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老怪物和江玉/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走出去以后,挺愤怒的,好像想要打我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我又何尝不是想揍一顿江枫,但碍于没有那个机会。不是因为我揍不过他,而是因为,总感觉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

他走了以后,陶颖质问我道,“默默,你干什么,人家狗哥来也是好心,这不,解决了一个我们解决不了的难题。”

“是啊,默默,人疯子哥虽然利用了你,但也帮了你。要不就别这么心存芥蒂了,毕竟要找一些官方的以及省外的关系,还是他们这种老油条能找到,我们这些小白是没法找到的啊。”

梁齐也是这么说。

我吼了句,“你们喜欢江枫,那你们去跟着他们啊。跟着我干什么!搞笑!”

我气呼呼的。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拳馆,没理会他们俩,我感觉自己被他们也背叛了,连他们也这么说,搞什么呢,跟我是自己人还是跟江枫是自己人,他利用了我,还有理了是么?

算了,不想了,我一个人挺郁闷的。刚刚和陈颖、王董这样的烦人的女人抛开关系,现在又出来了这么麻烦的事情,真够头疼的。

不过,狗哥说的这个消息倒是挺有用的,军方,而且还是京都或者沿海一带发达城市军方的人,我怎么也想不通,秦家人怎么和他们扯上关系了?

但仔细想想也可以明白,连江枫都可以有外省的势力帮忙查东西,更何况根深蒂固的秦家了。难道秦家这么难对付?如果惹急了他们,是不是还会从外省搬来一个像红日这样的淮南高手来帮忙,那我就又变成势单力薄了啊。

实力,还是要绝对的实力,如果我此时此刻是朱雀潜能巅峰的大高手,不管什么老怪物、江玉,统统都可以抹杀,到时候,我就可以创作当年慕容羽的传奇,打遍天下无敌手,没人敢惹我,那时候,江家和秦家被灭,还敢说个不字?但慕容羽的死也警醒着我,让我低调,不要太高调的去挑战全国的所有高手,到时候被人群起围攻,那就死的年轻了。

但是没有了朱雀之血,何年何月才能成为慕容羽那样的大高手啊!不过,我有了空门前辈给我的古武《地裂》,这或许可以成为我突破的契机。

我去了一趟郊区,找了一个没有人的荒地里,演练了一下地裂的第一层招式,许多大岩石和大树都被我给尽数打倒,最后好像是有一辆大卡车运输从这里经过,把司机给吓到了,车开的飞快,我这才赶紧的停下,下次得找一个更加隐蔽的角落才行。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

凌晨的时候我回去的拳馆,这时候经过我打大树,打岩石已经消气了,我看了看梁齐的房间,他已经鼾声大作,而我回到我自己的房间的时候,陶颖在我的床边上睡着了,我看她到这么晚还在等我,心里挺欣慰的,就抱着她,把她放到了她的房间里,给她脱了鞋子盖好被子,正打算走的时候,她突然间用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默默,你生我气了吗,如果你不愿意我帮他说话,那我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吗?”

我看着她睁开眼睛,我笑了,说:“怎么会呢,也是因为我,你们陶家村才会这样,我也答应过大长老,必须得替他照顾好你,我干嘛要生你的气。”

“哦,你不生气就好了。”她勾着我脖子的手,就用脸凑过来要亲我,我却躲开了说,“我还没洗澡呢,好累了,以后再做吧。”

她一脸的失望,我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就出去了。

过了两天以后,听很多省城里的人都在说,昨晚上江家和秦家似乎发生了很大的斗争,有武功很高强的武林高手在打斗,说实话,那天我也感受到了,但却不知道是谁,反正他们狗咬狗,我乐得清闲。

可是今天一早,鹰钩鼻就亲自来了我的迷踪拳馆。

陶颖也算是里外都能拿得出手,把茶端上来以后就出去了,而我和鹰钩鼻在空调房里,我看着他一身都是汗,说,“歇歇吧,一身臭汗的。”

他笑了两下,说,“默少,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他说,“秦家的老怪物和江家的江玉,终于对上了,秦天问根本不是江玉的对手,被打的躲回去了,而他们俩老怪物,不相上下,江家和秦家的别墅外面的大洞特别的壮观,后来他们怕损坏太多,就跑到动物园去打了,死了不少动物。”

他又说,“江玉原来就是那个一直守在华少身边的那个驼爷,默少你和他还交过手来着!”

