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萱萱姐的终极秘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白无常冷声喝到,“女王,孙家的人可能会到,到时候,全军覆没可就完蛋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五祖还在,白虎族随时可以崛起,何愁现在为了一个小小的仇人颠覆了我们大家的性命,女王。咱们对齐海盛的冤孽债,已经还够了,帮他做了这么多事,哪怕他当年那样,这已经足够了!走吧,女王!”

这时候。欧阳海潮喝到,“长刘海,走!快退,留的命在,还有其他的机会!”

欧阳海潮、白虎两个天王,不少他们的白虎潜能高手,开始退,黑白无常且战且退。而我们的人。也没有紧追不舍,而是怕他们杀回马枪。

然而,长刘海已经打的如火如荼,他的头发都被打散了,漫天飘舞的长发,就像是他当年飘逸的长刘海一样,令人沉醉。

“不行。你们可以走,但我,绝对不能走!这是最后一战,就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

他眼睛里,满是泪,他的脸上,满是血。

他带着两个嫡系的小弟,还在跟梁齐、陶颖、疯子哥战斗,他的身上,已经中弹好几枪。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萱萱姐和小雨姐闯了出来。

德叔嘶喊道,危险啊,小雨,萱萱,你们怎么这么不听话。

“长刘海,罢手吧,这样下去,你会死的,何必呢,何必呢,你为了我,已经足够了,但你的家人的仇,也已经报了,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萱萱姐已经泪流满面,“如果还有来生,我会安安静静只接受你一个人的爱,只接受你一个人的情书,以后,来生,你再追我,我不会拒绝你的情书,也不会再给你那么多白眼,对不起,对不起,长刘海,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长刘海,嘶吼了声,“不行,我必须杀了江枫,我的父母,我的亲人,我的所有的家人,我还有一个还没到十岁的表亲妹妹,都死在了秦家的魔爪之下,但,江枫他知道这件事,却不闻不问,也不去帮我报仇,许默我杀不死,我是为了给你面子,但江枫,必须死。”

“女王,对不起,我能帮你的,我能付出给白虎族的,也就只能到这里结束了,请容许我,流尽最后一滴血吧。”

长刘海拼了命似的,朝着疯子哥而去,而我,也拼了命似的,过去要守护疯子哥。

“你怎么那么傻?”

欧阳海潮,眼睛里,似乎也落了一滴泪,

“也许,你有你自己的选择,是吧,你不曾后悔过当年的决定,也不曾后悔过这么多年的抉择,但今天,你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你不想再退缩了。”

“再见,齐海盛,你会永远活在白虎族的英雄之碑上。”

她咬了咬牙,对着他们喝到,“我们走!”

我追上了长刘海,我盯着长刘海,得意的道,“怎么样,有我在,你还想对疯子哥怎样吗?休想!你觉得,你能打的过我?”

“你别逼我!呵呵,你逼我是吧?”

而长刘海,这时候,撕开了身上的衣服,露出里面的一颗像是手雷一样的东西,他居然还搞到了这种东西,他冷笑道,“这是一种最先进的炸弹,哪怕是枪都射击不进去,只能拉弦引爆,如果你想同归于尽,就尽管来,这里,整个迷踪拳馆的人,都得死!但我给你机会,让江枫留下,我带着他到江边把他干掉,我也不会苟活于世,你许默也算是杀了我报仇了,怎么样?”

我脸色变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同归于尽,你为什么要死?”

萱萱姐惊慌失措,步履蹒跚的赶紧的跑了过来,喝到,“长刘海,你别这样,你放下炸弹,别这样,你还年轻,你还有其他的机会,你还能活的好好的!你还可以找其他的女孩儿,她们会真心爱你的!”

“哈哈,哈哈。她们会真心爱我?她们会爱上一个残缺不全的男人吗?”

长刘海流着泪,盯着,我喝道。

“许默,成全我吧,让我杀了他,我也不会苟活于世。”

“你什么意思?”我瞪着他道,他的话里有话,我喝道,“你快说,说完了放下炸弹,我答应你,不杀你,让你和萱萱姐先过一段时日,行不行,你放下炸弹!”

