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你的兄弟有恙否?/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我们仨都无语了,如果用华夏的腐女来形容一个女孩的话,她那肯定就是了,不知道在西方她这样开放的女的怎么称呼。

但疯子哥还是跟她说明白了,就是只有我和江玉可以护送她回去,可以确保她的安全。

这样的话。就只能容我和江玉商量商量了。而戴安娜倒是很大方的说,我和江玉绝对可以拿到一千万美金。

听到她说话这么有底气,我觉得这笔生意不错,不过我还是最想知道的是,那个绑架她的女杀手,也就是卡瑟琳娜的消息。

但她一直说不知道,不清楚,我们也没辙,我们准备了大概三四天左右,筹备资金、买机票等等,顺便还帮她弄了个护照。准备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出发,把她送走,到了她家找到她爸爸以后,拿到高额的酬金,顺便还可以问问她父亲有关于火鸟组织的事情。难说可以套出一点线索来也说不定。总比留着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要好。

一路上都挺顺利的,可是在即将到机场的时候,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头。这次的护送行动我和梁齐去的,江玉没去。一来他的伤势还需要养,二来我也比较担心母亲慕容姑的安危,既然有那么多人想要我的命,那么估计也能顺藤摸瓜摸到我妈的下落,所以,必须保持随时警戒。而我养父母那边。我还打过电话给铜人前辈,那边给我的结果是,放心吧,如果他们出了事,你就来拿我的人头。

铜人前辈也挺喜欢开玩笑的。我就咳嗽了几声说,“算了吧,师父,别闹了,我就问问你,别这么紧张。”

他就说,“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我还有几天清闲日子可以活的,真是不孝,还有你爸妈也在我这里,你不多来几次么?”

我只是苦笑说,“我真的是太忙了,以后,必定会有机会的。”

我还顺便跟我养父母聊了下天,他们都问我好不好。我就只是说好,而苗苗,还被他们逼着喊我哥哥,但是苗苗不肯,搞得还在电话里大哭了,我就跟我爸妈说不用逼她了,一切随缘吧,以后懂事了就会喊的,没必要现在逼的这么紧。

回想起这些,我就越发的小心了,我不能死,而且绝对不能在这时候死,连璐璐都没见到,连我的父母双亲都没有孝敬。

我看了看即将要到的机场,叹了口气,如果狙杀会来,那么逃避也是没有用的,我跟梁齐说,“你小心点,等会儿,我先探头出去。”

梁齐说,“放心吧,我这狗头肯定不至于比你早死的,你守着点戴安娜,不能让我们的美女香消玉殒了。”

戴安娜有点不爽他的话,骂道,“你咒我死啊!”

梁齐赶紧说,“那我闭嘴吧,我啥也不说了行不行?”

出去的时候,确实是我先出去的,我看了看,没什么问题,虽然这附近狙击点挺多的,但是,这附近的保安和police更多,我不相信卡瑟琳娜这么大胆。

然而,等到我扶着她,把行李等东西都拿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梁齐不动了。

是的,他不动了,我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然后喝到,“梁齐,你干什么呢?疯了么?”

而我看到的是,那个司机,用一把极为小巧的手枪,对准了梁齐的脑袋,不让他出来,而梁齐则是喊道,“默默,快把她叫进来,呆着,不要让她出去,否则她就杀了我!”

“我他吗!”我差点没气炸了肺,千防万防,去机场的司机就是杀手,我草!

我都快疯了,我指着那个杀手喝到,“你别给我乱来!”

这家伙是个男的,所以才没有怀疑他。因为卡瑟琳娜不是个女的么?

很快,这男的就逼的我们都上车了,然后,他让我开车,开到了一个距离机场不算很远的一个小公园里,公园的深处的林子还是比较茂密的,进去以后,我找了个机会,狠狠的一个小铁片过去,这家伙连扣动扳机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倒在地上,本来一路上我有很多机会的,可是怕被警发现,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人,万一这件事传到了京都,传到了击杀队的眼睛里,他们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肯定能发现什么,所以,我不能干的那么明显。

可是这家伙偏偏找死,要到这林子里来,不是给我机会么?

我赶紧的喊了句,“你们都趴下,我估计那狙击手就在附近,选择在这种地方,就是为了狙击方便的。”

梁齐赶紧的趴下,戴安娜也是。

而我,刚刚想要趴下,却发现我的后腰一阵刺痛,我一个站不稳就倒了下去,我感觉我流了很多的血,梁齐却嘶吼道,“你中枪了,默默!草泥马的,你再开枪,我就杀了她,谁也别想得到好!”

