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中计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这些话,不卑不亢,也没显得我害怕。

我说完以后,鹰钩鼻他们都松了口气,梁齐也在为我的机智点赞。

江玉看我这么说,哈哈一笑。他旁边的那个,我敢说,绝对是国际杀手,因为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他要掏枪了,但是很快,他就又把手给伸了出来,不知道他的枪是放在怀里,还是口袋里。

“好,好小子,居然能有这样的觉悟,不过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也不是那种卑鄙无耻之徒。你只要真的把朱雀潜能所有的秘密告诉我,我一定留你一条命。”

他走了上前,盯着我,说道,“这样,你给我的那个东西我看了,写的有一些有用,有一些没什么用,我想知道,朱雀潜能的终极奥义,天翔之翼到底是怎么练会的,据说只有慕容家本家的人才能施展,而陶峰和那老家伙冒充本家的人被我识破,最后斩杀,我希望你不要骗我,你能给我施展一遍么?”

“天翔之翼?”我苦笑道。“驼爷,我说过很多次了,这东西我不会,但我确实是本家的人,他们都叫我少主,你应该也听说了我被秦天问逼着去了陶家村以后发生的一切吧?”

“我知道。”江玉说道,“你是流落民间的少主,所以你不知道天翔之翼,我可以理解,但我相信,在你的身体里面,肯定有可以施展这奥义的秘密在里面,你只要让我用潜能探测进去,我大概就能知道了。你再把你的感受告诉我,我就不会杀你。”

听了他的话,我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想到,他居然提这样的要求,要不,我就顺藤摸瓜,让他先探测一下,到时候我趁机动手也不迟!

我就答应了他,而我和他,也就坐在了地上。我随时打算动手。

我给了鹰钩鼻一个眼神,还看了看梁齐他们说,“放心吧,我没事,我相信驼爷肯定不会动手杀我的,一旦他杀我,你们可以把他们俩都杀了。”

我这话说给江玉听的,江玉听了哈哈大笑说,“可以。”

我们坐下以后,他就把潜能气流给开启说,“你也开启吧,我看看。”

我开启了以后,他就盯着我的周身,点点头道,“恩,不错,有点本事。”

同时,他的伸出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同一时间,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流从我的手臂上穿了过来,我已经在里面用我的小朱雀开始防御了,尽量抵触着点,一旦他攻破我的防御,直接把我的心脏深处的小朱雀击碎,我就直接死翘翘变成植物人了。

所以,我不得不防。

可是,他的气流却很猛,一点点的攻破,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他跟我说,别乱动,把你的最强的气流使出来,我看看。亚讨乒号。

我不得不听话,而同时,我也心头冷笑,马上,我的最强潜能气流出来,我就要动手了。

我还借用了一点血池里的前辈们的血产生的劲力来抵制他的气流,这时候,我听到了他的震惊的声音,

“血魔之血?朱雀血魔,怎么回事,这不是你的血,你到底是……喝!”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在他的震惊之下,动手了,强行的把他的潜能气流给打了出去,同时,我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而他,似乎没想到我会动手,但是,他却还是防备了过来,因为我这一脚像是踹在棉花上一样,他已经飞身而起,而我则是喝了句,“全部动手!!”

我喊完了以后,潜能开启到最强,同时,已经朝着江玉飞了过去,而我一起飞过去的,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鹰钩鼻、梁齐、陶颖同时动手,可是那个司机也不是盖的,他一个跳转身,往草堆里躲,没有人看清楚他怎么掏枪的,速度,快若奔雷,三枪放出,为了躲避这三枪,导致三个人的围攻失去了效用,这货,躲进了草丛里。

可是他们躲开了这三枪,辣子哥的人没躲过,三枪直接命中,有一个人倒了下去。

草堆里,几个潜能中层巅峰的好手,已经金角银角已经开始行动。

而我和江玉狠狠的硬拼了一记,我感觉到胸口血液喷涌,随时都可能会喷一口血出来,疼的我心口难受,好强大的内力。

前文我说过,潜能,说到底就跟内力差不多了,修炼到最后,人的内力强到他这种地步,我已经打不进去了,反而被他弹出来,让我受重伤。

然而,白发苍苍大族长已经出手,潜能开启,我能在模糊的黑夜之中,看到一个两个很大的鹿角,一个长相狰狞恐怖的巨鹿,闪现在夜空之上,虽然只是幻影一闪而过,但也让人震惊。

江玉的脸色变了,吼道,“巨鹿族,你是什么人,居然有高级潜能的巅峰实力,为什么要帮许默!!”