“不可能了。”长刘海突然间,用另外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带,我喝到,“你干什么?”

这里还有女的,还有不少男的,他这是干什么?

他大笑道,“你看看吧。”

他解开以后,裤子全部滑落,而我们都看到,他的双腿之间,什么也没有!

对,什么都没有。

我们的脸色变了,梁齐也是,小雨姐一开始捂住眼睛,可是后来也脸色变了,萱萱姐直接瞪着他说道,“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流着眼泪,涨的脸通红通红。然后直接受不了,鼻孔和嘴巴里流血不止,晕了过去。

“快,送医院!”

小雨姐、德叔赶紧的过去,没有人阻拦他们,他们只是普通人,而欧阳海潮、黑白无常和他们的人也都已经撤走,就剩下长刘海和两个他的小弟。

长刘海穿上裤子以后,眼睛里流着泪,大笑道,“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碰你的女明星南南了吧,我根本碰不了,这让我,怎么碰你的女人?”

“又让我,怎么和萱萱姐共度一生?”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枫叶女王欧阳海潮还拥有着贞洁的身子?”

我盯着他,惊恐的道,“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狙击手,一枪,打穿了他的手背,他打算拉弦的手,没有了力气,而我们,立马冲上去,把他给强行的按在地上,两个小弟打算帮忙,被一枪爆头。

一时间,一下局势就扭转过来了。

梁齐要杀了长刘海,但我,却拦住了他,喝到,“我自己亲自动手,或者,让疯子哥亲自动手吧。”

而疯子哥则是叹气道,“你动手吧,你三个哥哥的死,也该有个了解了,虽然我们这么做有点卑鄙,但,也不能让他跟我们同归于尽吧,一旦炸弹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疯子哥被小弟搀扶着,一路上了车,打算去医院治疗下,回来再泡药浴什么的。

而这时候,我看着长刘海,长刘海已经是满脸都是血和泪,整个人,倒在地上,慢腾腾的站了起来。

他苦笑一声,“最后,我还是败给了你,许默,但,我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死掉,我必须告诉你一些事情,我要让你痛苦,让你痛苦一辈子,哈哈哈。”

小雨姐萱萱跟德叔去了医院,疯子哥也走了,大部分人都开始清理战场,只有陶颖欢欢这几个人还在我的身边,打算看着我对付长刘海,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今天必死无疑。

我也答应过三位哥哥和疯子哥,我要亲手杀了他,因为他的行为,实在是已经让我忍无可忍。

“你说吧,有什么遗言,我会让你说完,毕竟,我们相识一场,认识这么多年,穷途末路的你,我会给你机会,让你把你的一切遭遇说完,还有,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我当然是指的他为什么双腿之间什么都没了,是什么让他切了男人自尊的东西,到底是为什么。

他看了眼我,开始笑,开始流眼泪的笑,开始讲述他所过的日子。

他逃亡出去以后,进过粪坑,被人羞辱过,但总算是活下来了,但救他的人让他他卖氯胺酮,他不肯,捅死人以后他进了监牢,在里面,他偶然间遇到了秦家派来的人,这些,他以前也说过,那个人羞辱他,联合很多人一起让他捡肥皂,羞辱他,就是为了逼着他自杀,逼着他活不下去。

可长刘海就是有这样的韧性,偏偏打算活着,活到可以报仇,可以把秦家人屠戮干净的那一天到来,所以他什么都能忍,但唯独忍不了那个黑人居然让他含着那脏东西,久而久之,他找了个机会把人家给咬断了,而他,也必须得上断头台,但就是这样,枫叶的人找到了他,救了他。

他后来才知道,枫叶的背后是白虎家族,而这个神秘的潜能家族吸引了他,他来了以后也没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但白虎家族有一个特例,只有女人才可以称王,才可以当白虎家族家主。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就是欧阳海潮自己也说不清楚,当初欧阳海潮还没当上女王,那时候的女王是欧阳云韵。但海潮对长刘海还不错,几番又是救了他,因为就算他在白虎家族呆着,也有不少人想要他的命,在那样的弱肉强食的地方,他还是在苟延残喘,只不过比在监狱里好的多而已。

