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家人全死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和长刘海再次的谈话,多少年后的谈话并不是叙旧,而是他似乎是在责备我。

可是就算如此,我的心里还抱着希望,毕竟我还把他当兄弟看待。他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我也没法指望别的了。

我赶紧的跟他说。“长刘海,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你知道白无锡做过什么事么,他不是什么好人!枫叶组织,同样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组织,这些你应该都不知道吧,你是不是一直被他们所蒙蔽了双眼,所以才会帮他说话……”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长刘海给打断了,

“是枫叶组织的人救了我,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堆烂泥,枫叶组织的人纵使做了再多的坏事,那也是我的恩人!”

我的脸色变了,我喝到,“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你知道枫叶的人杀了螳螂哥,你明白吗,白无锡还假传是你的意思,你的那个蒙面兄弟,他亲手把螳螂哥给杀死!当年,如果不是螳螂哥。你也没法逃出去,更没法活着跟我通电话,我绝对相信,你是不会想要杀掉螳螂哥的!这一切,都是白无锡的阴谋,你快点清醒吧,我知道,你现在可能受到了他的胁迫,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就会和疯子哥、孙家的人一起把枫叶给剿灭,把你给救出来!”

“够了,许默!”

长刘海喝到。“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刚愎自用,只会拿自己的思路去想别人,你有想过我怎么想的么,你有想过我怎么过来的么?如果不是毒螳螂,我会沦落到今天吗,如果不是他把我的钱给卷走,我会有这样的下场吗?你想象不到我过的是怎么样的日子,你也想不到一个城市的最底层的最底端的人。是怎么苟延残喘的活着的!”

说到最后几个字,声色俱厉,我都被他吓到了,我突然间感觉到长刘海的声音还是他自己的,但是他的人,好像离我越来越远。

我跟他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似的,我跟他说,“螳螂哥有他的苦衷,但也罪不至死,好吧,如今你都让白无锡和蒙面人把螳螂哥杀了,下一个,你是不是想杀了我?据说枫叶组织的头头想要杀我,你呢,你是不是也想杀了我?”

我的心在滴血,我怎么也想不到,时隔多年后的相遇会是这样的一幅场景,生死杀伐?

“许默!”

他冷冷的道,“你虽然昏庸,倒也不至于害我,我可以不杀你,也可以让枫叶的头头们不杀你,但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我的声音也很冷,我感觉,我和他之间,似乎突然间没有了什么兄弟之情,有的,只是那一丝残存的希望。只是这股希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风吹灭。

“什么事?想让我帮你去孙家得到什么?看来,你还真的是被枫叶洗脑了,这比传销还厉害!”

“不是这件事,我让你帮我杀一个人,对别人来说可能会很难,但对你来说,应该会很容易。”

他冷静的说道。

“什么人?”

我冷嘲道,“你不会是想说是萱萱姐害了你吧,你这人,把秦家的人都杀光了,甚至连秦家的那些仆人也杀光了,他们有什么错?照你这么说,害你的罪魁祸首,就是萱萱姐了,你要我帮你杀了她?”

“闭嘴!你不配提萱萱姐!”

长刘海突然间生气起来,喝到,“你对得起她吗?她为了你…”

突然间他住嘴了,然后叹气道,“好,萱萱这个事暂且不提,我就说了,你许默就是脑子不行,刚愎自用,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会要杀了秦家的那些人?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虽然没做错事,但是,他们明知道秦家的人做错事,却没有一个人阻止,导致酿成了大祸,这就是他们的罪,他们,总要为他们的罪付出代价!这就是我这几年在外苟活下来学到的道理!”

“他们有什么罪?真是好笑。”

我骂道,“难道连一个孩子,一个妇女,还能有什么威胁到你?还能怀璧其罪?长刘海,你真的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你了。”

“哈哈,倒是你许默,你没变,你一点都没变,也就是因为你没变,所以我讨厌你这幅姿态,你明白吗?”

长刘海突然间冷笑道,“我让你做的这件事,也和你说的这个有关系,你可知道,我的家人去了哪里?”

“你的家人?”役亩圣巴。

我愣了下,“不是移民了么,而且,你跟了枫叶组织,不可能不把他们接走吧,枫叶难道连这个本事也没有?”

“呵呵,所以说,你什么都不懂,就妄下定论,这就是你许默一贯的作风。如果秦家的仆人们有罪,那你,也有罪,疏忽的罪!因为你的疏忽,导致了酿成大错!”

长刘海的声音很冷道,“我的家人,根本没有什么狗屁的移民,我家里不富裕,甚至走的时候,你没发现他们的门窗什么的,都没有锁死么,就是因为,他们不是自愿走的,而是被人突然间逼迫着离开那个村子的,你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愣住了。

他喝到,“我的家人,根本没移民,而是都死了,都死光了,没有一个活下来!他们全部都被秦家的狗给杀光了!所以,你知道了?我为什么要杀光他们?就算那些仆人们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也是为秦家鞍前马后的做事,我就不信他们没听到一点风声,秦家做的坏事多了去了,有谁能管,你许默,管过吗?”

我的脸色大变,“死了?秦家的人杀的?”

他冷嘲一声,“你现在在这里表现出这么惊讶的声音,有用吗,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我的亲人,能活过来吗?好了,啰嗦的话,我就不多提了。



“我让你做的这件事,你如果做成了,我和你,还可以是兄弟,毕竟你大义灭亲,如果做不成,咱们,你是你,我是我,各不相干!”

我问他,“到底是什么事?”

他冷冷的道,“我让你杀了江枫!”

我的脸色大变,喝到,“你疯了吧?”

“呵呵,所以我说,这件事需要你大义灭亲!”

他冷笑道,“我说过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些仆人们该死,而你的这位疯子哥,这位省城响当当的人物,你问问他,那么多人被秦家的人给杀了,他难道不知道?他肯定知道,他只是不想去管,因为,我和他非亲非故,我全家被杀,管他什么事?他肯定觉得,能让螳螂把我送出去,救我一命就已经很给我脸了,凭什么帮我救我的家人?所以,江枫知道,却不管不问,这罪名比秦家仆人们更加的大,所以,他必须得死!”

“我这人恩怨分明,先来后到分的很清楚,所以,我才先杀螳螂,后杀江枫,许默,你自己看着办吧。可能有一天,我和你会面对面的站在彼此的前面,杀掉彼此,到时候,你看看你是保护你的疯子哥,还是让我杀掉你的疯子哥!”

他挂了电话以后,我的心颤栗不已,是的,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莫非,他家人全被杀,疯子哥真的知道,只是没去管吗?

如果是真的这样,我也不会原谅疯子哥的,可是,就算我不原谅,难道一定要杀了疯子哥才算是解恨?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脑子很乱,真相,真相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我不知道长刘海经历了多少苦难,但是真相一点点被挖出来的时候,我却难以接受,是的,一边是我同母异父的亲哥,对我长兄如父的亲哥哥。一边是我年少时期的亲如兄弟的好朋友,我该怎么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