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章与黄胜男去鬼屋玩/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长刘海打来的,我对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我跟他说了很多,希望他出面,至少让萱萱姐能看看他。但是他不肯,告诉我说,他的事情还没有办完。

我冷笑道。“就为了孙家的那本古武功法?枫叶组织要是得到了这样的东西,只是徒增杀戮罢了,你这是助纣为虐!”

他却是笑了笑道,“许默,你还是太天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不是你运气太好有了今天这样的潜能、实力,可能你已经被碾压成渣,也就不会说出这么天真的话了。你可知道当年我逃亡的时候,所遇到的丑恶的人的嘴脸,比枫叶里的人好不到哪儿去,甚至那些平凡的普通人在面对逃难的可怜人的时候,依然不会伸出友情的双手,不但冷言相向,反而…”

我就问他,“那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没跟我们说,我们怎么帮你,而且。枫叶的人要杀我,要杀江枫,你也不拦着,导致螳螂哥死了,这笔账我会跟你们算清楚的。”

“没什么可说的。”

长刘海道,“我只能保证我不会亲手杀你,但其他人,我就不能保证了,但江枫,我们是必杀的!老实告诉你,孙家功法的下落我们已经有了眉目,等到到手以后,我们就会彻底离开省城。当然了,江枫的狗命,也就是我们最后的一个目标。你可得守好了才是!”

挂断了电话以后,我十分的震怒,这长刘海打电话来是宣战的啊,我从未想过兄弟之间居然会有一天走到今天这一步,也许到了真正他杀死疯子哥的那一刻,我会痛下杀手把他也给干掉,那到时候我们就连朋友、陌生人都不是了,而是敌人,死敌!

这时候我也知道,不得不跟孙家的人合作了。

我找了下疯子哥说明了情况以后,疯子哥倒是很淡定,他说,“地下势力的人就是这样,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天知道什么时候就没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爽朗的笑声,可能是想告诉我他不会怪我吧,如果我能下狠心直接杀了长刘海,可能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如今螳螂哥死了,还要有多少人因为我的心软而死?我陷入了沉思。

但疯子哥叫我不要多想,一切自有定数,搞得好像他很信命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让疯子哥他们全面戒备,而疯子哥的住处,我也是一天三次的去,一方面是去蹭饭,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而他则是苦笑着有一天晚上说,“默默,你来这样来,辣子他们都以为我和你是断袖了,而且,我俩还是亲兄弟,这特么不好吧。”

搞得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我说,“要不这里的事儿你就先交给辣子他们打理,你跟我在华山上住几天吧,这些日子省城不太平。”

因为近几天不少地方死人的事情登上报纸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不少都是孙家在外面的线人,而这些天,我偶尔碰到过孙家的人,例如孙洋、孙老爷子,脸色都很不好看。

我知道,枫叶的人已经在行动了,而辣子和狗哥也查到了,他们是在对付孙家的人,孙家的死了不少人了,而孙家毕竟是官方的人,但也不敢直接声张这件事,也不敢去请击杀队的来解决,因为赶走了狼,又来了老虎,这是划不来的,击杀队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旦发现孙家藏有古武功法,也可能就会找借口借来观摩观摩,到时候会不会还回去就是个问题了,所以,孙家不肯冒这个险,才肯跟我们合作。

而疯子哥也没闲着,派了一些门客和会里的兄弟妻帮忙,也算是有点效果吧,小打小闹的周边,偶尔出现一两个初级潜能高手打一仗,倒是一直没出现中层潜能高手以上级别的,一旦这样的出现,就是必杀,因为孙家也有黄叔这样的高手。所以暂时也没轮到我出手,我只是专心的在修炼,争取突破中期达到后期的级别,这样,对付起那些高手来也有底气,还有那个白虎高手欧阳明,我和他无冤无仇他害我,这个仇迟早也得报。

另一方面,黄胜男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她很害怕,我有点奇怪,就问她,“你怎么了?”

她就跟我说,“刚好海潮出去了,我跟你说个事情啊。”

原来,黄胜男和她成了闺蜜以后,经常一起玩,成立的这个潮南组合已经是很火了,所以也算是赚了不少钱,她和以前的那个经纪人梁姐也算是握手言和了,其实演艺圈、娱乐圈里就是这样的,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互相利用的关系,朋友也是这样的。虽然黄胜男和她成为了闺蜜,但也没到完全百分百推心置腹的程度,毕竟上次害过她的事情摆在这里呢。

这几次和她一起过夜,虽然都是女孩子,但她还是留了心眼,生怕又被迷之药给迷晕了之类的事情发生。所以,她都很小心,可是近期她发现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想问问我,看看这海潮是不是又有害她之心。

偶尔她睡着睡着就警醒了,生怕出什么事,而醒了以后就发现旁边没人了,迷迷糊糊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又在旁边睡着,等南南问她是不是晚上去哪儿了的时候,她又说:“没出去过,一直在这儿睡呢,你是不是精神太过紧张了呀。”

黄胜男道,“一开始我也以为自己是这样,直到有一次她在我面前换衣服,我偷看到她的背上都是男人的手印,而且似乎很严重似的。”

我愣了下,这画面怎么那么熟悉呢?吗共吐巴。

不过我也没想到别的方面去,而是跟她说道,“你也太敏感了,你们都是住酒店的,对吧?那她肯定想男人了,半夜出去见个男人什么的,很正常啊,你以为都跟你似的,那么清纯不谙世事?”

我说完以后,黄胜男就说,“哎呀你讨厌死了,你要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啊,人家都把这些小秘密告诉你了,你还这样,另外,你可别说出去这件事啊。”

我嘻嘻笑道,“知道了,我哪能把大明星海潮半夜出去私会男人还身上有手印的事情说出去呢,放心吧,我还怕被她的海粉们喷到死呢。”

“好了啊,不跟你说了,那下次我去一趟你们拳馆里玩玩吧,你和梁齐带我去玩,我这段时间虽然度过了危机,也比以前更火了,但是也比以前更迷惘了,总感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黄胜男忧心忡忡的道,“想找个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谈谈天,说说地。”

我就笑了笑道,“欢迎之至。”

过了两天黄胜男果然乔装打扮了一下,来到我们迷踪拳馆玩玩,我和梁齐就找了个借口去陪她玩了,而小桃也去了,小桃这家伙就是典型的卖友求荣的货色,看到大明星来了,也顾不上她的好姐妹陶颖了,刚好那天陶颖来了月事在家里休息,就我们自己去的游乐场玩。

也就是这天,出事了!

我们到了游乐场玩的时候,还去了鬼屋,价格不高,十几块一个人进去走一圈出来,脸都青了,梁齐的意思是,我们四个去,两男两女,刚好可以吃吃豆腐,占占便宜什么的。梁齐还鼓动我说,“我都把我昔日的女神让给你占便宜了,你还不找机会下手,你是不是傻?”

我有点无奈,我说,“那啥,我不是那种人好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