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枪阵/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羽大胆的猜测,六百年,或者一千年后,或许很多人都是活在深山老林里的潜能高手,这些高手,都达到了进化级别。到了这一层以后,命比较长,并且潜能不会消耗太多他们身体里的能量,寿命比之前提升一倍还要多。所以,他越发的大胆的猜测,进化之后。也许还有另外一个级别。

未来人!

是的,未来人,这只是他的创想,有没有人可以达到,他不清楚,而未来人,又可以进化成不死人,长生不老。

因为他在那个陵墓里发现了一个秘密,有关秦始皇的秘密。当年秦始皇已经一扫六合统一大业,成就千古第一帝!

但他到了晚年,为了长生不老,就到处派人炼丹、找长生不老药。

民间传说,那些去找的人,有的说是骗子,早已死了,有的说是去了日本,就是徐福那些人。有的说,是真的找到了长生不老药,他们自己吃了,就在日本当地那些岛屿里隐居,不敢回来见秦始皇了。

但秦始皇终究还是死了。没有找到长生不老丹药,也没有人炼制的出来。

慕容羽要说的并不是长生不老。

他说的是。当年的秦始皇身边的术士、谋士。已经发觉了长生不老的秘密,已经发觉了人类的进化本质,只不过,那个时候的科技不发达,没人能用科学的角度来解释一切,所以,也就没人能找到这之中的秘密。

不得不说几千年前的老祖宗的智慧的恐怖,那时候就已经能“猜到”“估计到”后世的事情了。

而这种长生不死,未来人,进化人,并非偶然,也并不只是空想。

看到慕容羽的手札以后,不单单感慨他的经历,他的晚年度过的如此凄惨,爱人死绝,亲人背叛,最后只能隐居此地孤独终老。

那么,这个死了的人,就是慕容羽本人无疑了么?

而他的这些进化人、未来人、长生不死的创想,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的世界观被一下子开阔了,难道说,江玉、江无缺、欧阳明这些人所追求的巅峰之上的秘密,就是这个?进化人?

进化初期,中期,后期?还有这种级别?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连我这样的小人物看了这个手札都有所感悟,更别说欧阳明了,这手札,百分之一万不能被他看到。

俗话说,一点就破。

欧阳明万一就是突破血魔的当口,这东西被他看了,万一他突破了血魔以后,走火入魔的层次再一度过,那他就会晋入大圆满的层次,那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大圆满,如果按慕容羽的手札里的说法,三四十年以来,就他一个人达到了大圆满,还是因为他死了妻子,绝了家庭以后,安安心心在这里练出来的,而那些利益熏心的世俗界人士,他们肯定没法修炼到大圆满才对。围余他弟。

不管怎么样,这手札,我敢百分百肯定就是出自慕容羽之手,肯定是他写的,其他的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感悟,简直是太传奇色彩了。

什么?秦始皇那个年代就已经有人开始探索进化人、未来人了么?直到今时今日,这还终究是个迷。那个年代,老祖宗的智慧,确实是令人钦佩,不然为什么长城、埃及金字塔这样的世界人工奇迹会出现在世上?就是因为,一切皆有可能,不能因为你没学过,你不知道,你没听过,就说一定没有!

如果是今天,让你去建造金字塔或者长城,你可以吗?连很多现代科技的大能人物都说不能。所以才称之为奇迹。

如果进化人的说法被证实,潜能高手的公之于众,被媒体曝光出去,那么,这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九大人工奇迹也说不定。

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我和陶颖,一起看完的这些手札,她也是暗自咋舌不已。

她看着我说道,“默默,虽然这些都是慕容羽前辈的创想,但他想的确实有可能,也许大圆满之后,真的就是进化人呢?”

我狠狠的舔了几下嘴唇,压制住了自己心里的惊骇,缓缓地道,“这就要看慕容羽到底有没有修炼到进化人的级别了,如果他已经到了这个层次,他的创想就是真的,如果他没达到,那他的这些想法,就都仅仅只是想法而已,做不得数的,而他的尸体在这里挥发掉了,显然,他没能做到进化人的级别。如果他做到了,按照他手札里的说法,起码他的寿命可以增加一倍。”

陶颖沉思了下,对我的想法表示赞同,同时她左右找了找,我问她找什么呢,她说,“我找找看还有没有留下别的什么东西。”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马反应了过来,说:“对啊,找找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发现没有!”

我就和她一起找,找啊找,居然又发现了一块黑漆漆的东西,她不敢去拿,因为上面沾满了灰尘,而我,则是先用脚踢了踢,之后,发现没有什么别的异常之后,我再过去把这黑漆漆的东西给捡了起来,原来,剥开外面的灰尘,这就只是一个钥匙而已。

看到这钥匙,陶颖眼睛亮了,说,“这钥匙应该是画像那里的,可以用来打开,难说可以找到其他东西呢,这里,反正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发掘了!”

我左右四处看了看,确实没啥了,我带着对这本手札的震惊,和她一起出去了,到了画像那里的时候,我对着这画像看了挺久的,这人叫上官云儿吧,肯定也是京城某位达官贵人家里的千金吧,长得也很不错,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慕容羽到死之前都牵挂着。

陶颖拿着钥匙过去要打开,却发现这里也是灰尘挺多的,还有一些碎屑把钥匙孔都给堵住了,我们又花了不少工夫把碎屑给清理出去,打开了这个机关以后,这幅画就可以被拆卸下来了,拆下来以后,我发现这幅画的背面,又有一个小型的石室,里面有一些也是类似手札的东西,我看了就大喜。

慕容羽身为当年第一高手,肯定不光只是修习朱雀潜能,应该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功法,就好像我还有古武和快拳一个道理,随便来一样都是牛逼哄哄的存在,那我就拽了,到时候,对付欧阳明还不就是小菜一碟么?

可是当我过去拿的时候,却发现手札里啥也没写,就记录了很多他和上官云儿之间发生的事儿,例如俩人是怎么相遇,是怎么爱上彼此的,等等,对这些肉麻的东西我不太想看,直接跳过,最后看到了最后一张手札,上面写了一句话:

“如果有缘人能找到这里,进入石室,拿到钥匙,打开这幅画并且没有破坏掉的话,那么恭喜你,我的手札你可以带走并且可以以此作为你修炼的捷径。”

“只求有缘人能在有生之年去一趟京城,如果上官家还存在的话,找到她,或者她的后人,把这幅画交给她的后人,让她们至少能记得还有我这个人就好了。”

看了这些以后,我有点疑惑,等我们往外走的时候,却发现这房屋晃动了几下,瞬间,我听到外面有很大的震荡的声音,还有什么发射的声音,陶颖奇怪,就走出去看了看,吓呆了。

“默默,外面,你去看看外面!”

我愣了下,就拿着那幅画到了外面,果然连我自己都惊呆了,一屁股坐了下去,原来,外面横七竖八插着几千杆枪,类似古时候的那种杀人的刀枪的枪,漫山遍野的到处都是,就算是速度再怎么快的潜能高手,也没法躲得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