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居然是他纵火!!神秘的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铜人前辈这么说了,我也没辙了,不过铜人前辈说,“还是可以把他带上少林来一趟,看看他能不能用慢性的办法来治疗,虽说华夏没有那种可以一次性治疗他的能人。但是控制毒素的蔓延,让他的皮肤不再溃烂、魔化,倒还是可以的。”

我就感谢了下铜人前辈,铜人前辈让我走的时候,我摆摆手说,“那不行,我来了一趟,怎么也得帮你把这个害虫给除了,不然我不会白来了么?”

他指着我笑了笑说,“你小子啊,还是这么不客气!”

既然是帮铜人前辈抓纵火犯的凶手,那么就要尽心尽力的去做,铜人前辈告诉我说。这藏经阁的附近有一些住户人家,就是经常来少林寺借柴米油盐或者偶尔少林缺少什么,就向他们借的农户人家。而这些地方,少林的人也都去搜过了。因为少林很多新弟子都是从这些人家里收来的,所以少林寺想要调查下这些人家里有没有纵火犯,倒是不难。

可惜,这些农户人家都没有。

找了三天多了,都找不到。

我这时候就开始想,如果他们这样都找不到的话,那么这个贼肯定是特别的聪明,肯定是躲到了他们想不到的地方,否则的话,整个少林寺也没有多大。怎么可能找了三天都还没有找到。

我想了个主意,我跟铜人前辈说,“要不这样吧,你们把所有派出去查纵火犯的人都撤回来,把所有守着前面后门侧门的人。也都撤消了,只留一两个平时的看门的就行。”

听了我的话以后,铜人前辈一开始很恼怒的说,“你这不是想把人家给放跑了么。”

不过以他的智商,马上就想到了,说,“你是想引蛇出洞是吗?”

我对着铜人前辈竖起来大拇指说道,“你猜对了。”

想好了办法以后,就这么去做。一开始很多的人还很不理解,觉得我这样做是在放虎归山,不过我和铜人前辈都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就没有对他们过多的解释什么,而是让他们这么去做就行了。如果解释的过多。这个消息走漏出去被这个贼人给跑掉的话,那就惨了。

而这两天我白天除了跟铜人前辈在那喝喝茶聊聊天就没做什么了,偶尔跟他研究研究我的潜能现在处于什么级别等等。

而到了晚上,我就每次都守在院子里,这样也可以更快更早的感知到那个打算逃跑的贼人,我就不相信他不会出来。

一直等到凌晨的三四点,才算是有了动静,我这才知道这家伙躲在什么位置,原来,他一直躲在少林寺的一个佛像的山头上的附近,那个佛像是很早以前的少林寺的某个老祖宗直接在岩石上请人雕刻而成的佛祖原像。

距离现在可能已经超过了五六十年了吧,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生命力真的是旺盛,我还去过那个地方,我说怎么回事那个地方的很多草根和树皮都不见了,原来是被这个家伙给吃掉了,等这家伙跑的快到门口的时候,我就突然间出现阻止了他。

因为这家伙也算是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我直接一个铁片飞了过去,打在了他的手腕上,既然这家伙这么能偷,我就切断他的手腕以后,他的手掌掉在地上以后,因为断手的疼痛,他尖叫了起来,同时也十分的愤怒,对着我撒了很多像是毒药的东西,但是,这怎么能难得倒我?我狠狠的憋了一口气,让这些粉末的东西全部吹了回去,等那家伙满脸都是,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我把他抓住了以后,很多在寺庙里睡着了的,没睡着的,都被吵醒了出来看看纵火犯到底是什么人,铜人前辈自然是一直没睡,过来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大吃一惊,喊了一声,“师兄。”

我们也都震惊了,直到这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人原来是以前和铜人前辈同一个师傅的师兄,后来铜人前辈告诉我,因为这个师兄原本离开少林的时候,就因为和他有一点恩怨,他跟原来的那个臭名昭著的和尚不一样。亚阵狂圾。

