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0章你当年,恨我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爱那么绵那么粘,管命运设定要谁离别,海岸线越让人留恋,总是美得越蜿蜒。

不知不觉,那首歌,萦绕在耳边。她看着我,一下就流出了眼泪。

而我,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流泪,我只知道,我的眼睛里,在这一刻。只有她一个人。

她,在这些年,等我的这些年,瘦削的肩膀、清瘦的脸庞,无一不让人感觉到心疼。

她,这些年吃的苦,受的累,相的思,只能往肚子里咽。却无人可以倾述。

她,是该有多痛苦。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了这么多的苦难,这么多的折磨。

她,绝育了,一个女孩子,连生育功能都没有了,只因为那个年代的黑诊所,连钱都没有跟我要一分,默默地偷偷地打掉了我们唯一的孩子。

那一夜,虽然只是个错误,但却是个美丽的错误,谎言。也是善意的谎言。

凄清冷雨的那些夜晚,这些春夏秋冬,她一个人,该有多么的痛苦啊。

每当想到这里,我就已经泪流满面。但,我不肯让自己泪流满面,因为,我在她的眼里是最帅最酷的,她喜欢我,喜欢了这么多年,我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出懦弱、哭泣的一面。

其实长刘海、麻子脸有什么错,错的都是我,我没有及早发现这一切,就是傻子估计都能看的出来,可我。却忽略了一切。

当年,在公交车上,她发了疯似的挠我的脸,打我耳光,扇我嘴巴子,我骂她是疯子,甚至都想打她了,我羞辱她,我辱骂她,说她是神经病。

那一刻,她是该有多痛苦,多难受。多悲凉。

在雨夜里,一个人,默默地哭泣,却不能跟姐妹们诉说,只因为,她的最好的姐妹萧璐,是我的女人,我的正牌女友。

她,总不能跟自己的好姐妹抢男人吧?她,不单单为了友谊,也为了自己那心里割舍不下的单恋。

当年,她发神经似的骂我,羞辱我,我以为,她是神经病,她发神经了。我以为,她只是和长刘海、麻子脸之间有恩怨,却发泄在我身上,简直是有病。

当我骂她的时候,她是多么多么心寒啊。

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多么的痛苦,就算是流再多的血泪,也补偿不了我犯下的罪孽。

我欠她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那一夜,她没有拒绝我,那一夜,酒醉的后果,冲动的惩罚,现在却成了这一幕。

六七年的秘密,在这一刻总算是揭开了,但留下的,却是悲痛。因为,我暂时还没有办法和她长相厮守,而,就算是可以把她从欧阳明的手里救出,我怎么面对陶颖她们,怎么面对以后找到的萧璐?

萧璐还没回来,如果她不同意,那么,我能跟萱萱姐在一起吗?

这些思绪,在一瞬间,全部的涌入脑海中里,在脑海之中不停的波涛翻涌、延绵不绝。

我看着她,我们此时此刻,还没有说出一句话。

而我,也知道时间不多了,不能再等了,万一欧阳明进来不让我们再继续聊下去,那么,我们岂不是白浪费了这次的机会。

我咳嗽了声,走了上前。

熟悉的她,熟悉的萱萱姐,在这一刻见面,虽然卑微,虽然逼不得已,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见到她。

我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她也是一样。

我不停的抹开自己的眼泪,我想看清楚她的脸,我不想让泪水模糊了视线,我不想浪费这一分一秒的相处,因为,下一刻也许我们就要分开了。

我走了上前,而她,听到了我的咳嗽声,也缓了过神。呆呆的望着我,喊了句,“许默。”

我也喊了句,“萱萱姐。”

“好久不见了。”她说。

我点点头,暂时抑制住了眼泪,我说,“嗯,好久不见了,萱萱姐。”

她也擦了擦眼泪,虽然她流的眼睛都花了,虽然她没有化妆,但我觉得,她比任何人都要美,甚至在这一刻,她超越了南南和海潮。虽然南南和海潮俩人现在比她美,但因为萱萱姐这些年营养不良,所以导致面容有点清瘦,但依然没法掩饰她的清秀,只是有一点沧桑和憔悴。

她勉强了挤出了一抹笑容,“你还好吗?”

我点点头道,“我很好,你呢,萱萱姐,你吃苦了没,这段时间你在什么地方,你……”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瞪着她。

而她,笑了笑道,“怎么了,你怎么成这样了,我又没死,而且,你不是也有机会救我的嘛,怕什么呢?”

我摇摇头道,我过去,拉住了她的手,她的手,有点冰凉,也许她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所以才会这样。我用我的手,温暖她的手。

她赶紧的打开了我的手,道,“你干什么,默默,我是你萱萱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这时候笑了,对啊,她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一切呢,难道,长刘海没跟她说吗?围役尤巴。

我就问她,“你没见到长刘海吗?”

她说,“见到了,他受了挺严重的伤。但是没死,怎么他被欧阳明抓到了吗,听说枫叶已经灭亡了,你还想杀了他,你不是答应过我,你不杀他的吗?”

我点点头道,“你说什么,都可以,你不管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萱萱姐,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

她愣了下,脸色有点变化的问我:“怎么了?”

我对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我已经知道了一切,萱萱姐,你别装了,你都已经绝育不能生了,为什么不告我,为什么瞒着我这么多年,为什么啊!”

我说完,已经眼泪停止不住了,而她,也呆呆的,眼睛里全是大颗大颗的泪珠。

她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而我,则是喊道,“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当年还那么对你,你,你该有多难受,多恨我啊,我这么残忍,你,你什么都不说,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心痛,我有多心痛啊!!”

我喊完了以后,她已经握住了我的手,她说,“别哭,默默,我们没时间哭了,没时间哭了,先把事情说清楚,你是不是知道了一切,你是不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那急切的表情,还没有结束,我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是的,是她说的不要浪费时间了,那么,我不会再浪费时间。

那一刻,我也不管别的了,敢爱敢恨,可歌可泣的爱情,就是这样。

我不想再计较别的了,萧璐那边,哪怕找到了她以后,她要杀了我,我也在所不惜,因为,萱萱姐为了我付出的,已经是太多太多了。

如果我还不能给她什么,那我就不是人了。

说实话,因为她的这些让我感动的,我已经彻底的爱上了她,再加上,我本来就对她有喜欢的情谊,只不过,因为她是萧璐的姐妹,而我不敢行动而已。而现在终于已经爆发。

温暖的唇,包含了她的温柔,她的思想,她的一切。

我恨不得倾吞她的所有,她一开始还不肯打开贝齿,而我,却拼命的咬开她的贝齿,直捣黄龙。

吻吻吻,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我的下巴,从左边,转到右边,再转到左边,吧唧吧唧的,就像是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不停的转换角度去吻她。她一开始是睁开眼睛的,后来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着这迟来了七年的芬芳,而我,也随后闭上了眼,感受着,感受着,她的眼泪似乎流到了我的鼻尖,微微有点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