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萱萱姐的质问/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哪儿?”

小雨姐冷笑,“我就在你们拳馆外面,等着你呢,还有萱萱,她一直在哭。”

我说,“你们别听信谣言。我马上过来给你们解释。”

小雨就只是哼了一声。

没多久,我就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果然看到了萱萱姐在那里哭,同时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拿过来一听,居然是录音,是长刘海说的话,他本人的话的声音,就好像是长刘海亲临在这里诉说自己被螳螂哥害惨了一样。光是这些还不止,还有长刘海的这几年的生活照,以及工作照片,一张张的,就像是活生生的长刘海又回来了一样。

我脸色变了,“这是谁拿来的,是不是那个叫白无锡的家伙,我去干死他。这肯定是假的!!”

小雨姐说道,“你还狡辩,你们到底隐瞒了什么,可怜的长刘海他就这么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包庇螳螂?我真是看错了你了。许默!”

我冷冷的道,“到底是谁,你相信他,还是相信我?”

这时候,一袭白衣的白无锡走了过来,呵呵的笑道,“怎么了。在证据面前,你还狡辩什么呢?我身为长刘海当年最好的朋友,我也不忍心他的死就这么冤,我虽然来历不明,但是,我认识长刘海,还有他的这么多生活照,这是铁的事实,而且。你敢不承认这件事么?”

“你!!”

我的脸色十分的铁青,这时候。又走出来了一个人,熟悉的面孔,麻子脸以及小胖。他们俩也来了,小雨看着我道,“别那么紧张,是我叫来的,麻子,你来听听,这是不是长刘海的声音?”

麻子脸听了以后,也是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后退了好几步,紧张的道,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是螳螂哥干的?他贪了这么多钱?不至于吧,螳螂哥是这种人?默默,我要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长刘海逃亡,又被秦家追杀,没有一分钱,那他怎么过来的啊!”

麻子脸的眼泪也掉下来了,“这样说的话,长刘海真的已经死了……”

在那里一直冷笑着的白无锡,还在大放厥词,

“好一个称兄道弟的大哥,好一个堂堂的默少,省城响当当的大人物,居然是这样卖友求荣的家伙,呵呵,我真为你们被骗而感到憋屈,也为长刘海的枉死也感到悲哀!更为死去的长刘海有着这样的一个曾经的大哥而感到耻辱,居然不敢为自己的兄弟报仇雪恨,你就乖乖把毒螳螂交出来吧,或许,我想你的这几个兄弟姐妹们,会原谅你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在于无过,而在于能改过!”

“放你吗的狗屁!”

我冷冷的道,“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你今天死在这里!”

我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被白无锡这个家伙摆了一道,居然让他抢先一步找到小雨姐和麻子脸,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找小雨、萱萱麻子脸的方式的,除非他很熟悉省城。莫非也是长刘海告诉他的?

“哎呦,我真的好怕啊,卓小雨,萱萱,麻子、小胖,你们都是昔日长刘海的兄弟姐妹,他就这么死了,这个叫许默的大哥,还要杀了我灭口让真相永远掩埋,我打不过他,你们说怎么办吧,我只能这么束手就擒了啊。”

他的脸色变得很玩味,小雨和他们当然不准,在这么多证据的面前,他们选择相信证据。

卓小雨走了过来,问我,“我就只问你一句,是不是螳螂做的?”

我咬咬牙道,“是,但是,他也有苦衷的,他……”土他坑巴。

“够了!我不听那么多,把螳螂给我交出来,三天之内,如果交不出来的话,我就去找孙家,哪怕我嫁给孙洋,我也要把这个叫螳螂的干掉,大不了,我就把B区也给连根拔起,他长刘海好歹也是我们多少年的朋友、兄弟,我想不通你许默怎么被猪油蒙了心了!”

说完她就坐车走了,还跟萱萱说,“我先走了,气得胃疼。”

萱萱则是在那哭,没搭理她,只是看着那些长刘海的生活照,还有几张长刘海过苦日子的,他还蹲过监牢、扛过大包、搬过砖,日子过的十分的凄苦,最后死了,这确实够惨的,萱萱应该是太过于伤心,太过于内疚了吧,一直在那哭,对着照片说话,眼睛都已经哭肿了。

我指着白无锡道,“你给我放老实点,别再说屁话,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枫叶组织又怎么样,惹急了我,我照样灭了!喋血组织就是下场,明白不?”

白无锡悻悻的点了点头,道,“还是先解决你的这么多家务事吧,哈哈。”

这时候,麻子脸和小胖也过来问我,小胖过去安慰了几句萱萱姐,麻子脸看着萱萱,也觉得特别心疼,道,

“别哭了,人都死了,还能怎么办,你也别太伤心了,倒是这件事,是时候告诉默默了吧,人,都已经死了,还有啥好瞒着的。”

说完,麻子脸看着我道,“默默,你知道不知道,萱萱姐为什么当年……”

“住口!!”

萱萱姐站了起来,眼睛里红红的,拉过了麻子脸,对着我道,“默默,我也不求你别的,这一次长刘海都死了,不管螳螂有什么苦衷,长刘海死了是事实,而且你看看,他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扛大包,搬砖,给人家洗厕所,掏粪,什么苦差事都干过,这一切都是为了谁,都是为了我这个无情的女人,这一次,无论如何,我得帮他主持公道,就按照小雨姐的去做吧,把螳螂哥叫来,可能,小雨姐也不会要了他的命呢,这世上公道自在人心,如果螳螂哥有悔过之心,小雨姐肯定不会杀了他的,你放心吧。”

说完以后,她拉着麻子脸,不让他开口,同时,和小胖一起上了一辆出租车,也不知道他们要单独聊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瞒着我的是什么事情,难道她怀了长刘海的小孩?不可能啊,那小孩呢,被打掉了,还是怎么的了?

这时候,我看到急匆匆打算往马路对面跑的白无锡,冷冷的盯着他的后背,追了上去,吗的,誓死,我都要先杀了这个二五仔!

可是,等我到了马路对面的时候,却发现他不见了。

我冷冷的一笑,“在我面前玩这招,有用么?”

我迅速的开启了潜能,左右感知了下,再四处用眼睛扫视了下,马上就发现了有一个男的身上有异端,这家伙,应该就是白无锡伪装成的吧。

我看透了他以后,直接就是两个小铁片飞驰了过去,是为了限制他的行动的,果然他的速度就变慢了很多,赶紧的绕着跑,跑到了一个小胡同的时候,我看到他一下子就要从围墙上翻出去,可是,我的小铁片打穿了他脸旁边的那堵墙,这就是在警告他,如果还敢动弹,下一片就是对准了他的脑袋的!

他一下就只能跳下来了,呵呵的笑着说,“火气别那么大嘛,默少,跟你开了个玩笑而已。”

我冷冷的道,“今天你死定了,你惹怒了我了。”

“哎,默少我好歹也是知道长刘海埋在什么地方的人,你要杀我,以后可就没法知道他的下落了,你连他尸体你都找不到,到时候……”

他还没说完,我的铁片已经飞了出去,打在了他的手心上,他的手被刺穿了,脸色巨变的瞪着我,“你真要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