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真相大白之日,血染酒杯之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颖和梁齐愣了下,不过,倒是马上反应过来了我可能要问什么,也就没多话,就直接走了。

螳螂哥也没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就留下了。

我和他一边往拳馆的方向走。一边,我开始准备准备怎么问他好。

而他,倒是直接开口了,问道,“默默,有啥,你就问吧,我想你肯定也在疑惑,为什么枫叶组织会针对我,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能请的动枫叶组织的人这么迫不及待的杀我,连炸弹都动用了,简直是丧心病狂!”

我只说了三个字,“长刘海!”

简单的三个字,我想看看他的脸色有没有什么变化。哪知道。我发现他果然脸色微微有了变化,莫非,真的是他对长刘海做了什么,所以,才使得长刘海临死都要让人去杀了他。

他突然间长长的喘了口气。跟我说,“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喝酒吧,晚点儿回去,应该没问题吧,我想,今天枫叶组织应该不至于就迫不及待的来杀我吧?”

我点点头道,“没事,有我在,枫叶组织的人敢来,我让他有来无回,我正愁找不到他们呢。”

他说了好字,就跟我去找了一家店吃饭。喝酒。

那是一家小店,吃的东西也不是特别可口,主要是能喝酒,而且人少,我们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了。

几瓶酒下来了,还没有下酒菜。他就已经打开了一瓶,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我看他这样,就知道有问题了,我盯着他说道,“别这样啊,等上了菜再喝,你这样,容易醉。”

“醉了好。哈哈。”他笑了笑,然后,他看着我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眯着眼睛问他,“你觉得我知道的是什么?”

他叹气道,“该来的,始终是会来的,但是,我觉得我那样做,没什么错。”

他又说道,“我知道,你应该是和枫叶组织的人见过面了,我也想不到,长刘海居然会和这样的组织有交涉,不过听说他已经死了,是么?这件事,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到了我不可控制的地步,那么,我不说也没办法了。”

我继续等着他说。

他叹气道,“长刘海,也就是名叫齐海盛的那个小子,当初,他要跑路,是我亲手带着他跑路的,没错吧?”

我点点头,说:“是,这里面,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是么?”

他点点头,道,“对,这小子,太嚣张了,他不怕死,是的,他是不怕死,而且还差点害死我。当时那种情况,只要一个疏忽,就是一起完蛋,他搞这种事,还大声喧哗,简直是找死,那时候他的热血上涌,使得我听信了红发的一句话。”

我脸色一变,怎么还扯上红发了,我就问,“什么话?”

他定定的说道,“给自己留条后路!”

“就这句话?”

我问道,“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红发现在不是都死了么?”

“是死了。”

他说道,“但是当初,那时候红发还在,我们几个兄弟之间,基本上都以疯子马首是瞻,只有他红发有点歪心思,可是就是他的那点歪心思,提醒了我们,疯子,他最关注的人是你,以后继承他的位子的,可能也是你。后来狗哥才告诉我们,你是他的亲弟弟,那么,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我脸色变了,

“那你就想要害死长刘海?就因为这个?可是当初你们都不知道他是我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时候你为什么要害他?”

“我没害他!”

螳螂哥喝到,“是他要害我!他那样,不就是等着让秦家的人来抓他吗,那么多杀手死士,在过边境的时候,随便一下疏忽都可能会死,他不怕死不要紧,拖累了我,那算什么?”

“所以你……?”

我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所以我拿了他的钱!”

螳螂哥道,“我觉得这是我应得的,我为B区做了这么多事,就好像魏延一样,为刘备出生入死,可是五虎上将却没有他的份!我为了疯子哥也算是做了这么多,可是,他却把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弄上位,而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下,却只能当个小喽啰,虽然,我是喽啰的头头,但,终究还是喽啰!你们五个兄弟,红发、二狗、辣子、你,江枫,唯独就是没有我!而那时候你和我的关系也不怎么样,你和江枫的关系也很冷淡,我就想起了红发的话,给自己留条路!”

“那时候,要给长刘海留一笔钱,让他去外省的路上至少不会过的那么惨,可是我觉得,这笔钱应该给我,我们这些地下势力的人,随时都可能会死,我也需要一笔安家费!!”

