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驼爷=江玉/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人快要死了,他的五脏六腑都被打碎了,就只剩一口气,手里攥着一个小纸条,递给了门口的赵明欢,欢欢拿起来的时候。还哭着喊着说,死人了,出事了。

“默哥,他把东西交到我手上以后,就喊了句给少主,默哥,是不是给你啊?”

我想了想,叫我少主的,整个省城也就只有俩,一个是陶峰一个是他爷爷。

我拿过那个有血的小纸条打开以后,只有一个字,逃。

触目惊心的一个逃字,上面还有不少血迹。被血染红了。

只有一个字,为什么他们还拼命的想要给我,难道他俩已经遇害了?

我赶紧的打电话给鹰钩鼻,鹰钩鼻的电话没接,打不通,我赶紧的给赵明飞打了个电话,问问他近期在外面搜集情报,有没有江家的,他说,“等我一下,我一分钟后给你回电。”

等了一分钟以后,他给我打来电话说,“江家里面进不去。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江家的那几个叫的上名字的大人物,从没出来过,至于那个死了的人是从哪儿出来的,也查不到。”

我挂了以后骂了句。废物,留着你有啥用,这点情报都查不到,同时,我就江枫那边打电话,江枫没接,狗哥接的,狗哥告诉我说,“的确是听说了,陶峰爷俩,死了!”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我的脸色变了,拿着手机都站不稳了。他们应该是暴露了什么。不然怎么就这么死了,看来,鹰钩鼻也是凶多吉少啊,还是得我亲自去一趟了,这该死的江玉就算是再厉害,他也处于受伤状态的吧,他的伤,应该也跟秦天问师徒差不多,一年半载都是没法好的。

我跟梁齐陶颖打了个招呼,让他们照顾好拳馆里面的所有事宜,我就直接去了,到了那附近的时候,我才发现,吗的,陶峰爷孙俩的尸体我都能看到,在江家别墅里面挂着呢,没有在大门口,估计还是顾及到孙家的脸面。

可是我的脸色已经很是铁青,因为,我看到了鹰钩鼻,他在驼爷的身后,点头哈腰的,一起跟在江宇的后面,江宇和江又鹤说着什么,虽然隔得远,但我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有人发现了我,那个驼爷微微抬起头来,和我对视了一眼。

这家伙我以前也和他对视过,但是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触目惊心。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是个三岁的孩子,偷了父亲的钱,突然间回头和父亲对视,被抓到的那种感觉。

惊心动魄。

驼爷也发现了我在对面的楼层上监视,而那个江宇,往我这边看了看,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赶紧的躲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发现那个驼爷迅速的朝着我这边奔袭而来。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我吓了一跳,赶紧的跑,装作我没有偷看。

我看到鹰钩鼻也是脸色十分的铁青,在那一边赔笑,一边跟江家父子说着什么。

我已经跑出了两三里外,潜能都开启了,就是为了不让驼爷追上,这家伙,速度怎么这么快,就是这一瞬间,我敢肯定,他的速度跟我不相上下。

而我心底在打鼓,怎么搞得,他不是受重伤吗,为什么好像没受伤的样子,每天都出现在人前人后?

而且,他来追我,到底是为什么?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在一个死胡同口,我听到了一个玩味的声音。

“默少,很久不见了啊,你的风采,还是依旧不减当年。两年前我以为你死了,现在我才发现,你不但没死,而且,你才是我们江家最强劲的对手。”

我的身子,猛地一颤,是的,这家伙,是驼爷,驮着个背,一下一下的走到了我的前面,虽然他走的慢,但是我毫不怀疑刚刚追我的就是他。

他的速度,居然比我快,后发而先至,比我早到这里。

那如果他没受伤的话,我的身子,开始发抖了,这是我除了老怪物、空门前辈之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威胁。

是的,他跟那时候的老怪物给我的威压差不多,我只想跑。难怪,难怪老怪物和秦天问两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的潜能,早已达到了高级巅峰,而他的潜能到底是鹿,是虎,还是蛇,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肯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潜能。

否则的话,在巅峰之境能给我这样的威压的,那是不可能的。亚呆阵弟。

而我也可以感受到他的境界,绝对不可能已经突破到了巅峰之上,那巅峰之上,已经几百年没有人出现过了,甚至是慕容羽,都只是在巅峰徘徊,他才是三十年来最有希望突破巅峰的最强高手,然而,他到底都还没有突破,否则,他也不会死。

“你,就是江玉?”

