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他,尸骨无存!/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萱萱姐和小雨姐到了以后,等了大概十分钟,没人来,她有点急了,就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就说。“耐心等等吧,别着急,一小时没来,你们就走吧。”

我刚刚挂了电话,这时候,突然间进去了一个人,我没看到他的正面,可是侧面、背面,跟长刘海一模一样。

我整个人呆滞住了,真的是长刘海?我迫不及待的拉开了车门,蹿了出去,同时,隐逸在了咖啡馆的一个石柱后面。

我打晕了一个咖啡馆的服务生,穿上了他的服务生装扮,而同时,我假装是在里面工作的人。在里面慢慢的走动。倒也没引起太多的注意,里面的服务生似乎都不互相说话,不过,很快有两个人发现了我的异常,问我刚刚那个人去哪儿了。我说,我刚刚好过来代班一下,你们别声张,都是打工的不容易,不然他就会被开除了。

他们俩也就没再多管闲事。

萱萱和小雨等了挺久的,一直没看到人来,但是过了没多久,来了一个人,萱萱觉得长得挺像长刘海的,刚开始还差点认错了,还站了起来,拉住了对方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同时,紧紧的抓住他道,“是你,你没死,你回来了?”

这三个句简短的话,就证明了她是有多想见到长刘海。

可是,等到小雨姐拉开了她。同时还说了句对不起的时候,小雨姐则是责怪了她几句说,“你干什么呢你,能不能别这么失态,你看清楚一点,他不是长刘海!”

这时候,萱萱这才反应过来,仔细的看了这人,这人的神似,但是脸根本就不是长刘海。她这才赶紧的站了起来,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可这人却呵呵一笑道,“你认错了人,但是,你没等错人,我就是来见你的,你就是萱萱吧?你是卓小雨,他口中的小雨姐,没错吧?”

他这话一出,就在不远处偷听的我,也愣住了,他虽然不是长刘海,但是一语中的,直接就说出了小雨姐和萱萱姐的身份,让我也不得不怀疑这个男的是谁了。他就算不是长刘海,也肯定和长刘海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不是刘冬,更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但是,我总感觉他的脸我哪里见过,我敢肯定我见过他的脸,否则,我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可是我又说不出他的名字,也想不起在哪儿遇到过他。

其实人与人之间就是会这样有点神往,走在路上会看到某些女孩觉得似曾相识,上辈子就认识。我对他,可能就是这样的感觉,曾经见过!

小雨姐愣住了,她直截了当的问,“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小雨她是萱萱,是长刘海叫你来的吧?他在哪儿,叫他不要躲躲藏藏,赶紧出现,再这样的话,萱萱一辈子都不会理他了!”

她说完以后,可是萱萱姐不是这么说的,萱萱姐十分的激动,握着手里的咖啡杯子,紧张的看着这人,道,“这位大兄弟,你要是知道他的下落的话,烦请你告诉我,求求你了,我只想再见他一面,能不能行?”

可是这人,却微微一笑,道,“你们俩真有意思,一个说要一辈子不理他,一个却要拼命的想见他,你们到底谁做主啊?”

“够了!”小雨姐忍不住了,喝到,“你别嬉皮笑脸的,你叫萱萱来,到底是什么好意思,你到底是什么人,最近省城不太平,是不是你背后的人做的坏事,统统说出来,否则,我就报警了!”

而萱萱,则是拉了拉小雨姐,示意她别这样。

可是这人,却根本不生气,也不恼怒,甚至,脸上连一丝涟漪都没有,仿佛小雨姐的威胁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他淡淡的一笑,这时候,服务生送上了咖啡,过来我身边的时候,还质问我怎么不过去端咖啡,我赶紧的向那个服务生求饶,给他塞了一百块钱,他才肯放过我。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咖啡挺不错的,在国外,这上岛咖啡也挺有名的,是不是?”土坑节技。

可是小雨姐和萱萱姐,却不理他,而他,则是继续轻轻笑着,我真想过去打他,都这时候了,还笑个毛,我暂时没有发现他身边跟着什么高手,而这个人,似乎也是个普通人,没什么潜能的迹象。

他继续盯着小雨姐和萱萱姐说道,

“好了,看你们兴致也不高,我也就不吊你们的胃口了!你们想要见的那个长刘海,真名叫齐海盛,假名叫齐天佑。他,我认识,但是,实话告诉你们,他,已经死了!”

最后这句话一出,连我,都从躲避的地方掉下去,屁股摔倒在地上,疼的不行,可是我却没有知觉了。

长刘海死了?

我的内心,一股波涛汹涌的翻腾起来,我的心脏也在猛烈的颤抖,不可能啊,他就这么死了,难道我猜对了,他确实是被人害死了,然后那些人顺便过来把秦家的人都给杀光,就当做是圆了他的最后遗愿了。

而这时候,一声清脆的响声落地,萱萱姐的咖啡,一下撒到了地面上,杯子也掉了下去,她的鞋袜也都湿了,甚至,那咖啡还是烫的,她却没有知觉似的。

“哎呀,萱萱!烫,你赶紧把鞋袜脱了,服务生,拿点凉水过来!!”

小雨姐大声的喊,这时候,我赶紧的过去,拿了凉水,递给了小雨姐,不过,我是侧身的,所以,这家伙没看到我的正脸,就算他是枫叶组织的人,估计一时半会还是认不出我来的。

可是萱萱却好像毫无察觉似的,小雨姐把她的鞋袜给脱了,正要给她弄凉水的时候,这时候,那个男的,则是过去,抓住了萱萱的洁白小脚,握在了手心了,同时,接过了我手里的水,从怀里拿出了一瓶类似烧伤的药,涂抹了上去。

他说,“怎么这么不小心,幸好我随身带了这种药。”

弄好了以后,萱萱姐已经大颗大颗了的眼泪掉了下来,她别的没说,只是狠狠的盯着这个人,把自己的洁白小脚抽了出来,赤脚站在地上,站了起来,瞪着他道,

“你告诉我,他怎么死的,他怎么会是,长刘海怎么会死,他答应过我们所有人,他绝对不会死的,是我,是我害死了他,是我!”

说完,就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小雨姐看她的情绪不稳定,赶紧的扶住了她,这时候,不少服务生过来了,想要帮忙,却被这个男的喝了一声,“嫌不够烦吗,滚!再不滚,我投诉你们了。”

这些服务生想着,好心好意来帮忙,还不肯,还挨骂,就都一溜烟儿滚了。

只留下小雨姐和他照顾萱萱姐,萱萱姐的情绪还是不稳定,这个男的则是说,“要不,我们出去找个地方慢慢聊?”

小雨姐摇了摇头,冷冷的盯着他道,“不必了!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的话,有什么证据,有什么可信度,恩?你凭什么这么说?如果你是在省城滥杀无辜的那个人的朋友,我告诉你,你别拿你的屁话来蒙骗萱萱,我们萱萱,不是那种白痴!”

她的话,是为了警告这个男的,也是为了提醒萱萱,而我,则是又躲到了一边的石柱子后面,继续偷听。那些服务生,每人我发了一百块,他们也都同意了帮我瞒着,让我偷听,我骗她们说那两个女的有一个是我的女友,我怕她出轨。所以才来偷听的。

萱萱听了小雨的话渐渐冷静了下来,只是盯着这个人看。而就这个时候,这个人,却不慌不忙,淡淡一笑,掏出了一件东西,那是一小撮头发和一小块破布,同时,说道,

“这是他最后留下的东西,他,尸骨无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