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许默的真正的母亲!/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我是真的无时无刻不想我的亲妈,我的亲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但现在突然间冒出来了一个我真正的亲妈,那我也就是说,我以前去世的那个亲妈不是我的亲妈了。这叫我一时之间真的难以接受。

江枫看我这个样子。过来拉了下我的肩膀说道,“默默,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其实,当初我妈告诉我爹居然是江家的家主江又鹤的时候,我更是难以接受,我妈虽然是慕容家的人,血液浓稠度应该比我爹强的多,但她终究还是个普通人,也是个女人,没办法给我一个富足的家庭和富裕的生活,所以那时候起,我就想自己崛起,自己混出一片天地。让江家的人都看看我这个所谓的私生子也不是好欺负的。后来我就遇到了你,就有了后面发生的这些事,默默,你应该不再怪我了吧,如果我当初就告诉你这些,你可能会直接离开省城,甚至永远不会再来,我也就再也看不到你了,弟弟。我也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和妈相认。”

听到最后两个字,相认,我的心里头,真的挺憧憬的,那可是我的亲妈。其实我已经不怪罪江枫了,但是我还是走不过心中的那条坎。我以前那么对待他,还误会他利用我,没想到他居然是我亲哥,这叫我怎么面对?

不过,妈妈,我还真的想去看看。和江枫没聊什么,我们就踏上了去看妈妈的路。

江枫说,“以前妈妈住在比较破败的郊区附近,跟那些务农的人在一起,说好听点就是农村吧,其实比农村还要破败。父亲江又鹤为了得到柳家的势力,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因为当时玉叔和无缺叔都已经离开,整个江家没有实力跟秦家的人斗,那时候也还没有组建暗组,鹰钩鼻父子才刚刚去江家,羽翼未丰,所以不敢接妈妈回去住,也就暂时放弃了我。不过后来好了,我赚了钱,混的好了点,就把妈妈接到了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住,那地方,还不错的,虽然小,但是整洁、乡里乡亲的都还不错。”

他一边说着,车子,已经开到了那个地方,那是个叫梨花村的小地方。感觉有点“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那种味道,乡下地方空气清新,民风淳朴,也少了大城市的喧嚣,确实挺不错的。

江枫说,

“其实我早就想让她来省城享福了,毕竟我现在怎么也算是省城两大少之一了。我妈不愿意来省城,第一个是不想看到江又鹤,第二个就是不想再被卷入到那些家族的纷争中,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去杀江家的人,因为,我只是想争口气告诉江又鹤,告诉江宇江华,我江枫不比他们差,仅此而已。”

他这么说着,我也没跟他搭什么话,我的脑子里都在想,妈妈长什么样子,妈妈到底是怎样的,她真的是我的亲妈吗。

甚至,下车的时候,江枫喊我,狗哥也喊我,我都没听到,还在那里发呆,看着梨花村的天空湛蓝湛蓝的,我觉得,妈妈还真是自由,在这有山有水有天空的地方生活,无忧无虑,享受大自然的恩惠,其实,这也挺好的。她的确不该去省城。

这里的路不是很好走,因为前两天下雨了,泥泞的道路,踩的我们的鞋子上都是淤泥,我可以用潜能的速度很快的跑出去不沾染太多淤泥,但是我不愿意,感受着这些泥泞,就好像感受着乡间小路的淳朴一样,回味无穷。

等到我们三个都一鞋子都是泥泞的时候,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二层楼的阁楼,我们一路上过来都是平房居多,楼房较少,没想到这里还有个二层楼。墙壁的外面上了砖瓦,这二层楼在这个村里就像是鹤立鸡群一样,我看了看江枫,估计是他为了显示自己的孝心吧,母亲不愿意到外面去住,至少要住的舒适一点。

看来,母亲也没有拒绝。

这一路上,狗、鸡鸭什么的都不少,甚至还有鸡屎什么的,若是在城里看到肯定觉得恶心,但到这里,却没那感觉。

门是从里面虚掩着的,没有挂死,江枫经常来的缘故,推了推门就进去了,里面有几只小鸡,叽叽喳喳的,在地上找谷子吃,那些谷子是没有去皮的大米,是生的,它们吃的还津津有味。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一条很大的狼狗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瞪着我,狗哥名字叫狗哥,跟狗也亲近,江枫经常来,又是妈的儿子,所以没事,那么就剩我了,这狗当然是瞪着我了,还汪汪叫了好几声。亚乐序亡。

一般只有陌生人才会这么叫,好像要把我生撕了似的。

里面有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了一声较为沉稳的女声,

“谁来了呀?”

听到这声音,我感觉,跟徐妍截然不同,徐妍算是个比较俏皮的贤妻良母类型的妈妈。而这个,则是跟琅琊榜里靖王母亲差不多的那种沉稳的声音,她走出来的时候,我愣住了。

似乎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她的年龄肯定比徐妍大,但是却能跟徐妍看起来差不多,不显老的少妇模样,不过,却多了一分在农家里的那种亲民的亲切。

“枫儿,你和二狗来了啊,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怎么,这位是?”

她的脸,一开始是欣喜的,后来,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变成了那种疑惑忧愁,可能是因为血浓于水,可能是因为亲情可贵,所以她好像一下子就认出了我,她指了指我,同时,又看向了江枫,江枫欣慰的点点头,她的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

“默默,是你!我的孩子!”

我摸了摸脸颊,不知道怎么的,不知不觉已经湿了脸颊,而我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我静静地看着她,我们近在咫尺,却发现我根本移动不了脚步,母亲的力量没有多大,却仿佛比跟潜能高级巅峰高手对战还要可怕似的。因为,我根本动不了了。

而母亲,这时候,则是慢慢的走上了前,她的手,轻轻地拭去了我的脸颊上的痕迹,叹气道,“你终于来了,我以为,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都怪我不好,把你给遗弃在江边,都是我的错,但是,如果我不把你丢下,也许你的下场就是死!”

“谢谢你,枫儿,谢谢你能把默默带来。”

江枫躬身,“妈,这是我应该做的。”

而这时候,江枫给了二狗一个眼色,俩人说,“妈,我去给你把后院的猪粪给清理一下,晚上你就不用忙活了,走吧。”

二狗笑了笑说,“好好,堂堂枫少,每次来看母亲第一件事,居然是清理猪粪,狗屎也顺带清理一下吧?”

二狗笑呵呵的,搂着那只体型庞大的大狼狗,二人一狗蹒跚而离去。

只留下我和母亲。

给了我们独处的机会。

“默默,饿了没有,吃过饭了吗?”

我只是看着她,我感觉自己都说不出话来了,这是真的血肉亲情的母亲才有的感觉啊。我只是摇了摇头。

她就说,“我去给你拿点我做的米糕,梨花村的村民都说我做的好吃,枫儿每次来都会带很多去,说他很喜欢吃,给你一点吧,你来尝尝。”

说完,她就拉着我,把我带到了里屋,用那种慈祥而充满母爱的眼神,看着,盯着我,一口口吃下去。

我已经不哭了,可是我的内心十分的激动,母亲,母爱,这么多年都没有享受到的亲情,这一刻,我是有多么的激动。徐妍给我的,并非不是母爱,我也有享受过她的母爱,但是,这种血浓于水的真正的亲情,却是没法比拟的,这种感觉,任何人都没法替代的了。

我吃下了母亲的米糕,还有米饼,还有母亲腌制的胡萝卜、咸菜、等等,我觉得此时此刻,这些粗茶淡饭,却成了最美的食物。

良久,我问了句,“妈,您真名叫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