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真相究竟是什么?/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身子,颤抖着,我狠狠的给了他一嘴巴子,同时,我抓住了他的衣领子,猛地又把他扔到地面上。狠狠的对着他的脸,又是一拳头。

“你他吗的,这是真的?谁干的,你。还是麻子脸?让我知道是你,还是他,我弄死你们!”

他被我打的脸上都是血,但是,他却在笑,却是流着泪的笑。他的嘴角有泪有血,脸上有血有泪。

混杂在一起,我都分不清是血还是泪了。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居然不觉得痛。

而是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大哭。大声的哭。哭的肝肠寸断,哭的悲恸世人。

连我,都为他这股哭声而颤栗,是什么,能让一个大男人的哭声,这般凄凉,这般凄苦。

是什么。让他这么心碎。

“是麻子脸?”

我嘶吼道,“是他,对不对?”

我立马明白过来了,不然他为什么这么凄凉的感觉,就因为,他没得到萱萱姐的身子,为了萱萱姐付出了这么多,却给他人做嫁衣,他爱了萱萱姐一生,却连萱萱姐都没有得到,反而送给了别人,这样的悲哀,谁能不哭?这样的凄苦,怎样不悲凉啊!

我感觉我的眼角也有点湿润,可是他,却爽朗的又开始笑。

我嘶吼道,“草泥马的,你笑你妈,赶紧的说,就算是如此,也不至于绝育啊,为什么,为什么!!萱萱姐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绝育,到底怎么回事?”

长刘海哭道,“你不知道有一种女人,她们如果第一胎没生下来,以后就再也没法生孩子了么,而且,当年的医学那么不发达,又是在小黑诊所做的,最后我们才知道,她已经绝育了,我们也是听那个黑医生说的,本来我们打算把那诊所的医生给告上法庭,但,萱萱姐不想暴露,因为家庭,因为自己的名声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小雨姐似乎也隐隐感觉到不对头,但却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事,只有我和麻子脸知道,我们为了守护这个秘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都是哭过来的。”

他这个说法,我的确听说过,很多女的都是这个原因,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孕不育的医院开起来,越开越多,近几年这行业很流行,也是因为男女之间滥-交的过多而造成的。

但,为什么可怜的萱萱姐,要遭受这样的磨难。

我看了看左右,幸好没别的人,他们都去忙活去了。只有陶颖和欢欢,她俩都是我的自己人,她俩也肯定不会说出去。我盯着他,嘶吼道,“你这畜生,说,到底是你,还是麻子脸,如果是麻子脸,我会让他变成跟你一样的太监,应该是你吧,你这畜生,如果不是你,你怎么心甘情愿把自己给阉割了,就是你干的吧,你这畜生,我杀了你!”

“不是我,不是他,而是你,是你自己!”

他的话,不光是震惊了我,也震惊了我旁边的两个女的,欢欢和陶颖,她俩也都算是我的红颜知己,听到了这话,不由得震惊不已。

而我,更是不信。我给了他好几个嘴巴子,把他拖到了后院,因为我怕这样的隐秘事件被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流传出去,事关萱萱姐的清白。

我瞪着他,甚至,我把他都吊起来了,“你当我不敢杀你是么?你是不是在想,迟早你都是死,所以故意编这么一个谎言,把我给套住,让我一辈子痛苦,是吧,你当时想说的,就是这件事对吧?你以为我会信吗,我和萱萱姐,从未有过过夜,又怎么可能呢,而且,就算是我,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瞎编,也要找个理由,能不能行?”

“呵呵,许默啊许默,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麻子脸,还是不信,你可以叫麻子脸把他珍藏起来的诊所单子给你看看,若还是不信,你可以问问小胖,当初你误以为你上的人是双小辫,其实,不是她,而是萱萱姐。”

“如果还不信,你可以问问双小辫本人,你和她发生过关系吗?既然没有,那那天晚上,你和谁发生的,你难道不想知道?”

我的脸色,震惊不已,听到他这么一说,我的脑袋,轰隆一声的炸开了,是的,炸开了,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说的,真的有可能是真的。

我有点不敢相信,我的眼泪,掉了出来,我嘶吼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骗我,你骗我。”

“我骗你?是啊,我骗你的,那你去查证一下,不就行了吗,虽然时隔多年,但萱萱姐自己也很清楚的。”

长刘海喝到,“当年,为什么萱萱姐跟疯子一样缠着你,为什么她要打你,为什么你埋怨她,她哭的那么凄凉,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多事,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自己吗!”记余庄号。

“就是你自己吗?”

自己吗?

己吗?

吗?

我的脑子里,不断的出现他的回音,他的话的回音,让我颤栗不已,是的,我十分的颤栗,全身不停的颤抖。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我,可就真的是千古罪人了,不可能的,我许默虽然不是啥好人,但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我嘶吼着,可是长刘海,却是哈哈大笑,“你就带着内疚过一辈子吧,但我希望你,照顾好萱萱姐一生,也许你会有很多其他的女人,但请你,务必最爱护她一个,她真的很可怜,所以,动手吧,杀了我吧。”

我拼命的摇晃着他的脑袋,“不可能的,你骗我,不可能的,我不信!”

我打他,打的他的脑袋,脸上都是血,而陶颖,欢欢则是过来拉我,可是她们怎么能拉的住我,她们还说,“再打,再打他就死了。”

我摇头晃脑,眼泪不停的流,我不信,我真的不信,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动摇了,万一是真的呢?

陶颖喝到,“别打了,要是你不信,就去查证一下,默默,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也不会怪你的,如果萱萱姐真的这么可怜,你照顾她一辈子,也是应该的。”

欢欢也说,“是啊,真的,默默,你去吧,去问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

“查清楚再说,也是好的啊。万一真的是这家伙临死之前满口胡诌呢?”

我点点头,猛地清醒道,“对啊,难说是假的呢,这家伙骗我的。”

而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如此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男子,必定会成为一个有用的棋子,居然可以为了大局阉割自己,好,好!有了你,推翻白虎族五祖,指日可待,而你,也会成为我的一员大将。”

“哈哈哈哈。”

说完,这家伙就冲了出来,我脸色一变,欧阳明?

我吼完了以后,欧阳明就已经出现,同时,带走了长刘海,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而我本来就受了伤,又怎么追赶,其他的人更是追不上。

他的人已经飘走,而声音却还留了一句,“许默,要救你的女人,等我办完白虎族,你把慕容羽请出来,我就把你的女人还给你!而你,既然拥有慕容羽的玉牌,想必,请他出来不会很难,但如果你请不到他出来跟我一战,你的女人,就只能暂时寄放在我这里了!哈哈哈哈!”

说完以后,我的脸色巨变,“璐璐?萧璐,萧璐在欧阳明手上?是这样吗?”

我拼命的开启了潜能,挣扎着自己的全身力气,冲了出去,“欧阳明,我草泥全家,把萧璐给我还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