梁齐直接用一把刀对准了戴安娜的脖子,戴安娜都吓哭了,吓得花容失色,可是梁齐却不管他,我知道为甚么了,因为,我中枪的地方不是后腰,而是我的两腿中间!

我完蛋了!

因为那刺痛太突然,我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后腰的疼痛呢。

我都快哭了,想我堂堂大男人,难道被人从后面一枪爆了鸟,那我还怎么活啊!这狗日的,打的还真准。

我满头都是冷汗,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没有一点的力气,赶紧嘶吼道,“梁齐,我,我不行了!送我去医院,快点,叫人,叫江枫陶颖还有江玉来,我动不了了。”

梁齐却不理我,而是一刀插在了戴安娜的大腿上,对着周围喝到,“卡瑟琳娜,我草泥马!你快走,不走的话,我就真的杀了她,我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估计是他吼的有效果了的缘故,不少地方有警跑了过来,因为刚刚的枪声,来了警以后,我就松了口气,瘫软在地上,而梁齐,则是抱住了我,戴安娜则是哭着大吼道,“你们是疯子吗,你是不是疯子?神经病啊,插我一刀!我要你的命!”

她还要发狂,也被警拦住了,救护车来了以后,我们三个都被抬上去了,路上,警给我们做了笔录,不过没带我们去局里,毕竟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说了情况以后,那警也觉得惊奇,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最后就走了。

没多久,就有江玉、江枫陶颖,甚至我妈慕容姑都出来了。

看看我的伤势,而检查的结果,让我万幸,离那个地方只差几厘米,但是我的尿管什么的却受到了很大的损伤,还有我的尾椎骨也是,搞得我连正面躺着都没法躺,只能从侧面躺着。

我气得不行,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大声的呼喊,要干掉卡瑟琳娜!

我们过了一天不到就出院了,毕竟医院的恢复起来比较慢,还是江玉的办法比较快,还有泡药浴,对骨骼的恢复尤其有效,医院只是帮忙消毒一下而已。

三天后,我的伤势总算是稳定了点的时候,我叹气,然后问梁齐,“那死女人怎么样了?”

他说,“哭了好一阵子,还不见我,幸好有疯子哥照顾她,她现在也就只听疯子哥的话了,我们的,都不听,尤其是我,我还插了她一刀,哎,不过为了你,我也只能得罪美女了!注定单身一辈子啊!”

我拍拍他的肩膀哈哈笑说道,“没死,是兄弟,大不了我以后嫁给你,行不行,我这次大难不死啊,要是我真的中枪是那位置,我直接就不用活了。”

陶颖是我自己的女人,她经常帮我来检查,看我的伤势好了没有,毕竟让我给男人看,太恶心了,给其他女人看吧,我又不好意思。

但是后来我发现不对头了,如果陶颖来看,我可能会起反应,起了反应,我的伤势不好恢复啊。处于充血状态,显然不好恢复健康。于是就只能每次让梁齐来帮我擦药什么的了,他也挺尴尬的,说,“默默啊,我要是真的找不到女人了,你可得负责!你可把我恶心坏了,天天对着你的臭屁-股擦药。”

我哈哈笑说,“真的兄弟,我支持你追小桃,还有莹莹,肯定都是你的,你放心吧。”

他只是苦着脸说,“怎么打你这一枪打歪了呢?”

我回头就是给他一拳,骂道,“你说什么鬼东西呢?”以上扑弟。

还有戴安娜,我对这灾星没啥好说的了,每次碰到她,都没好事,还是联系她父亲吧,大不了派人去m国找,找到她父亲,让她父亲来接,我也可以拿到奖金一千万美金,多好的活儿啊。

不过这戴安娜最后被江枫说通了,居然还会来看看我。因为她总算是知道,梁齐那一刀是为了救我的命的,而卡瑟琳娜似乎不想戴安娜死,所以就不敢对我实行致命一击。

她来看我的时候,看我这幅样子,全身都是绷带什么的,她就只是苦笑,但是她的表情都是绷着的,我看了有点无语,她是想笑不敢笑吗?最后她憋不住了,就大笑,说,“许默先生,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对,我不该辱骂梁齐先生和你的,你们救了我的命,我特意来看看你,顺便慰问慰问,你的,你的小弟还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