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跟美女去唱歌/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她们的话,我倒是挺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而靓仔则是不要脸的说了句,“怎么了,看我们家默默哥帅,想泡他是么?”

其中一个女的。就说,“是啊,不服吗,死靓仔。”

王建也学会了发贱,说,“服啊,想泡我们家默默,今晚得灌醉他,才好泡啊,晚上,不醉不归哦。”

那女的一拍胸,说。那肯定,谁不喝醉,谁就不是爷们!

赵盼则是笑了笑,走了过来,看着她说道,“姑娘。您可真是条汉子。”

这时候。班长和几个班干部,以及班主任辅导员等等都来了,说,“行了,别闹了,马上就要拍集体毕业照了,拍完以后,你们要拍其他的单独的照片的,再跟摄影师商量,钱都可以从班费里出。还有不少班费呢,晚上大家一起搓一顿!”

然后他们就说哦也哦也的喊,然后毕业啦什么的。

反正,挺感慨的,我都没怎么念,四年大学的生活,就这么过去了,看着那些拖着行李箱,把自己四年来的书都给变卖掉的学生们,我也在感慨。人生,就是这样,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去的,不可能大家都聚在一起,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拍照的时候一起喊的茄子,我们女生明明不多,但是却是她们的声音最大,而且这学士服是夏季的,大白腿什么的漏出来,看着挺无语的,有时候想想,那些老师为什么会潜规则学生,和这些制服会不会有关系,如果人人都穿的很保守,估计就不会有这些潜规则了,难道不是吗?

我们班的人气还可以,我们班拍完以后,隔壁班拍,还有其他的系也拍,当时有一个班级美女挺多的,被靓仔和他们给勾搭上了,想要一起拍毕业照,倒是也可以,我们班的男生都去凑热闹,也就是因为这一下,后面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集体拍完了以后,我们就分别单独的拍,我挺不喜欢这样的,就一个人走到一边儿去了,不过靓仔王建他们过了会儿就来喊我说,默默,过来,我们宿舍拍个集体照,每个人都留一张,不然都忘记了兄弟长什么样了,好歹,我们兄弟也是一起干过仗,一个扛过枪的过命兄弟了。

我咧了咧嘴,也不好拒绝,就跟着他们一起去拍照了,在拍照的过程中,他们还摆各种奇怪的姿势,我也懒得摆了,就那么随意的站着。

然后,王建、靓仔他们单独照了一张,等等,他们还每个人都邀请我,单独两个人照了一张,最后总算是拍完了,挺热的,我就在附近的图书馆门口乘凉,等着他们洗照片什么的,还有其他人还在拍照。

过了会儿,有个人走了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嘿,帅哥。

我愣了下,左右看看,没人啊,就我啊,难道是说我吗,我看了下,是个挺好看的女的,我问她,“你找我吗?”

她就笑嘻嘻的说:“许默,你不认识我了啊,我是王董。”

我不明所以,她说我们刚刚一起拍毕业照的啊,我也是这个班的,你怎么这么傻。

我噢了一声,恍然大悟说,“那啥,我两年多没来了,就没怎么认得出,对不起啊。”

她就说:“没事,哈哈,刚刚还跟你打赌来着,晚上多喝点,毕业了,放开一点嘛,怎么看你还很拘谨的样子。”

我说,没什么,就是天气有点热罢了。

毕业照拍完了,下午就给我们发了毕业证,是一张破烂的纸张,我还以为会是什么多高级的证件呢,最后想想,拼死拼活寒窗苦读十年,就为了这么一张纸,这还是正版的文凭,我有时候就拼命的看这张纸,想看看这张纸上到底有什么玄级,凭什么它是正版的,我办证一张假的不行么,为什么这么辛苦就为了这张纸呢?

不过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觉得不止一个人有我这样的想法。

晚上的时候,大家聚会吃饭,一开始班主任啊辅导员这些人都来了,吃的挺开心的,连副校长都来了,我们的隔壁是其他系的,整个大酒楼都被毕业生给包了,都是大学生了,都有钱了,所以就这样办了,也没什么的。

大家一开始都轮流敬酒,敬一圈儿,比如大家一起敬酒给辅导员啊,辅导员辛苦了,如何如何,辅导员出来逼逼几句,意思一下,喝几杯。

然后轮到下一个。上找余技。

最后这一顿饭吃完了,他们领导滚了,轮到我们学生继续找地方续摊儿。

有人就提议了,去唱歌吧,好久没去了,反正最后一次了,大家都去吧。

“行吧,反正最后一次了,去就去,难得毕业。”

这次毕业以后,就从此告别学生,再也不是学生了。到时候面临他们的就是找工作什么的,但我面临的就是,要继续去找萧璐,复仇等等。

不过今夜,这些东西都不想了,不醉不归吧。

我也喝的挺多的,不过,我是有潜能的人,一般来说不会醉,千杯不醉,说的就是我这样的。

靓仔和王建一马当先,找了个带公主的KTV,他们特意找的,不过有些姑娘们觉得有点不乐意了,但是靓仔就说,怎么了,就最后一次唱歌了,我保证你们的安全,放心,这地方我常来!