我震惊了,那家伙就是江玉,我了个草,当时没看出来他有多牛逼啊,那既然是这样的话,他难道不会帮着华少么?

鹰钩鼻应该是也看出来了我在想什么,说道,“驼爷显身江玉以后,家主也拦不住了,江玉说他不会干涉江家的内政,还是江又鹤和江宇来决定,不过,不准许他们对主母和江华动手,让华少和江宇公平竞争未来的家主之位。江又鹤也不敢说什么,就这样默认了,这样一来,江家又要陷入这样的内斗了,但以江宇的狠厉,肯定不会放任柳主母和华少乱来的。”

哦。我点了点头,对他带来的这个重磅消息,很是感谢,我觉得很有用。

而他,则是兴奋的看着我道,“江玉和老怪物,绝对都受了前所未有的重伤,而秦天问也是重伤回去,没法动弹,默少,您看看,咱们是不是时候联手一举拿下江家了?”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我盯着他看了许久,这家伙这么想让我帮他把江家拿下,莫非有什么企图不成,我就故意不顺他的意思,我说,“江家深不可测,还有个江无缺还没回来,万一他回来报仇怎么办,倒是秦家,老怪物和秦天问都受了重伤,不做他们,做谁?他们也没有了江无缺这样的后援了,难道鹰钩鼻你连这个都没看懂?”

“可是默少……默少,要拿下江家,机会就这么一次啊,江无缺他神游到华夏其他地方,甚至不在华夏国了,这么十多年都没有回来,更何况现在了,肯定也不会回来,默少,我爹的死,其实也跟江家有关,若不是江宇非要把我爹派上去,我爹也不会死,他连我爹随身保镖的国际杀手都给撤走了,所以我想,先做掉江家,把江家的这些大势力都给拿下,还有那主母柳家,她又找到了柳家残余的势力,打算拉到省城来,一旦被她拉拢来了,那江家的实力又会增强很多,我们要对付起来,就更难了啊,华少和宇少,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远远比秦家难对付的多啊,默少,你要三思啊!”上名乒技。

看着家伙这么想要江家人的命,我仍旧是摇了摇头,道,“先计划一天,明天就对付秦天问和老怪物,我和他们俩都会去,你去不去随你的意思了,你若是不去,咱们的联盟就得取消了,秦家江家都是我们要对付的,眼下秦家最容易被灭,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江家深不可测太难攻打,何必去咬那块硬骨头。”

我说完以后,喝到,“这就是我的决定,你去不去,看你自己的意思了,你考虑吧。”

“默少,默少,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这家伙一直在那催,我就搞不懂了,他为什么一定要灭了江家,要给他爹报仇?不可能,杀了他爹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他那么急,肯定有其他所图,我不能中了他的奸计。

而他,没有办法,就跟我说,“默少,明天晚上之前,如果您还是这个决定的话,我也就没有办法了,眼线太多不宜久留,我先走了。”

他走了以后,我和陶颖梁齐把这个想法说了,他们也觉得我是对了,江家怎么说也是疯子哥那边的,疯子哥最近没有任何动静,我就不信,他肯定会有所动作的,江家那边牵扯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对付老怪物和秦天问,志在必得。

同时,我也觉得很奇怪,那个江玉既然一直装扮成驼爷,为什么当初我被秦家人劫走的时候,他不出手,以他的实力,要对付秦家的那些门客简直是小意思,莫非,他不想让江宇得逞,他想帮江华?

应该是这样,否则的话,他为什么不出手?

而就在同一天,鹰钩鼻走了以后,狗哥和辣子哥同时来到了我的拳馆,我眉头皱起来,本来是不欢迎他们的,但是,狗哥和辣子哥却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他们说,“疯子说了,让你务必不能对江家出手,否则就中了鹰钩鼻的奸计了,你可以先对付秦家,他也可以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