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小叔!/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爷爷奶奶家,也是我极为熟悉的地方,可是,再次踏足这里,却让我感慨万分,这可是我和小叔从小玩到大的地方啊。可是现在,物是人非,我也不是当年的那个许默了,他们,却依然还是当年的爷爷奶奶,疼爱我的人。

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头发已经是完全的花白了,以前,我还能找到不少黑色的毛发,但现在,却是找不到了。

我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他们,也慢慢的老去,韶华老去,天道就是这样,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无论好人还是坏人。

他们已经这么老了,不过好像还在忙活什么似的,这会儿应该是刚刚吃过午饭,他们忙什么呢,我走过去一看,发现他们正在收集一些可乐瓶、易拉罐等等东西,我愣了,以前的他们。可是绝对不可能收集这些东西拿去卖的啊。难道,又是为了我?

我走过去的时候,喊了句,“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我呢,以为是旁边隔壁邻居的小孩儿,说,“小猴儿,你来啦,跟你爷爷去玩,他在院子里呢。”

我奶奶估计是眼睛花了,而我爷爷,走过来的时候,看到我的身材说。“这哪儿是小猴儿,这是谁家的孩子,你……”

然后他就怔住了,我奶奶看不清我,他不可能看不清我,所以。他愣住了,指着我,半天喊了句,“默默,是你吗,你回来了?”

而我奶奶估计是听到我爷爷的话,说,“什么,这明明不是小猴儿吗,怎么是默默,你这死老头子,眼睛花了吧。”

可是我爷爷却是没搭理她的话,而是直接过来搂着我,我也搂着爷爷了,我走了过去,看着奶奶说,“不是小猴儿,我就是许默,我回来了。两年了,我终于回来了,我没死,奶奶,我没死!!”

我感慨万分,而我奶奶,已经是泣不成声,她不是我亲奶奶,只是小叔的妈,以前为了小叔的事儿,还责骂过我,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谁还会记得那点小摩擦。

“默默?真的是你?”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啊,就好啊!”

奶奶摸着我的脸,摸摸我的身子,就跟我妈似的,最后和他们寒暄了一阵子,我爷爷这才说,“打电话给你小叔吧,让他回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爷爷的手机响了,我奶奶还拿了东西给我吃,问我在外面是不是吃苦了,我说:“没什么事的,我没吃苦,会好起来的。”

我爷爷这时候,马上拿着手机过来了,说,“默默,是小风,小风的电话,快,他要你快点接。”

我也很激动,拿过了电话,喂了一声,“小叔?”

“默默?真的是你?”

我虽然没有和小叔面对面,但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此刻肯定已经是激动万分,泪流满面,而我,也是这样,我和小叔从小就是兄弟,而且他为了我坐了那么久的牢,一个人去深圳打工好不容易闯出一番天地来,最后却为了我这么个没出息的侄子,把所有的一切都给放弃了,甚至,家里还这么困难,把所有的钱都拿去找我,两年了,上过电视台,上过报纸,上过广播,都是为了找我的,小叔待我,就差我不是他儿子了。宏扔吗圾。

我倒是真想要个这样的爹,但是,我亲爹也待我很好。

我和小叔寒暄了一会儿,他说,“你等着,我马上坐飞机回来,这点钱不省了,我只想快点见到你。”

既然小叔是这意思,我也没法拒绝,说实话,我也很想看到小叔。

而我当晚就留在爷爷奶奶家吃饭了,爷爷奶奶还问我,“这个是不是萧璐?真是女大十八变,看看,这成熟了很多嘛!”

搞得我哭笑不得,倒是陶颖,乐呵呵的说,“我不是萧璐,我是陶颖,许默现在的媳妇。”

她说出媳妇二字的时候,我都有点吓到了,我爷爷奶奶算是比较封建的了,把她叫进去问了点儿话,估计是她说了我和她已经同房了,所以,爷爷奶奶再出来的时候,就指着我说,“许默,男人,做的事就要负责任,你可不要想着朝三暮四啊,否则,我们两老不会放过你的。”

还跟陶颖说,“放心姑娘,只要我们二老还活着,这臭小子要是敢不负责任,我们俩就当真不会放过他!”

搞得陶颖哭笑不得,她还说了句让我们都很感动的话,她说,“爷爷奶奶这待我,我很感激,但是,我尊重许默,他上次和我也是情急之下才发生的关系,萧璐现在生死不知,他不可能不去找寻萧璐,如果没找到,我可以陪伴他一生,如果找到了,我可以尊重他的选择。”

我爷爷就打了我肩膀一下,说:“臭小子,你听听,你听听这姑娘说的什么话,要我当年要是碰到这样的好姑娘,直接就娶了,啥也不说!”

这话一出,我们仨都愣了,我奶奶就打我爷爷去了,说:“你早就不想跟我过了是吧”。把我们整的挺好笑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家还没怎么睡醒呢,小叔就回来了,真的是雷厉风行啊,快的不行,我看到他风尘仆仆的,而且,身上好像没钱,而且,口袋里都是面包屑,估计是一路吃面包,钱都拿去找我用了。

我就感动的不行,和我小叔抱了好一会儿。

中午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一起吃了个饭,小叔还埋怨我说,“两年来,你哪儿去了,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想必哥哥和嫂子也想知道吧?”

我爸应该算是知道,但是他沉默不语,我就大概把我想找外公外婆的事儿说了,肯定不能说潜能啊、功法啊、朱雀家族啊这一类的,绝对是不能说的。

这事儿说完了以后,小叔也是将信将疑的样子,不过也没多问我,而是问了问我陶颖的事儿,以及萧璐的事儿,这些,就是我和小叔私下才能说的。我把我在省城的事儿大概的说了一遍,以及萧璐被秦家的人掳走的事儿也说了,他这才震惊的看着我说,“你小子,做的都是玩命的事儿啊!”

我只能苦笑说,“对不起,小叔,瞒着你这么久,但我没办法,我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只是我不用担心的是,坐牢,这一点我绝对不会进去的,哪怕我打不过,我还可以跑,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练武,我发现很多武功高手,基本都不受法律的制约,可以随意的来去省城和山林之间,打不过可以跑,或者找个地方隐居起来,谁也找不到,自然法-律也制裁不到他。”

小叔听了我的话以后,只能说祝我好运,如今他回来了,才知道了亲情的可贵,他说,“我想和你一起去一趟省城,我也算是可以帮帮你吧?”

我赶紧的说不用,还说,“小叔,你能在老家这里,帮忙保护好我爸妈,以及爷爷奶奶,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我只要能报了仇,找到萧璐,日后就算是再也不参与这些地下势力的斗争,我也无怨无悔了。”

小叔劝不过我,就只能依我的意思了。

和家里人也算是见过面了,哪怕我此去省城一战死了,我也无怨无悔,后事,我也交代好了,还和南哥、平哥交代了,说我小叔以后就在解放县城呆了,在这里养老,他们就说,放心吧,默默,风哥本来也是我的大哥,照顾他也是应该的,在这里的地下势力谋个权位挺容易的,要养老,当然是老家最合适不过了,放心吧。

听了苏平的话,我挺欣慰的,有他们在大后方把我的家人照顾的妥妥的,我特别的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