们才发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凤凰的雕像,但是陶颖说,“这不是凤凰,这应该是不死鸟朱雀!”

我愣了下,沉吟了许久,确实,凤凰和朱雀的说法在民间或者是传说,都是极为的相像,没有真正经历过上古时代的人,哪能那么容易区别出这两种神物到底谁是谁,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宏布狂圾。

我说道,“这么说,这地方确实是慕容家本家隐居过的地方了?”

她说,“十有八九是,我从昨晚就在怀疑,这么多的血,一池子,怎么可能还一直有血腥气味,而且这么新鲜。现在看来,这一池子估计都是朱雀之血,而且浓度极高,可能已经达到了我们慕容家本家的赤红的地步,所以,这一缸子水才会被染红到这个程度,甚至比常人的血液浓度还高!”

我震惊了,“你意思是说,有本家的人死了,所以血全在里面?”

她点点头道,“恩,我估计还不止一个,否则的话,这么满满的一池子,怎么也不可能浓度这么高,而且,这人肯定已经是朱雀潜能升级到高级的高手了,不像我们只有中级。”

我说,“难怪难怪,吓了我一跳,我刚刚从到这里就开始检查附近,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我的感应能力比以前强了太多了,这附近最少一百米之内,任何想要隐逸自己气息的人,我都可以感应的到,但是再远一点,我就只能感应到比我差一点等级的人,或者普通人了。

陶颖突然间大喜,跟我说道,“许默,你记得不记得,当初我们在悬崖顶上,你要被秦天问给杀死之前,他说他得到了一种功法可以吸食他人的潜能气流为自己所用。”

我说,“恩,怎么了?”

我愣了下,反应过来,说,“你难道想要吸食这里的这些血液,来增强自己的血液浓稠度,从而达到增强自己潜能的境界?”

她无奈的说,“除此之外你还有别的什么办法么,如果咱们可以出去的话,就算是再恶心,再血腥的事情,咱们也要试试,对不对?”

听到她这么说,我无言以对了,确实,这五个月我都快要疯了,快要担心死外面的情况了,但是没有办法,我被困在这里,除了提升实力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现在有这样的办法,哪怕是恶心一点,我也得接受。

“可是颖子,咱们可没有得到秦天问的那种吸食潜能的功法啊,难不成让我一点点把这些血液都给喝下去吧,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下了,太恶心了吧,我这……”

我有点无语的看着这一池子的血,“估计这些血都是慕容本家的高手们留下的,可能为了以后让一些年轻的后辈使用的,他们自然有办法可以消化掉这些,但是,我们现在只能喝吗?”

“哈哈,你真好笑,默默!”

陶颖大笑道,“其实不用那样,咱们朱雀潜能本来就自带可以吸食潜能的功能,只不过,一般的人是不知道的,只有慕容本家高层的人会使用这种能力,但是恰好我爷爷当时通过机缘巧合被本家的少爷倾囊相授,而爷爷又传授给我过,就跟咱们泡的药浴一个道理,很多人泡药浴都没我们效果大,就是这个道理,因为我们有着朱雀潜能,不死鸟,也被称之为吞噬之鸟,如果它没有吸食的能力,又怎么能‘不死’呢?不过,它却比那些其他恶心的吸食种族强得多,它只能吸食同类的鲜血,继承同类的能力。”

“我就把这种能力教给你吧,咱俩之间,还是你最强,你最有可能突破桎梏成就绝顶,所以,你进去泡着吧,吃的东西我会给你送过来,等会儿,你就按照我教给你运行丹田的办法来运行周身的血液,再把毛孔打开,让这些高纯度的朱雀之血渗透进你的皮肤里,就可以了。”

我还是感觉到有点恶心,但是,总比喝下去的好,我按照她教给我的办法,运行了周身,我发现,这种能力好像真的是我们朱雀潜能一族的人与生俱来的,因为,我平时和梁齐一起泡铜人前辈制作的药浴的时候,就发现了,每次都是我最先泡完,而且水已经很清澈了,说明里面的药都被我的皮肤给吸收了。

而这一次,有陶颖教给我的办法,我发现,我感觉到全身,尤其是从皮肤、骨骼等火辣辣的发烫,就跟我每次使用朱雀潜能的时候一样,全身都给火烧一样,半小时后,我发现这种火烧的程度更甚,我都怕自己周身被烧坏了,陶颖吓了一跳,拿了吃的回来的时候,说,“你怎么不出来,你这跟虚不受补一个道理,补的太多,你会爆炸的,快点!”

我翻了个白眼赶紧的跳了出来,一身都是血红色的水,不过,我发现这些血色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变成了透明的水,也就是说,这些血里的朱雀血成分被我给吸收掉了。

可是,就算是如此,还有一缸子呢!

这就相当于一个小型游泳池那么大的缸子了,古时候的那种超大缸子,我何年何月才吸食的完啊?

陶颖还特意拿了很多清凉的水果、葡萄等东西给我散热,还说,“你傻啊你,我要是再晚来几个钟头,你就挂了,这朱雀之血本来就是阳刚而且烈的东西,你大批量的吸收,要是受不了了,就得赶紧出来啊。”

我翻白眼委屈说,“你又没告诉我,我哪知道啊。”

她叹气道,“你不知道变通啊,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回去,你把体内今天吸收的血液的能量都给平复下去,可别把你的本心给动荡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我就在修炼潜能,希望把这些我体内的繁杂的气血都归并为我自己的气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