“我是什么人,我是要你狗命的人,我是巨鹿族族长,巨鹿族新秀之王红日,巨鹿族公主红月,都是命丧你们江家之手,你今日,必死无疑!”

说完以后,立马朝着他扑了过去,去势汹汹,一时之间,江玉居然没法抵抗,被打的节节败退,我愣了下,心中大喜,他的重伤果然还没好,难道,只靠族长一人,就可以打死他了,那可感情好了。

可是,江玉却不是傻子,他吼道,“巨鹿族族长,你不要听信这小子的一面之词,红日是他杀的,有人可以作证,就是那边的鹰钩鼻,红月当时是跟在秦家秦先生和秦立的身边,秦先生被这小子斩杀在郊区曝尸荒野,而秦立却没被杀,只要找到了秦家的遗孤秦立,自然可以证明,人都是这小子杀的,都是他栽赃陷害!!”

“呵呵,你觉得族长会听信你的话么,我有红月的信物,你有什么,你就光凭一张嘴,冤枉我这个好人,族长,不要听他的,打他的下盘,我俩左右夹击,定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我吼完了以后,同时,对着他啪啪开始进攻,一时之间,他居然抵抗不住我和族长的攻势,被打的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快下了华山,我心里一喜,心想可以把他斩杀了,正打算出动铁片的时候,我看到不远处,有很多车辆,我也看到了螳螂哥,他们正在下面等着,可是,我的脸色很快变了,因为江玉和司机开来的车,此时不见了,而螳螂哥他们,似乎在跟什么人对峙。

族长急功近利,节节逼退江玉,对他的仇恨,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进攻一轮接着一轮,我才知道,族长确实厉害,不过,巨鹿潜能终究比不上四神兽潜能,甚至连秦天问的九头蛇都比不过,所以,我可以估计他的实力,似乎只要我达到朱雀潜能高级的中期,就可以击败他了。更何况江玉这个朱雀潜能高级的巅峰的人,如果不是受伤,怎么会被打到这步境地。

我喝到,“族长,快退,这家伙有帮手,有埋伏。”

可是,族长已经被愤怒蒙蔽了头脑,以为江玉被他打的不行了,马上就可以把他打死,所以,一直打到了华山之下,可是,我们的人都埋伏在华山,还有族长的人也都在上头,我心头有点不妙了,他带了四个人来,再加上金角银角,一共六个人,都是潜能中层,还有潜能中层巅峰高手,还有陶颖梁齐鹰钩鼻,不可能这么多人,还没把一个司机给杀掉吧,就算那个司机有织田信望那样的实力,也不可能坚持这么久,他们还不来支援我。

糟了,我懂了,华山之上,四面楚歌,华山之下,十面埋伏,必须速战速决,斩杀江玉!

我已经不再留手,直接四个小铁片飞驰过去,再加上族长的攻击,这江玉最少中一个铁片,但是,我突然看到江玉的脸色变得凶狠,一股熟悉的潜能气流蓬勃而出!

轰!

他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族长的身上,族长,暴退而回,口中喷出鲜血,而我的四个小铁片,三个没打中,最后一个,我目测最少可以打中他的肩膀,让他的左手没法进攻,这也算是对他有所损伤,因为,我的小铁片的攻击,可是连铁板都能穿透的。里面夹杂了我的潜能冲力。

然而,我听到,乒的一声,我的脸色,立马变了。

狙击枪!

是的,这熟悉的声音,居然能把我这么快飞驰的铁片,在这一瞬间,击落下来,而且,丝毫无误,在不伤害到江玉的情况下,击飞铁片。

糟了!

