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真假手札/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咽喉被我掐住,脸瞬间变成了紫青色,他拼命的挣扎,但他的实力在我面前不值一提,但我却不能杀他。

可我可以给他点颜色看看。

他挣扎着,想要挣脱开来。但是,我却故意牵制住他,直到我放手以后,他这才咳嗽个不停,鼻涕眼泪一起出来了,过去了一分多钟以后。他这才疯了似的指着我道,

“你他吗疯了吧?要不是老子帮你照顾你女人,她早被师父卖到窑子去了!”

我脸色微微一凛,

“照顾?”

我又要动手,他这才赶紧的解释,“听我说,不是那种照顾,就只是端茶送水,你是不知道。你女人执拗的很,刚被抓回来的时候茶饭不吃,一天下来就骨瘦如柴了,要不是我照顾她,只能吃老鼠肉!!”

我的脸色好看多了,不过,却为萱萱姐所在的处境担忧,对啊,欧阳明这混蛋是个武痴,他自然不懂怎么赚钱,他只会抢钱,也不懂怎么生活,他只知道吃饱。而不知道吃好,当然也不懂怎么善待俘虏。

所以萱萱在那里受苦是必然的。而我的心。这时候也微微的抽疼了起来,萱萱啊萱萱,你为了我忍了这么多年,如今真相大白了,却还要遭受这样的痛苦,而我,却还可以站在这里,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过安乐日子,我怎么能安心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都在落泪,但表面上,却必须装的强硬。

我冷冷的盯着这个家伙道,“你师父在哪儿呢?”

他这时候整理好了自己以后,看着我道,“这你不用管,反正他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先问问你,慕容前辈呢?”

他问完了以后,左看右看,甚至还往我身后看了看,就只看到陶颖、梁齐以及赵明飞他们,没看到别的人。

我就知道他会急着来问这个,同时,他还说了,如果今天还见不到慕容羽老前辈,我想,我师父发飙的话后果不用我说明了吧?这可不是你掐我几下脖子就能解决的问题!

我点点头,没跟他多说屁话,从兜里拿出了一本手札,说道,“慕容羽前辈倒是没见到,只有这个!”

他愣了下,疑惑的看着我手里的这本手札,说,“你拿这么个破玩意儿糊弄我师父?真是想死了,行吧,既然你要这么玩,也就别怪我师父撕票、并且灭了你们所有人了!”

说完,他就要转身走,而我,这是喝到,“站住!”

“怎么?”他回头,“你想杀我?呵呵。”

他冷笑道,“你放了我,我至少可以保你的女人一条命,毕竟我很喜欢她,其他的,我就不能保证了,但你杀了我,你也知道我师父不近女-色,就算是再好看的天仙他也能下的去手,白虎族的女王海潮不就是个天仙么,师父照样可以杀之!”

我喝到,“你还真是没耐性,我让你站住,不是为了杀你,而是让你看清楚这本手札是谁写的,如果,这是慕容羽的手札,又当如何?”

“慕容羽前辈已经坐化,这本,是他唯一留下的手札,我相信,这东西,欧阳前辈肯定不会失望的!”

这家伙的脸色变了,惊喜的指着我手里的手札道,“拿过来!我看看,真的是慕容羽前辈的手笔吗?看这纸张的年份应该挺久的了,想必应该是才对。”

他就要过来抢,而我,却是不让他碰到。我冷冷的一笑道,“这是给欧阳明的,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拿,这东西可是慕容羽前辈坐化之前的修炼秘籍,有了这玩意儿,晋级巅峰,突破巅峰的层次都是迟早的事,怎么可以给你看!而且,欧阳明也说过了,一手交人一手交货,这点基本的素养,还是得有的吧?”

他听了以后,眼睛里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但也没有办法,他果断的道,“那好吧,我回去禀告师父。”

但是,我们聊到地点,在哪儿交货换人的时候,他又用一种狐疑的眼神,左右望了望我们四周。

他冷声道,“前几次我和师父已经看穿了你们的手段,阴险狡诈,而且随时都会逃跑,我师父能再给你一次机会算是不错的了,所以,地点得由我们挑!”

他左右看看,也知道这附近肯定有狙击手,疯子哥的钱不是白花的,今天就是欧阳明会来的日子,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狙击手跟上次对阵枫叶组织的人数差不多。

不过,这家伙居然要换地点,这让我有点无奈,但看他的样子,估计欧阳明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吧,上次让我见萱萱的地方就选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如果就在这附近见萱萱,我逃跑也有人好接应。但欧阳明不会如我的愿的。

但,我也有我的计谋,这本手札,完全就是假的,是我托疯子哥找关系弄来了几张民国时候的纸张,托人抄写出来的,有部分真,有部分假,半真半假以假乱真,这样,可以混淆他的视听,我不可能给他真的,一旦给了他,让他真的突破到了血魔层次,对付起他来就越发的难了。而且,就算是我给了他真的,他也不一定会放了萱萱和长刘海。这就跟绑匪绑架是一个道理,你就算是给了赎金,也有可能遭遇撕票!

我就问那家伙,“那欧阳明打算选在什么地点?”

他就又盯着我手里的手札看说,“就今天或者明天吧,我先回去复命,应该不久就会有消息,地点也会发到你兄弟的手机上的。”

然后他就走了,疯子哥过来问我打算怎么办,我就说,“走一步是一步吧,欧阳明诡计多端,不可能会老老实实交人给我们的,我们必须智取!”

就这样,我们等了大概半天的功夫,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总算是来了消息,对方联系了疯子哥,说了个地点,这个地点,已经接近了隔壁的省,又是一个比较荒凉的郊区,在那种地方,我们就算是想要报警,想要寻求孙家的帮助,都没有办法,而且,必须限定我们在三小时内赶到。

吗的,我们可以匆忙赶去,但狙击手不行啊,他们必须保持着充沛的体力,一旦过去了,没体力进行狙击,怎么跟欧阳明斗?

果然够机智,而且,他如果选择在那种没有制高点的地方,狙击手去了也是找死,还白搭性命。

怎么办?

疯子哥也跟我商量了下,我最后急得不行,没办法,我就说,“我和梁齐先去吧,你们随后赶来就行,而空门前辈和蝎子前辈帮帮忙守护好b区总部以及拳馆防止其他人趁虚而入就可以了!”围鸟肠划。

疯子哥在我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问我,“你有把握吗,实在不行的话,就把真的手札给他吧,也好过你丢了性命,不管怎么样,哪怕其他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希望默默你出事。”

我看着他,感动的道,“多谢哥,但是,萱萱如果出了事,我还不如死了呢,你知道她为了我付出了多少吗!”

我感慨着,而他,也理解似的点头,

“我懂你,其实我也怀疑你是不是桃花债太多了,这几个女的哪个不是对你恩重如山的,要不就是没法割舍,其实哥我也挺羡慕你的,红颜知己这么多。”

我笑了笑摸了摸鼻子道,“哥,你也可以有的,只是你自己克制住了自己罢了。”

没多久,我就赶到了欧阳明约定好的那个地方,那里,果然如我所料,制高点都没有,也没有多少藏身的地方,显然狙击手派不上用场了,而他们两个似乎等待多时了。

而我,看着他们所呆的地方,有一个人坐着轮椅,双腿没了,背对着我们。

我脸色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