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龙椅/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因为,我已经在慢慢的等死了的那种感觉了,近期,修炼也不景气,没法突破到后面的几道坎。想要打赢欧阳明谈何容易。而来找慕容羽前辈的踪迹,又没法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这怎么能不让我感到颓丧。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是不是个灾星,璐璐跟我在一起就这样百转千磨难,好不容易她爹醒了不是植物人了又被神秘的人物给掳走了。而萱萱也是这样,谜底全部都揭开了,真相大白了。我和她就单独想相处了十个小时,然后她又被掳走了。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我死了,这一切的魔咒就会消除,可是,像欧阳明这种禽兽人物,我死了,可能萱萱和长刘海直接就被他杀掉。他才不会有什么同情心怜悯心放了他们呢。

而这时候,陶颖的一声娇喝,把我给拉回了现实。

莫非,她发现了什么?

我赶紧的冲了出去,而她,则是惨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难道,真的是有人,或者是说,慕容羽前辈真的在这里面?

她刚刚发出的声音是在东北角的方向,为了防止她出现意外什么的,我甚至开启了潜能就迅速的追了过去。

如果真的是慕容羽前辈。我们擅自来了他的领地几次不说,还吸光了他释放出的血魔之血。他就是杀了我也不为过。那些血魔之血就算对他没什么用,但他却是可以给他的弟子或者其他用,现在被我这个陌生人给吸光了,他怎么能不怒,如果不是因为这些血魔之血,我怎么会晋级到高级潜能的?

想到了这里,我越发的紧张,如果是慕容羽前辈出手,我们必死无疑,希望他能看在我们都是同门的份儿上,饶我们一命,否则,我们找寻帮手不成,还死在这里,到哪儿去说理去?

因为开启了潜能,几个腾挪我就到了那里,然而,我看到的一切,却让我目瞪口呆。

原来,陶颖找寻的地方是一处房屋,这里是一个小村子,其中一个小屋子里面一尘不染,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还是挺干净的,比其他房间好多了,而且,里面还有一副画像,而她,应该就是不小心移动了这幅画像,导致深陷了下去,而并不是遇到了慕容羽前辈。

这画像,原来是一副机关啊。

而我,看了眼这个画像,这女子挺美的,只是有点复古的打扮,想必距离现在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吧,而这画像还能保存完好,的确不容易。我又盯着这画像的周围看了好几眼,一下就惊出了冷汗。

原来这画像周围还有机关,一旦陶颖玩心起想要弄破这画像或者是损坏它,那她必定身首异处,而她只是移动了下,所以触碰到了下面的机关。

而她掉下去的地方是个大坑,坑里面有道路和楼梯。

我料定,这地方估计是慕容羽挖出来的,莫非,他真的藏身在里面不成?

这地方和上次的那个血池之地相距挺远的,任谁也没法同时发现两处,不得不说慕容羽前辈的智慧所在,实非常人能及。

到了下面以后,我就喊陶颖的名字,而陶颖则是吓坏了,过来就抱着我说,“这地方好阴森啊,默默,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呢。刚刚掉下来,我就觉得我可能会被乱箭穿心而死。”

我听了她说的寒毛直竖,确实,如果掉下来以后就有机关,那可就真的麻烦的要死,如果都跟九头蛇、黑水玄蛇的洞一样,每一间都有机关,那她肯定就命丧此处。

想到这个,我就在她的翘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道,“让你随便乱闯,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死去的爷爷交代?”

她哎呦了声,捂着自己的翘臀,说,“你干嘛啊,我还不是为了帮你,这不是找到了地儿么,万一慕容羽前辈就在里面呢,哪怕他已经死了,也该有尸骨才对嘛,拿了他的尸骨回去给欧阳明交差,兴许可以搞定他呢。”

我冷笑一声,“如果欧阳明有那么容易敷衍,我也就不用来这里了。”

“走吧,进去看看。”

我说完以后,就打头往里面走,我不希望我的女人打头阵,我也怕她再次出事,而我,至少有这样的实力,在面对任何危急的情况下,我可以从容应对。围丽助血。

外面虽然很干净,但越是到里面,越是阴森和冰冷,而且也越脏。为什么说脏呢,倒不是因为老鼠蟑螂横行,这地方冷的要死,蟑螂和老鼠都不进来,只是这遍地都是灰尘,还有不少嶙峋的山丘似的石头,落的到处都是,下面的这个这么深的洞穴,用手机屏幕的光照射了下,我发现,这周围都被击打过,而且,是很严重的破坏,很多地方只要我轻轻一碰,就会有大面积的砂石掉下来。

看来,这里是慕容羽前辈练功的地方,他都不在外面练,显然是不想破坏外面的花容月景。我不禁感慨,“看来,慕容羽前辈也是懂得惜景的人啊。”

陶颖也点点头说,“对啊,默默,你说那副画像他都保存的这么完好,有人碰一下都不行,会不会是他的爱人?”

听到陶颖这么说,我愣了下,确实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画像画的这么惟妙惟肖,也许是他自己画的,也有可能是让别人画的,而这女子身上的装扮,显然是后现代的打扮,也就是建国初期二三十年后的那种打扮,那时候女子的发型最流行的中分刘海头型。

如果他的爱人还在世的话,估计这会儿也应该入土了才对,所以他才会把画像保存的这么完美吧。

只是慕容羽本人,到底还活着吗?我真的不清楚!

现在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在这些粉碎的砂石的尽头,有一个石头雕刻而成的椅子,而这椅子上还带着龙纹,栩栩如生的龙纹,看着就让人觉得可敬可畏,但这是什么意思呢?

而这椅子的背后,就有一道石门,石门是密封了的,周围什么都没有。我隐隐觉得,石门的后面,似乎就是慕容羽前辈!

我愣了下,然后对着这龙椅和石门跪了下来,是单膝跪地的那种敬畏的姿势,我不卑不亢的说道,

“晚辈是许默,也叫慕容默,来自慕容家族,她叫陶颖,是慕容家的一个分支陶家村里的潜能高手,我们俩都是流着朱雀之血的慕容家族人,擅闯禁地,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没有声音,我等了好一会儿,又说了一遍,还是没声音。

我直截了当的说了,

“晚辈来此,是因为遭遇了白虎族的一个叛徒的追杀,此人叫欧阳明,他不但掳走我的妻子,还把我重要的人给绑架了,威胁我必须找到前辈,请前辈助我,晚辈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还是没声音,我又说了一遍,还是没声音,而这时候,我旁边的陶颖说了句,“应该是没人吧,你干吗啊,吓我一跳。”

因为我跪下,陶颖也跟着跪下,这地方也比较脏,还有砂石,跪下以后膝盖都会出血的,所以,她起来以后就揉着膝盖,看着血红的地方心里疼。

我盯着石门那里看了挺久的,也许是真的没人吧,我刚刚的喝声可是开启了潜能喊出来的,就算是这堵墙是钢的,也不可能阻隔,而且,墙壁比空气更能传播声音,所以,他不可能听不见的。也不可能是睡着了,有可能是他不在,或者,已经死了。

我站了起来,帮陶颖揉了揉膝盖,并且帮她弄了下伤势,然后,我就走到了龙椅的前面,找寻怎么打开这石门的办法,如果这石门之后就是慕容羽的尸体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