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8章与她的重归于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的是很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了,我没想到,在舞台上那么万众瞩目,光鲜亮丽的女神大明星海潮,居然是这样的人。而且说话尖酸刻薄,难听的要死。我就忍不住爆粗口了。

听到我这么骂。那边也有点火大,跟我对喷了几句,最后跟我说,“我不管你是谁,两小时内,速度给我把她送回来,张导现在很生气,你不想让你的女神的前途灰暗的话。就按我说的做。”

“按你吗!”

我直接挂了电话,气得不行了。这什么人啊,长着一副狐狸精的面孔,心如蛇蝎,还让我把她送回去,想什么呢?真是脑残,白长那么好看了,白长那么大的胸了,真是日了狗了。

不行,我还是不能把黄胜男一个人放任不管,她又没有什么朋友,又没有保镖什么的跟在身边,这怎么可以呢,对了。她的经纪人,那个叫梁姐的,我可以联系她啊。

我赶紧的给那个叫梁姐的打电话,一接通,那边就很着急的问,“南南,亲爱的,你到底跑哪儿去了。你是要急死我啊。”

我就说,“我不是南南。”

她一开始吃了一惊问我是谁,我把事情给说了一遍,还声明我是昨天找她的那两个同学之一,同时,我交代了现在的位置,她说,“ok,谢谢你了,同学,十分钟后到。”

十分钟以后,她果然是到了,到了以后就进来,还骂骂咧咧的说,“早就跟南南说要小心小心,别一个人去卫生间,让我陪着去,非不听,现在好了吧,差点出事。”

我愣了下,问她怎么回事。她就说,“那个张导好色,是圈儿里都知道的事情,不少三线女星以及一些嫩模都被他玩过,没想到这次还联系了海潮帮他的忙把南南搞到手,的确,如果让张导看上了,拍片不是问题,但是大部分他拍的都是限制级的片子,或者擦边比较强的,在大陆是不准播放的,而国外和港澳是可以的,资本制度的地方是你想看就看,不想看可以克制住自己不看,而社会主义制度不一样,是强制性让所有人不准看,这就是内地。”

我问她,“那能不能告他们,让海潮的人气下降,或者把她告上法庭,不可能不让她们受到制裁吧,南南可是差点失身啊!”

梁姐道,“这件事只能自认倒霉,不能传播出去,否则的话,对南南的人气影响很大的,你想想啊,倒是传出去了,把她们告上法庭了,就算你赢了,那么,网友也不会放过南南的,也会说南南一个巴掌拍不响,肯定是南南作风不行,否则的话怎么会被人拐到一个酒店里做那种事?所以,只能自认倒霉!”

听了她的话,我恍然大悟,我对网络虽然不是特别熟,但还是懂一些的,近些年的网友是这样的,娱乐圈的女星出现了什么绯闻,哪怕女星自己很委屈的解释了,可是没有网友会信的,一波带节奏的节奏狗出现,你就会被黑出翔,然后人气下降只能灰溜溜的滚出娱乐圈,或者找个老实男人嫁了什么的,后期都挺惨的。

“那就这么放过他们了?万一他们又对胜男做什么呢?”

梁姐看着还在熟睡的胜男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多请几个保镖,不会让她出事的。今天的事情太谢谢你了,从你救她,而没有对她做什么,我就知道,你们是真正的同学,真的有友谊,是不是?放心,我一定会转告她的,也请你把她被海潮、张导阴的事情不要往外宣扬。”

我点点头道,“我知道,她不认我们,是因为有外人在场,而且,她还在往上爬的发展阶段,不能出任何纰漏,我理解的,那我先走了,电话我写在纸上了,记得可以随时联系我。”

我刚要出门,回头又解释了句,“我虽然不是什么武功高手,但也算是部队特种兵退役的,还练了几年的少林拳、迷踪拳,一般十几个小混混近不了我的身,有什么急事可以联系我的,她也知道我的厉害!”

我指了指黄胜男,梁姐对我感谢万分的说好。

我不能说我有潜能,只能这么找借口吧,只是我连半天兵都没当过。

我没回拳馆,而是找了个地方修炼,这两天憋在心里的憋屈,因为今天救了胜男而变得舒缓了,可能对我的修炼有帮助,于是我就修炼了整整一天,直到有电话找我,我才睁开眼睛,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我接起来以后,一听,是黄胜男的声音,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是许默吗,对不起。”

我听到她这么说,我的心里痛快了,是的,如果我没去救她,如果我没有去演唱会看她,可能我就听不到这句对不起,也听不到她流泪的声音。

感觉友谊,就是这么回事吧,你不去争取,永远都不会回到身边。

我干咳了几声说,“怎么了你?没事吧,身体好了点没有?”

她说:“好多了,我今天才知道的,原来是你救了我啊,反正我那天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就感觉有人用冷水冲我的头,头疼了一天,今天梁姐才告诉我,我就赶紧的给你打电话了,要不是你救我,我可能已经,已经……”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我连忙安慰道,“好了,哭什么。”

她就说,“我还那么对你们,我实在是太不是人了,我就是怕别人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如果我认了你们,必定会有不少人采访你们,然后,说出了以前我的一些习性,对我的人气很有影响的,对不起,而且,我也怕耽误你们的生活。”

我想了想,她说的对,如果天天有记者堵在我们家门口,我他吗肯定烦死的。

我又问她,海潮和张成的事情怎么解决的,她就说:“她去找了海潮,并且给了她一嘴巴子,海潮不敢还手,毕竟理亏,而梁姐也找过张成了,说自己带的人不会和他去拍什么片子,也暂时不涉足影视圈,现在唱唱歌跳跳舞走走演唱会,发展的还挺好的。”

我骂道,“就这么放过她们了?”

黄胜男道,“那怎么办呢,身在局中,我没办法做的太黑,如果真的用黑手段的话,人家也可以这么对付我,其实我在这一行做了这么久,真的很怕很怕,经常做噩梦吓醒,没想到海潮也是这样的人,我以为只是良性跟我竞争,没想到也耍这样的手段,可是,在舞台上,我却偏偏还得装作和她关系很好的样子,真的很恶心。”役冬匠技。

我叹气道,“你受苦了,如果实在是不想干这一行的话,也可以退出啊。”

她就说,“不行,这是我的梦想,我已经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我不能就此放弃。”

后来我和她见了个面,顺便还叫上了梁齐,一开始梁齐不肯去,不过后来梁齐还是想见见她,就去了,我们三个吃了挺多东西,还玩了整整一天,还乔装去了一下母校,之后我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黄胜男,应该是要走了,在沪海一带,还有她的演唱会,档期还是挺紧的,能陪我们来玩一整天,已经是天皇巨星的待遇了。

我和梁齐也就只是笑笑,跟她拍了不少合照,打算留着,梁齐还说,“实在是觉得不行,委屈就回来省城,我们俩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我们的友谊,不会变的。”

黄胜男也说,“好,放心吧。我一定会有空就回来找你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