我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手中的酒瓶上,他酒瓶里还有半瓶酒,全部都洒了出来,而他的手掌,也出了血,他的嘴角边儿上,也被玻璃渣子给溅射到了,所以,也带了点点血丝。

可是,螳螂哥却并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张狂的大笑了起来,

“我把他的钱拿了以后,把他踹出了边境,让他一个人自生自灭,逃亡本来就是如此,以前我也逃过,我和辣子逃亡的时候,分文没有,凭什么他一个不懂事不怕死的破小子,就能随便拥有这么多钱!他的喊叫声差点被秦家的那些死士发现,那我就是死路一条,他差点害死我,我拿点钱当利息,怎么了?而且,从边境线到外省的市区,起码还有百里路,他一个人能走的出去么,就算能走的出去,能拦得到车么,就算能拦得到车,人家看他奄奄一息还身负巨款,岂不是会有谋财害命之心,所以,他拿着这些钱,反而是害了他,你懂吗?我这是救了他!”

我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他倒飞了出去,这时候,店家赶紧的过来劝架,我只是喝到,“滚!东西打烂了,全部照价赔偿,给我滚先!”

我把一叠钱,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老板看到了钱,立马没说什么。

而我,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了螳螂哥的面前。

他虽然被我踹了一脚,嘴角带着鲜血,但是他不怕,我也没下死手,他虽然可恶,但是也罪不至死,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只不过,这笔钱对长刘海很重要,也许就是没有这笔钱,才使得长刘海必须乞讨,甚至去做一个城市最低劣、最下等的工作来求生,所以,长刘海才会对他如此恨之入骨吧。当年的事情,我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隐情。

我盯着他道,

“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喜欢疯子哥的不公平,可是你觉得红发是好人么,他最后的下场是什么么,难道,你对B区没有感情,你对疯子哥没有感情?做这样的事情,你对的起良心?”

“良心?哈哈。”土阵狂巴。

螳螂哥嘶吼道,“什么是良心,我们跟着疯子出生入死,得到了什么,你看看二狗,手脚都被炸残了,现在还是用的假肢走路,你以为他没贪钱,他可是私自拿了会里的一百多万回老家!你以为辣子就是干净的?辣子虽然被疯子洗脱了zf的通缉,但是,华夏的一些道上的组织、老大,他那里还有账目没还,他既然露面了,你以为,他不还清这些东西,那些老大会善罢甘休?所以,他辣子一个月能领多少钱,够他还那么多的债务?”

“可笑!”

螳螂哥嗤之以鼻的道,

“就你是清白的,就你这狗屁脑子,才会天真的以为江枫势力的人都是人见人爱的白天使,黑-社会是这么简单的么?就你这只会死读书的脑子,才会以为省城四少的手下,都是光明正大之辈吧,所谓的黑-势力,为什么会叫做黑-势力?就因为,他们不能正面跟官方对抗,不能拿出台面上来讲,这才叫地下势力,懂不懂?这一点,无论你是告到疯子那里,还是去问问江家的那个江宇小儿,为达目的,很多时候,必须不择手段,有时候不得已,还要用到卑鄙的手段,懂吗?”

我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好几下。

对啊,这才是地下势力,对啊,这才是省城四少,就算是再怎么洁身自好的疯子哥,再怎么讲义气的江枫势力,再怎么有情有义的B区兄弟们,可是,一些黑幕,一些不为人知的卑劣事件,一些没法拿到台面上来讲的东西,还是存在的,这些,就是潜规则!谁都懂的潜规则!

可是,却成了长刘海死前报仇的理由!

我也跟着螳螂哥坐了下来,递给了他一瓶酒,说实话,他没有错,也没做错什么,或许,从边境到市区的那条路,正因为长刘海的身上没钱,所以才没有杀人劫财的土匪,才没死,才能活下来。

这一切,也是无奈之举。更是命中注定不可改变的巧合。

说实话,那时候,看着长刘海那疯狂的样子,我以为他是必死无疑,他一心也是求死,否则不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但是几年过去了,却成了他心底里的一个梗,一个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的梗在心里难受的必报之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