我赶紧的抱住了族长,往下低头,趴在地上,可是,还是晚了,扑扑。

两下,躲过了一下,但是,第二枪,打在了族长的右胸,虽然不是心脏,但,已经是鲜血直流!

“该死的!”

我嘶吼了一声,“江玉,你他吗的是不是就没打算放我们走,早就下了埋伏,是不是?”

我此时此刻,脸色大变,听到华山之上,喊杀声一片,梁齐陶颖他们,已经和他们厮杀在一起,那个司机就已经是很恐怖的狙击手了,而且还是个功夫高手,可是这个击落了我铁片的人,我敢说,绝对比织田信望更可怕。再加上我看了一眼螳螂哥那边,江家的人出动的也不少,在马路边上,浩浩荡荡的厮杀起来。周围的车辆,都不敢通过,周围的人流,早已被消散干净。

一时间,我恨不得翻个白眼晕死过去。

顾头顾不了尾。我和族长,只能这么趴着,而我,狠狠的撕扯了自己的衣服,给他先缠着,让他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而他,则是喘着粗气道,“许默少侠,你别拦着我,务必杀了他,给我女儿报仇!我女儿红月,死的好惨啊!”

他眼泪都流出来了,而我,心中很是内疚,原来,红月居然是族长的女儿,难怪他会亲自出马,难怪他会那么拼命,可是现在,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他的命,更是危在旦夕,怎么办,怎么办,还有谁会来救我。

只能自救!!

“小崽子,跟我玩,你还嫩了。”

江玉冷笑道,“既然你要死,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写的那些狗屁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不懂朱雀潜能的秘密,我想知道的,就只是朱雀潜能的终极奥义--天翔之翼,仅此而已,所以,你让鹰钩鼻说的第一句假话开始,我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你和他联合起来的圈套,想让我钻,估计是想趁着我受伤弄死我吧,我当时还奇怪,为什么你有这样大的信心想在今晚弄死我,我查了一下这两天的出入省城的记录,再调取了班车车库的监控,我就知道了。”

“所以你刚刚的那副表情,也是装的?”我脸色淡然。

他哈哈大笑道,“入戏,当然要深,不深,怎么能引你下来,说实话,对付你和他这额老东西两个人联手,现在的我,估计还真打不赢你们。但是,谁让你们要下了华山呢,如果在山上,那么多人合围我一个,难说你们还真能杀了我,但现在,想都不要想了。”

“不过,就算你们能杀了我,你们也走不出这包围圈。”

“国际杀手排行榜第二十的孤狼,今天来到了这里,还有一些一百名以后的杀手,也来了六七个,花费了将近八千万的聘请费用,整个江家一年四成的利润,不过也值了,能把你这毒瘤一网打尽,江宇那小子,可真是舍得。”

“不过许默,我会杀了这老东西,但我不想杀你,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身体里的血液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血魔的血?”

我愣了下,我知道,这家伙估计是说我在血池里吸食的那些血,血魔是什么,难道不是那些朱雀家族的前辈们留下的血液吗,我喝道,“老子,偏偏不告诉你。你有种的,你就过来啊,让人在暗处放冷枪,算什么英雄好汉!”

“恩?”

这家伙冷笑一声,“好哇,我过去,估计我还真会被你们俩合围杀掉,刚刚你那暗器,还真是别出心裁,真被打中一下,可能我真的一命呜呼了也说不定,我可不想我难得出山一回,就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上,你们不出来,我也不过去,老家伙中了一枪,我看他有多少血能流的,哈哈哈哈。”

我骂了句,“卑鄙!!”

“我卑鄙?哈哈。”

江玉大笑道,“是你先算计我,你说我卑鄙,许默,你不觉得好笑吗,快出来吧,不出来,你的人,都要死光了。”

我的心中,满是震惊,国际杀手第二十,我不知道是什么水平,但想来功夫也不差,枪法十分准,估计刚刚那一枪,就是他射-出来的,如果射的是我的脑袋,我现在已经身首异处,怎么办,我的心头,已经是万念俱灰。

但我知道,我没有别的选择,没有别的援兵了,我只能绝地反击,否则,就是死,我跟老族长商量了下(以下内容只有正版付费用户可以看到,在作者的话里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