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悲伤逆流成河/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下子就脸红了,问我:“问这个干吗。”

我把我的意思大概的说了下,甚至眼圈儿都红了,我说,“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这才叹气道,“不是你弄的。我和你之间确实没发生过任何事,那一夜我也没和你发生啥,你认错人了。”

听到了这话以后,我的脑袋。直接就炸开了,我跌跌撞撞出去的时候,小胖也跟了出来,连忙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就问他,麻子脸你有联系么。他在哪儿来着,我找他有急事,也是关于这件事的。

小胖问我,“到底怎么了,默哥,你什么事都不愿意告诉我是么?”

我叹气道,“好吧,当年那一夜我不是好像上了一个女的么。麻子脸和长刘海都知道。我估计这人是萱萱,之后她还流了产,现在绝育不能生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就是那个千古罪人!”

听了我的话以后,小胖的脸色直接变得难看了起来,说。“真的?”

我没说话,看我的表情,他可能就知道了,我又把我在省城和长刘海厮杀的差不多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叹气道,“这个是麻子脸的号码,你自己去找吧。”

可能小胖也觉得,和我之间有太多的隔阂了吧,也对,我是一个潜能高手,注定不会平凡,而我得罪的人,我得罪的组织和势力,完全不是我所能想到的那么简单,我的爸妈都必须得迁移到安全的地方,如果我的敌人知道我在解放还有小胖这样的兄弟,那么小胖一家怎么办?

所以,他不怎么想鸟我,我也不会怪他,毕竟,谁都很无奈!

我把那个电话打了过去,接通的,确实就是麻子脸。听到我的声音以后,麻子脸也很惊喜,同时还问我,“你和那个白无锡怎么样了?”

我就跟他说,“见面谈!”

我们找了个地方见面,见面以后,他就问我怎么了,还有白无锡的事情,之后结果如何了,他也想问问。

我就大概的告诉了他,并且把白无锡就是长刘海的事情也给说了。

他知道了以后,震惊不已,我把百分之八九十都说了,除了古武修炼功法以及潜能那些不必要的东西之外,其他都说了,因为我感觉要是告诉了他太多,他也会有危险的,所以我想了想还是没说。

“白无锡,那个家伙就是长刘海?他还杀了辣子哥、螳螂哥和狗哥他们,还差点杀了你,这,这怎么可能,这……”

他惊恐不已,刚喝下去的咖啡,这会儿又全部吐出来了,但他知道,我不会轻易来找他说谎话的,他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看着他道,“事到如今,你、长刘海和萱萱姐,你们三个人之间到底隐藏的什么秘密,你不肯说么,长刘海他差点死,所以他告诉了我一件惊天的秘密,我实在也想不到,这件事居然和我有关!而且,始作俑者居然就是我!”

“我也想不到,你们三个人居然瞒着我这么多年,我就想问问,长刘海说的这些,究竟是不是真的?”

我就把长刘海跟我所说的一切给说了出来,麻子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甚至,他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而他,看着我道,“你相信吗?”

我咬牙道,“我是想不相信这一切的,但是,我去找过小胖,找过那个我误以为跟我上过床的孩子,她说不是,她和我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还有萱萱姐当年的种种一切表明,还有她每次看到我的那种眼神,都证明了这件事肯定和我有关,就算长刘海是骗我的,也有大部分是真的,对不对?他没有完全骗我,对不对?”

麻子脸这时候,眼泪都出来了,我也没想过,像他这么一个汉子都会流泪,因为自从他跟我混开始,除非是兄弟死了,否则他没有流过眼泪,而这一次,他确实流泪了,而我,整个身子,颤抖不已。

我看着他道,“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长刘海没骗我?”

他就跟我说,“你跟我来吧。”

他带着我打车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城乡结合部的小诊所,他指了指里面,并且,说,“就在这里,我和长刘海陪着萱萱在这里做掉的,医疗条件不好,所以……她绝育,是真的。”

我的脑袋,直接炸开了,而同时,我整个人,好像是走不动路了一样,我感觉,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

他扶着我,又上了车,去了一趟他家,到了他家以后,他把东西拿出来以后,带着我到了外面。把那个已经尘封了很多年,并且有些墨水的痕迹都已经快要风干了的医疗单子递给了我看。

我的眼泪,已经滴答滴答的落在上面。记帅央巴。

“这是真的,是真的?”

我的脑子里,已经完全都是萱萱姐当年对我的那样,我当时觉得她是个神经病。

她对我无理取闹,她疯了一样在公交车上对着我又哭又打又挠,我还那样的骂她,说她是神经病,我还猜测她是被麻子脸或者被长刘海上了,所以才会这么痛哭,我还不断的辱骂她,不断的埋怨她,而她,却只是一个人,咬着牙,什么都不说,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

看着我和璐璐双宿双栖,看着璐璐走了以后,我又找了欢欢和陶颖,看着一切的一切,就是没有她。

她是怎么样的心痛啊,她该多痛苦。

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我的眼睛,已经开不清楚前面的路了。

“默默,你没事吧,默默?”

麻子脸过来扶着我,而我,却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我的鼻子,撞开了血,我的嘴巴破了,我胳膊上也都是血。

他看着我道,“你别走了,你这样没法走路,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拿红药水去。”

我摇摇头道,“不用了。”

我跌跌撞撞的,走在大街上,我不想再跟麻子脸说什么,而是一个人,走的很快,拼命的走。

我想走,他拦不住我,他的速度也跟不上我,甩开了他以后,我确定了这是事实。

萱萱姐当年,那么的痛苦,我却那样对她,我这人,简直就是畜生。

她看着我和萧璐甜甜美美的过日子,每天开开心心的,看着我和璐璐虽然没法好好在一起,但却可以互相喜欢,互相倾诉衷肠,而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

将近六七年的时间,她没有认真的找过一个男朋友,虽然上次她和小雨姐好像找过,但都是玩玩而已的。

她是在等什么?又或者,她是因为自己绝育了,所以觉得自己不配当一个男人的妻子,做不了一个完整的妻子,其实,这跟男人一样的道理。如果一个男人跟长刘海那样成了一个残缺的男人,那么,他也不好意思找女朋友了,同样的道理,她做不了一个完整的妻子。

她的内心,该有多痛苦啊。

而她,却还默默地忍受着我给她带来的伤害,她那几次对我的疯狂举动,抓我的脸,挠我的脸,打我身体,我却还骂她神经病,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痛不欲生了。

我却那样对待她,她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怎么过来的啊。

想着想着,我就感觉整个人好像应该早点去死,像我这样的混蛋,简直不配活在世上。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察觉到,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想到居然是萱萱姐,我还天真的以为是长刘海或者麻子脸做的这一切,想一想,比起不谙世事的麻子脸,比起为了自己、为了家人复血仇的长刘海,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