那个和尚是被所有人讨厌,而这个师兄只是和铜人前辈有矛盾,因为铜人前辈一直被师傅更照顾一点,所以他这个师兄没法待下去了,所以才故意犯了错下了山,一直带着对铜人前辈的恨意。

没想到这么多年回来看看,居然看到铜人前辈坐到了方丈的位置上,并且还有这么多人的荣耀,还有这么多的徒子徒孙在敬仰着他,本来就和铜人前辈有仇恨的他,怎么能看得惯铜人前辈这么飞黄腾达平步青云?所以就出此下策,想出了这个计谋。

但是没想到自己偷经书的事情败露了,导致前门后门侧门都被封起来了,搞得他逃不出去,没有办法,他都呆了两三天了还是逃不出去,只能放火来烧藏经阁,这样,来让防守大门的人员不足,这样他就可以借机会逃出去了。但是那天他本来是可以逃出去的,可是我来了,他感受到我的身上强大的气势,他不敢轻易出现,就又躲回去了。

而这两三天,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每天吃草根树皮,谁能忍受得了吃一个礼拜的草根树皮?而且他做这个事也只是为了报复一下铜人前辈而已,没想到闹成这么大的惨剧,他知道整个少林都不会放过他的,所以只能铤而走险的半夜逃跑了,没想到却被我抓住了。

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每个人都指着这个铜人前辈的师兄在这里骂,骂他不是人,还骂他,

“你还留着光头做什么,明明就不是少林寺的人,是个畜生!”

而且纷纷都说要烧死他,有一个人还说,“对啊,就应该烧死他,还害的我们冤枉了许默小少侠。”

而这个时候我说话了,我对着大家说,“既然这件事因方丈而起,这人也是方丈的师兄,我觉得就应该交给方丈大师来处理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吧?”

其他人都表示没有异议。

这时候,铜人前辈只是说,“你们放开他吧,我有话要跟他说。”

然后,大家都把他给放开以后,一个武僧还提醒铜人前辈说,“小心,方丈,这家伙功夫不错的。”

铜人前辈摆摆手道,没事。

他们俩进了一个安静的房间,也不知道他们俩在里面说了什么,等到一两个小时出来了以后,我们看到那个铜人前辈的师兄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同时跪在了那个金色大佛下面,对着佛祖跪拜,很虔诚的在祈祷着什么的样子。

而很多人都指着他骂,说:“你还有什么资格跪拜佛祖,藏经阁这么个圣地都被你烧成这个样子,幸好没有什么人员伤亡,如果有人员伤亡的话,就你这样的人,佛祖也不会原谅你的。”

就在这时候,让大家都大吃一惊的是,铜人前辈居然说要放了他,很多的人都表示不理解,都问铜人前辈,“方丈大师,你为什么要放了他?”

“他作恶多端,还烧毁了那么多的经书,简直不是个东西!”

铜人前辈叹口气道,“我佛慈悲,多饶人处且饶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那些经书,本来就是会给我们带来多灾多难的东西,上一次少林差点被灭也是因为这些经书,烧了,也好,还有一些残留的,就由我来封存起来吧,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些经书,也不存在什么藏经阁了。”

“以后我们的藏经阁,可以改成收录一些民间的医学的书,还可以救死扶伤,就不会收这些武功秘籍了,以免再给少林带来灾难。”

很多人都表示不理解,少林本来就是以武为尊,为什么要这样。

可是我却理解他,时代不一样了,时代不同了,能打架,会拳脚,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首选,人,也在相应的改变,人心隔着肚皮,谁也不知道谁心里想着什么,而他,在最后关头居然原谅了这个师兄,没有杀他,也没有把他怎么样。

反而选择放了他,这个师兄感动非常。这个师兄,后来听说他成为了少林的一个很忠实的守山人,毕生都没有离开少林,为少林后山的守山工作带来了巨大的贡献。

所以说,杀一个人容易,宽恕一个人难,也许宽容可以让一个人改变的让你想象不到,奇迹,也会想象不到的发生。如果人人都有一份爱,这世界就会变成美好的明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