大家就一起唏嘘的鄙视他,他倒是不要脸习惯了,也没什么。我们就一起进去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客满了。

我们一路而来,很多KTV酒吧都满了,大家乘兴而来,不可能败兴而归吧。

靓仔和这里的领班认识,就过去说话了,交谈了半天都不行,领班也为难,就说了句,“靓仔啊,你兄弟几个经常过来照顾生意,我也知道,但是,今天真的是不行,你们学校也都是刚毕业的多,有钱的学生也多,富二代啊公子哥官三代啊等等,我都得罪不起啊。”

靓仔当时就不乐意了,因为我们这里的全班都在,还有女生,我们班的女生还叫了一些其他系,已经开完班级会议的女生,不乏美女。他不能丢了面子啊。

他就跟那领班说,“不行,无论如何,十分钟,我给你十分钟,清一个场子出来,不然我就直接进去轰人了,你知道,我可是有能力的。”

那领班估计怕靓仔闹事,劝了几句都不行,我看看,要不算了吧,不唱也没什么,大不了择日。我就跟王建说上去劝一下靓仔,哪知道,这一劝就出事儿了。

不劝还好,越劝,靓仔越是觉得没面子,一下就不乐意了,跟那领班说,“怎么的,胡哥,几个意思,我们兄弟几个照顾你生意这么多次了,你这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逼着哥哥在这里闹啊?”

他还特意找了个啤酒瓶子,打烂了放在了桌面上,威胁那领班呢。

那领班脸上挂不住了,说:“靓仔,你这么做就有点不对了啊,你要毕业了,兄弟说了,明天肯定给你留位置。”

“我说了,就要今天!”

靓仔阴着脸,瞪着他,眼看就要动手了。然而,这个时候,出来了几个喝了酒的人,这几个人和几个学生,喝的挺多的,称兄道弟,似乎和领班认识,有一个还跟领班说了句,“怎么了小胡,出啥事儿了?”

领班没办法,把事儿说了,那家伙就不爽了,带着那几个人走了过来,看着我们班的人,还看着靓仔,说,“怎么着,要闹是吧?你以为小胡怕了你了,你算个什么东西,瞧你那怂样,快滚。”

靓仔不乐意了,不滚,还要和他闹,想动手,却发现靓仔和我们的人也不少,没法动手啊。他就指了指靓仔说,“行,你小子行,我让你毕业不安生,等着”。

他就要打电话叫人,然而,旁边的一个公子哥笑了笑道,“三哥,三哥,不用了,卫哥在里面呢,有卫哥在,这些瘪三不得赶紧跪着走么?还需要叫人?”

那家伙一笑,说,“你看我,这都喝高了,然后说,走,我们去喊卫哥出来。”

然后他指着靓仔的脑门,戳了几下说道,“不是老子整不过你,实在是今天喝了酒没力气跟你动,你既然不识相,今天就让你走不了。”

大摇大摆的,几个人回去了,没多久,那人就出来了,还带了个脸上有刀印子的家伙走了出来。

这家伙应该就是他们嘴里的卫哥了吧。

“谁啊,在这儿大呼小叫的,嚷嚷什么呢,都是一群狗屁学生孩子,在这儿闹什么呢,赶紧滚回家吃奶去。”

那卫哥挺张扬的,刚刚那家伙和领班小胡就在卫哥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那卫哥呵呵一笑,走到了靓仔的面前,就是一下子往他的脑袋上拍。靓仔,面对这样的大哥级人物,不敢还手,被他震慑住了。

然而,这一下,却没打到他的脑袋,被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拦下了这一掌。

“别动我兄弟。”

“你他吗算哪根葱?”

那家伙和领班张牙舞爪的道,“看来,今天不怕死的人还挺多的啊,行,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走。”

这时候,不少女孩都吓哭了,说要不就走吧,还唱什么歌。

然而,那个卫哥微微正视我的时候,两眼,才瞪圆了,他狠狠揉了揉眼睛仿佛不敢相信似的,喊了句,“默少,怎么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