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植皮手术/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当然有。”冷漠道,“不过这个储蓄所他存过很多次,前面那些都是用的我自己的户头,而我因为这几年帮孙家办事,感觉他们做的事迟早会东窗事发,而我打算存一点到时候救命用的。至少可以保住孙老头的命,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但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我偷存的那一部分,是用的我一个朋友的户头,这,连孙老头都不知道的。”

我的脸色好看了起来问他。“那么,这个朋友,孙老头认识不?”

他说,“认识,所以,我们得赶紧去一趟那里,现在我们都没有手机,我也不记得他的号码了,但他住在什么地方。我还是记得的。”

“那还等什么呢,赶紧行动啊。”我看着他说。

他说,“行动个屁啊,不得买机票,不得买个行动电话,造个假-证-件什么的么,不然,怎么走啊。”

我一拍脑门道,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以前我没有这样跑路过,也没有丢过自己的身份-证什么的,所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没有他这样老道的经验。

幸好有冷漠。我挺高兴的,在这绝望的关头能跟他成为朋友。而我也问过他,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要救我,就只是因为我们之间是公平的决斗过一次么?

他摇了摇头说,“这些年帮孙家鞍前马后。从未享受过什么叫人生,也没享受过什么叫兄弟之情,而他密切的调查过我。发现我这个的性格十分的傻逼,而且很莽撞,但却每次都可以逢凶化吉,从我对付秦天问开始,他就开始调查我了,一直到现在,他发现我可以为了兄弟,为了爱的女人,为了只要是自己觉得值得的人,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从小就在孙家长大,在孙老头的熏陶下成为了一个自私的人,可是发现了我的无私,发现了我和疯子哥他们之间的真挚的感情,发现了我和璐璐、萱萱她们的爱情之后,他就觉得,人生,是不是应该这样,才算是可歌可泣,才算是荡气回肠,才算是不枉在人间活一回?

所以,他才会特别的关注我,最后,他发现孙家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他才会冲动之下救我,而他也答应过我会放我走,他这是在履行自己的承诺。

他说,他的腿虽然被炸断了,虽然身上被炸伤了,虽然现在可能他会成为全国的通缉犯,但他觉得值得,不后悔。第一能有我这个兄弟,第二,他能看清孙老头的为人,那一炮,直接就把他和孙老头之间的情分给炸没了。

他也就可以果断的去为自己活着,果断的去追寻属于自己的人生和幸福,不用再为那所谓的养育之恩而付出了。

因为这个小县城距离省城比较近,所以我们得小心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都是被火烧过的,一旦孙家的人查起来,很快就会暴露。而且,这里是小县城,办假的身-份-证什么的比较困难,也没有这么高端的人士可以给我们办,所以只能到了比较远一点的市区里去办,办好了以后,因为没什么钱,他把身上带着的一把枪给卖给了黑市里面换来的钱买了机票和各种日常用品。

恰好,我们去的地方,居然就是黑大个当初打工的胡兰省,而且还恰好就是他所在的那个市,真是好巧啊。

不过我可不是来怀旧的,而是直接跟他一起打算去找那个外号叫狗剩的人,找户头拿钱!

可是他却说先找个地方住下,我愣了下,问他,“拿了钱就赶紧的出国做手术啊,还住什么呢?”

他却笑了笑,带着点鄙夷的说道,

“小子,你不会那么天真吧,这个狗剩,孙老头也是认识的,万一这家伙做事天衣无缝,也找过狗剩了,并且就等着我们钻进他的圈套,到时候我们不就被瓮中捉鳖了么?”

听到他的话,我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欠缺考虑,是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情况,我们就直接自投罗网了,还谈什么狗屁报仇。

这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崇拜,我说,“你真牛,我佩服你,冷漠哥。”

他就给了我一拳说,“你小子,给我滚吧,没皮肤的臭小子,要不是为了你,我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孙家老头的贴身保镖,月薪好几万呢,而且,谁敢惹我,好歹,我也是孙老头的干儿子。”

我不高兴了,说,“那你滚回去呗,干啥跟着我,你干嘛救我,让我死了算了呗。”

他就打了个哈哈说,“我开玩笑的啊,你傻么,要是做人真的那么单调的话,我的人生也太无趣了,而且,他孙家近几年做的事越来越出格,我都有点受不了了。”

其实我很好奇,就问他,孙家到底做过些什么事,我还告诉他,我曾经有一个纸条是海潮给我的,上面有写孙家威胁过的一些隔壁省市的官方的人,所以孙家才能屹立在市委的位置不倒。

冷漠挺高兴的,说,“到时候我们做了手术以后,就可以去一一拜访一下这些官,有些还是我亲自去威胁的,而且,你纸条上写的这些东西,例如那个什么开膛手杰克,你应该还记得地址吧?”

我说:“记得,但是有点模糊了,如果他没搬家的话,应该能找到他的吧。”

冷漠说,“恩,如果要打击孙家,确实得用这两个法子,没想到,你们和海潮已经接上线了啊,厉害厉害,想必过不了多久,孙家就会被您们检举了吧,到时候孙老头的位子不保,他家的地位也就没那么厉害了。”围乐农亡。

不过冷漠却不是特别的高兴,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好歹,孙老头也是养育了他这么多年的干爹,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其实也挺不想看到的。”

这时候我就感觉他也是个骨子里比较善良的人,到了这时候了,还这样悲天悯人为仇人着想。

我说,“人家都可以一炮把你给轰死,你又何必一个人自作多情?人家的心里就只有自己的亲生儿子孙洋,而不是你,懂吗!”

每当我说道这个的时候,他就眼睛有点红,然后不想说话就走开了,我知道,他的心底里也是十分的难受的,面对了那么久的父亲却要杀自己,这种感受,谁能受得了?而他做好了和我联盟成为兄弟的准备,就要对付孙家,他显然也受了不少的煎熬和折磨的。

这段时间,我和他轮班蹲点等那个外号叫狗剩的家伙,有几次等到了他了,但冷漠都说先不要现身,以防有诈,而且,也要小心这个叫狗剩的家伙,他也有可能已经被孙老头给买通了也说不定。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要小心。

我跟他说,“没事,反正我都成了这幅鬼样了,多等几天又没什么,我又不急。”

他就说,“那就好。”

大概是蹲点了一周左右,总算是确定了这狗剩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就和冷漠一起找了个机会去堵他。

他说,“因为这狗剩的也有一点武术,而他又是瘸子了,怕有失,所以让我也去帮忙。而我只能裹着衣服和戴着斗笠,我不能晒太阳,只能这样了,他比我好一点,但半张脸还是那幅鬼样子,也不知道狗剩能不能认出他来。”

在一个小巷子里面,我和他堵住了狗剩,狗剩的脸色十分的强硬,问我们,“你们他吗的是谁,快说!”

我还心想就算我和冷漠都烧伤了,实力大打折扣,但也不至于被他威胁吧,但我看到他的袖子里,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们。

我脸色就变了,这家伙,怎么随身带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