而当欧阳海潮势力的那些人找到他的时候,问他愿意不愿意为海潮付出一切,让海潮成王,他也可以成为王的男人,这样的话,他就不用受到这样那样的侮辱,还可以拥有力量和权利。

他当然愿意,这样的话,就有机会可以复仇,可以把秦家人给屠戮干净,报家仇。

但最后他才知道,要当上女王,这个女的必须得有一个男的愿意为她付出所有,帮助她练功,才能接受神血洗礼,而这个男的,就会成为她的伴侣。

但白虎家族的女王都必须是纯洁的处子,不能被男人沾染过,也就是因为这样,长刘海才需要被阉割,一般的家族男性,有谁愿意当一个残缺的男人?而他,身世清白,也身体健康,也可以为白虎家族卖命,所以就选择了他。

当然这个机会,也是海潮给他的,海潮这么美,要找一个男的为她付出一切,也不是不可能。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找,是肯定能找到的。但把这个机会给了长刘海,也就是给了他的大恩情,所以他才会记住海潮的恩情,毕竟,他的家仇,也算是报了百分之九十了,就差我和江枫,他就算圆满的报仇雪恨没有遗憾了。

就因为他的残缺,所以,他没法在那时候碰南南,也幸亏他的残缺,否则的话,南南的终生幸福就没了。

他流着泪,说完了这一切的时候,我的心也在滴血,我只是叹气,“早知道当年,还不如让你留下跟秦家的人决一死战,那时候纵使是死,也不会如今日这般憋屈!”

“早知如此,有那么多早知道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了,许默,你知道吗,为什么我要杀江枫,我有理由,为什么我要杀你,你可知道这其中的理由?”

他看着我,微微笑道。

我知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不会在这时候骗我的,我问他,“你说吧,为什么?”

“因为萱萱姐!”

他脸色变得狰狞了起来,“一部分是因为你把我的报仇大局搅乱成这样,但更多的部分是因为萱萱姐,我嫉妒你,嫉妒那么多女的喜欢你,甚至萱萱姐…”

“你闭嘴吧,这一点,我比你清楚。”

我冷冷的道,“她等了你这么多年,没找过男朋友,你还不知道她的心吗?你侮辱我可以,侮辱任何人都行,但到了这时候,你还侮辱萱萱,你不怕死了也要下地狱吗?她喜欢的是你,而不是我,她只是曾经错误的喜欢过我,但,后来知道璐璐和我在一起之后,她就不再喜欢我了!所以,不要再说这样的废话!”

“哈哈,我本来就没指望过上天堂。”

他大笑道,“我说过了,本来我是打算把这个秘密掩埋的,但那是建立在我杀死江枫的基础上,如今,江枫不死,我心不甘,我想让你痛苦一辈子。”

“你可知道,萱萱姐、麻子脸,和我一直以来隐藏的一个秘密是什么么?”

我的脸色,这时候,才变了!

是的,这个秘密,我听过好几次,但他们都不告诉我。甚至,在六七年前,我就想过这到底是什么事,但因为都是他们三个的私事,我也不好多问,人家不愿意说,我怎么好揭人家的短?莫非,真的有什么不可揭露的疮疤?

我喝问道,“难道不是你们三个的秘密么,你和麻子脸争抢萱萱姐,最后你赢了,但是麻子脸和她好像也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记余庄划。

他说,“对,麻子脸也和我一样,喜欢着萱萱,一直爱着她,这点没错,但,秘密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我嘶吼道,“都这时候了,你不说,还等死么?”

“我说啊,我当然会说。不说,你怎么会痛苦一生?”

他苦笑一声,眼泪,又瞬间流了下来,

“萱萱姐,流产过,甚至,她已经绝育,不能生了……”

我的身子,猛地一僵,瞪圆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