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两年前和两年后!/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回到两年前。

许默失踪在解放县城的半个月后。螳螂和李二狗两个人也耐不住了,这段时间,他们经常通过电话和省城的江枫联系,得知省城的事情渐渐稳定以后,他们打算离开解放县城的庇护,回到省城帮江枫料理一切。

秦家的人没有出动。江家的人也按兵不动,整个省城发生了几起枪击案件以后,两家人都没有动弹了,这个时候,孙家号召柳家召开了个四少会议,把这段时间以来省城发生的大事给清理了一遍,要求四少恢复以前的稳定,否则,政-府就要出面干预了,一旦官方出面,哪怕是秦天问。估计也不敢说什么,官方要找几个外省的潜能高手来对付他,不是什么难度。

而秦家的秦先生自然不会反驳孙家的意思,江枫、江家、秦家三方势力斗的你死我活,这段时间都削弱了不少实力,他们也看清楚了,孙家就是最后出来收渔翁之利的。

秦家、江家等争斗过的、多出来的三不管地盘,都被孙家以官方的名义收了过去,判给了刘家,这不言而喻了,就是收给自己了。

于是,省城表面上的平静又恢复了。三方势力都在修复自己的势力。

而江枫这边,则是终于有机会缓口气了,江枫这会儿也接到了来自淮南的红发的电话,红发跟江枫说,“枫少,七天内,我和红日必定能到。”

红日,正是那个淮南的大高手。江枫听了他的这话,却是大喜,说,“好!好啊,红发你不辱使命。居然真的能把红日先生请来,是我们江枫势力的福气啊!”

可是,江枫却没想到,这一场有关自己的灾难。

一周后,红日如期抵达省城,这个消息一开始是很隐秘的,基本上没人知道,但是。红日这个名字,在潜能高手那个圈子里,是有人认识的,而秦天问、小鹰钩鼻这样的人物,应该也是知道这位淮南高手的。

所以,一直到事发以后,他们才知道这个叫红日的潜能大高手,来了。

……

八日后。

江家内堂。

江宇和江又鹤脸色阴沉,听着小鹰钩鼻报上来的事情经过,他们都沉思了起来。

“本以为江枫势力,就算是不对付他们,也蹦跶不了几天,据说那许默似乎和秦天问在防空洞有一战,两败俱伤,所以两大高手都出不来,本以为这次可以一举把他江枫势力给吃掉,没想到孙家又出来搅场子,现在好不容易政-府不怎么管了,我还想让你去把江枫的那几个爪牙一一干掉呢,现在看来,没机会了吧。”

小鹰钩鼻点了点头道,“是,谁能想到,那个红发能这么狠,我早就看出来了,他不是肯久居人下的人,这次利用拥有巨鹿潜能的红日拿下江枫势力的老大之位,江枫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吧,但是,江枫势力,咱们想要拿下,却是更难了。”

江宇看了眼江又鹤道,“爹,就是你的妇人之仁,不肯让我杀了江枫,说什么好歹是手足,现在看到了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麻烦又来了,连良辰也不一定是那红日的对手吧?”

小鹰钩鼻摇了摇头道,“那倒是不一定,这位红日,早在十年前就是个潜能中层的高手,如果他这十年没多少进展,我便可以赢他,但如果他有所奇遇,那么……”

“行了行了,这种事儿,我懒得去管了,静观其变吧,等他们狗咬狗完了以后,咱们再从中得利,反正我江家好歹也是省城最大最久远的家族,我还就不信有人能撼动江家的地位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问了台下一个人,道,“驼爷,萧璐真的没有在秦家别墅出现过?”

驼爷摇头道,“那队掳走了少奶奶的人,看样子似乎不是秦家的人,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也许是秦家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几个月都不露出马脚也说不定……”

“那她能被谁掳走,掳走她,却又不拿来威胁我,这又是什么意思?”

江宇百思不得其解,然后摆摆手道,“继续查,我就不信了,这些人难道抓走了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

另一方面,秦家别院,秦先生和秦立以及一个门客在商量着。

“怎么回事,江枫那边有这样厉害的人物,怎么不早拿出来,新组建的十把尖刀,全死了?那这实力,比之当初的许默只强不弱啊,你看清楚了没有,是不是许默?”

秦先生冷着脸,问道。

那门客说,“应该不是。”

而秦立则是果断摆手道,“我当时也在场,他居然不认识我,他就算是整容了,化成灰了,我也认得他,这人,绝对不是他,而且,据气王那边查到的资料,这人,应该是淮南的第一高手,巨鹿潜能的拥有者,红日。”

“是这样?”秦先生的脸上不悦,不过,那门客和秦立却告诉他另外一个消息,“江枫势力内斗的厉害,此时已经四分五裂了,再过不久,江枫可能就要从江枫势力离开了,有可能还会死。”

秦先生的脸上好看了点,说,“是吗?是那个叫红发的?这窝里反斗的可真厉害,是分赃不均么?”

门客摆手道,“谁知道,反正等他们闹腾完,靠近B区的势力范围,咱们可得早点下手,不然,江家那边肯定会提早行动,晚了,连汤都喝不着了。”

……

两年后。也就是今天,我和陶颖,总算是拼尽全力,把这个阵法给打开了,而我,也受了重伤,陶颖问我,“你怎么样?”

我笑了笑,“没事,没事,现在阵法打开了,咱们可以出去了吧,太好了。”

她也笑,说,“行了,这么着急干什么,再怎么样,也得把伤养好了,咱们再出去啊,万一出门就遇到秦天问的埋伏,你我不是白练了两年了?”

我听了她这么说,倒也觉得有理,就回去了,在镇子上恢复,三天后,我恢复的七七八八,我已经憋不住了,跟她说,“走吧走吧,去外面恢复也可以,我得给疯子哥他们打电话问问情况,还有家里,还有我的兄弟朋友,等等,我真的很担心他们,两年过去了,我……”

她捂住了我的嘴,说道,“行行行,你不用说了,我懂你的意思,咱们走,走,行了吧?你就别跟个老太婆似的墨迹了。”

我叹气道,“哈哈,我好像出来以后,就已经是23快24了啊,而且,我似乎是今年7月毕业的吧,还好,现在还只是5月份,还有两个月,我估计还是可以拿到的,到时候去求一求人,找找关系吧。”

她就问我什么是毕业证,我也懒得跟他墨迹了,就直接出去了。

到了外面以后,我俩就直奔坐班车的地点,这地方我挺熟悉的。

到了那里以后,我才发现,吗的,我的钱呢,我没钱怎么坐啊!宏叉鸟亡。

不过,我和陶颖既然出来了,就挺高兴的,不如让班车的老板送我们去我家,让我爸妈给钱,我也好见见他们,两年了,总算是可以见到我爸妈了。我倒是真的想他们了。

我就拉着陶颖,一路到了那里,找到了一辆班车,不过人还没坐满,我直接就跟老板说,“走,去解放县城,直接开走吧,给你五百这一车,不过我现在没钱,到了那里以后,我爸妈会给你钱的,我现在没带。”

出来以后第一次和人交流,居然是赊账,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这两年天天和陶颖在一起,天天就和她一个人说话,闷死了。

可是,那老板看了我一眼,吓得屁滚尿流啊,然后骂道,“草,哪儿来的叫花子?滚!还五百,没钱做你吗的车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