我感觉喉咙有点沙哑,一字一顿的问道。

“说的不错,看来,有叛徒卖了我们江家啊。”

他的脸色微微的笑着,道,“不错,不错,潜能高级初期高手,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岁就有这样的成就,你比慕容羽都要快几年达到高级,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两年过去了,你究竟是去了哪里,得到了什么,为什么可以一举成为高级潜能高手?”

他的眼神,盯着我,似乎要看穿我的一切,我的身子,虽然穿着衣服,但在他的面前,似乎什么都没穿一样。

“你就是江玉,把秦天问和他师傅都能打成重伤的江玉,为什么你一直以驼爷的身份自居,当初,我还想教训过你,你为什么那时候没有还手,而且还作为主母身边的一条狗?”

呵呵。我问完了以后,他居然也不生气,居然笑了,说,“你很有种,居然敢在我面前侮辱我!你不怕死?”

我冷冷的盯着他,道,“怕死,就不用死了么?”

他愣了下,看了我一分钟,这一分钟我感觉度日如年,我很想跑,但我知道,我跑不掉,我看不穿他,他到底是受伤了,还是没受伤,我真的看不出来,如果他受伤了,为什么他还可以追上我,我自问我的速度,已经可以说的上省城第一了,因为我追秦天问和他师傅的时候,追了百里以上就追上了。

哈哈,他突然间笑了,看着我说道,“有种,果然有种,好一句怕死就不用死了么,很好,我今天没想杀你,你想说什么,都可以说。”

“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件你疑惑的事情。”

他笑道,“因为你两年多以前看到的那个驼爷,并不是真正的驼爷,他,其实就是柳家弟妹的狗而已。”

我愣了,这才恍然,对啊,也许我眼前的这个驼爷,不是真的驼爷,而真正的驼爷,早就死了,这幅皮囊之下,会是怎样的一副面孔,这家伙,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想明白了吧?”

他笑道,“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敢大白天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我江家查看,就真的不怕死?本来我还想留着你们那个小小的迷踪拳馆一段时间,观察观察你,但如果你非要这么找死,看到了没有,那一老一小,就是不听话的下场,不听话的人,就是必死无疑。”

“行了,不用吓唬我。”我喝到,“你为什么杀了他们,为什么要把陶家村都给灭掉,你想知道朱雀潜能的什么秘密?”

“哦?你连这个都知道?”

驼爷冷笑道,“看来,他们是出来见你的吧,这该死的鹰钩鼻,又想糊弄我。不过,你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诉你,那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比他们更纯正的朱雀一族的血统的人,所以,他们就没什么用了,就被杀了咯。”

我的脸色难看了起来,道,“我是朱雀潜能的拥有者,这一点,江宇也知道吧,你们难道是今天才知道么?”

“不是。我们早就知道了。”

驼爷笑道,“只不过是昨天才知道,你是他们的所谓的少主,不知道那个给你传信的人,传到了那张纸条了没有,原来,你这个流落民间的少主,才是真正的慕容家本家的人啊。”

我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吗的,陶峰爷俩怎么说出来了,难怪他们被杀,说出来了,肯定被杀啊,傻逼吗,我敢说,三长老肯定没说,一定是陶峰顶不住压力,昨天回去以后就说出来了,这些人就是这样,不知道你们的秘密的时候,他们不会杀你,一旦知道了,他们肯定会杀你,这点道理都想不通,这陶峰真他吗的傻!

“现在,明白了?”驼爷嘿嘿的笑道,笑的很奸诈,

“所以,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你,现在整个省城,甚至整个华夏,我知道的人里面,只有你拥有朱雀潜能了。我会慢慢的折磨你,直到你说出所有朱雀潜能的秘密以后……”

他的手,缓缓地落在我的肩膀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