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1章副盟主之位/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武说他肯定会履行,叫冷漠放心,于是,冷漠就下手了。

他突然间出手,一刀,就插在了身上。惨叫声而起,冷漠又捂住了他的嘴巴,并且,又在脖子上补了一脚!

他下手的对象是艾文,艾武这下脸色巨变,瞪着他。同时后退道,“冷漠,你干甚么,你,你!”

同时,他看了看我,虽然我戴着斗笠,但我的脸上带着笑容,他似乎明白过来了什么。大声的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难怪,难怪你们同一时间加入了小刀盟和狂刀盟,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围央丸划。

艾武说话都有点颤抖了,他脸色惊变,喝到,“你知道不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我和艾文可都是来自古武世界里的人,那里面的人全部都是古武高手,我是那里面的一个势力名叫武当的里面的一个高等弟子,如果你敢杀了我们的话。不光是刀盟的人不放过你们,武当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冷漠笑道,“我也是古武高手,刚刚那一腿,虽然有点难模仿,但我踹死他的致命一招就是用的你的腿法。等下你死的时候,我也是会用同样的手法踹死你,虽然刀盟的盟主眼光不错。但这种腿法只有古武高手能区别的出来,他们的拙劣的眼睛肯定是看不出来的了,到时候,我就可以永远连任贴身保镖这个位子了。”

我走了上前,接着冷漠的话,淡淡的说道,“噢,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所说的古武世界,是不是在乌龙山附近那里有一个入口,而且,还有一个所谓的玄门八派,包括武当少林绿林古墓等等,对不对?”

这时候,艾武的脸色直接变成了紫色,“你,你也是来自玄门八派的人么,原来如此,你也是,难怪你会认出我们来,你难道不知道,玄门八派,不能自相残杀吗,一旦被发现,会被八派之中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联合斩杀,到时候,你会死的很惨的!”

我摇了摇头,把他的腿骨给踹断了以后,道,“no,no,我不是玄门八派的人,我不但不是,而且,我还是玄门八派的仇人,我记得,我杀过一个武当的人,名叫唐装,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艾武的脸色惊变,他知道,这时候他是必死无疑了,他后退了好几步,同时,盯着我们道,“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会知道玄门八派,居然不是八派中人,还知道这么多,你们是不是想杀我和艾文,早已蓄谋已久了。”

我淡淡的道,“真是聒噪,送他去阎王爷那里问吧,问题太多了。”

杀了他以后,我淡淡的对他的尸体道,“的确是蓄谋已久的,但,并不只是为了杀你们,而是有其他更大的目的,比杀你们更重要。”

干掉了他们以后,我和冷漠第一时间就大喊着要杀了对方,而冷漠赶紧的逃跑,大声的嘶吼艾武被杀了,而我也是,大声的哭喊艾文被杀了,感觉我们俩就是影帝二重奏,双簧唱的贼好,闻讯赶来的救护车、小弟们都愣住了,惊呆了,两位刀盟之中的不败神话艾文艾武两兄弟,居然就这么两败俱伤死在了雨中。

而根据我和冷漠的供词,他们俩死的时候,说过,不想再斗了,就以最后一招来定胜负,是生死局,不想再拖了,他们从古武一脉出来到现在也有很多个年头了,没意思了,这样天天打来打去,他只想跟艾文做个了断,然后就因为雨天看不清楚对方,直接误杀了对方,最后,艾文先死,自己后死,不过他们死的时候都没有任何怨言,感觉不后悔。

就算是面对老大梁宏,我也是这么说的,想必,冷漠也是这么说的吧。

三天后,他们出殡,同时,也是我和冷漠的任命仪式,我们正式的成为一人之下人万人之上的东山省刀盟的副盟主,兼盟主的贴身高级护卫。

而我的实力也在这时候彻底展现了出来,跟冷漠可以平分秋色。

梁宏叫我去单独谈话还十分的缅怀死去的艾文,十分的悲痛,还说,幸好我能出现,否则的话,李威身边有冷子,他的身边谁都没有,他会觉得很孤独也很无助,甚至想到了投降,把刀盟的权利全部交给李威。

但现在不用了,有了我以后,他就有了胆色和胆气了。

还说以后就都靠我了。但我知道,在背后的时候,他还是查了一下我的资料,因为怪老的假资料十分的真实并且经得起考验的,就算他去查也跟我给的简历差不多,所以他查不出个屁来。

而怪老在艾文艾武死了以后的第三天他们出殡的时候偷偷的见了我们一面,塞给了我们五十万,他认为我们可以提前几个月完成,到时候还有高额的奖金,还说没有看错我们,让我们尽早完成,争取今年交接完毕把刀盟还给他。

我们心里也是挺高兴的,想到了很快就要完成任务拿到大额的奖金了,这样就可以去国外植皮了,并且,还把小刀盟给弄废了最好,我和冷漠的位置已经爬到了这么高了,那么,我要查一下师母是怎么死的,谁害死的,就应该更容易了一些,我把这件事详细的跟冷漠说了,他也说会帮我关注的。

而关于玄门八大派,他想听,我也就告诉了他了。他听完了以后也十分的惊讶的告诉我说,

其实很早之前,孙家的古武功法他修炼的时候,他就觉得光是靠孙家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古武功法,孙老头说世代相传的,其实他自己也在怀疑。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东西也许就是在某些古武的遗迹中发现的,是别人的东西,但没想到,古武一脉居然在世界上还有分支,还有存活的,只不过我们这些世俗界的人不知道而已,而同时,他也很想去见一见,毕竟他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么高的级别了,就算是跟那个少林派的老和尚相比也差不多了,毕竟他练了一辈子古武,很想认祖归宗看看崩山击的老祖宗到底是什么人创建的,他才不信会是孙家的祖先创建的呢。

另一方面,我和冷漠已经算是刀盟的最高层,也有权利参与刀盟的会议,原来,除了盟主之外,还有几个财团的人员,毕竟刀盟是东山省特大号的社团,没有大财团的支持怎么有金钱养的了那么多的人,而财团们也需要这些地下势力的支持,否则一些事情他们也没法办的。

另外一些政界上的官方的人,我们也认识了下,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上任副盟主以后的第二周,居然从上头派了人下来。当时我就有点愣,因为,听梁宏说,这个上头就是“青门”的人,我倒是忘了这一点,刀盟是依附青门这个大组织的,而这次青门似乎是听说了刀盟这边两败俱伤的事情,死了两个大高手,怕刀盟就此失手被其他组织夺取权利,所以派了一个人前来,梁宏说这人是个高手,应该很厉害,青门派来的人都不是虚名之辈。

这人暂时视察我们小刀盟和狂刀盟的经济、商业情况还有地下市场的东西贩卖的情况,毕竟青门罩着我们刀盟,刀盟每年的某些利润的提成还是要分给他们青门的,青门属于国际化、全国化最大的华夏地下势力组织,要养的人更多,手下大大小小的社团加起来有一两百个,刀盟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们听说刀盟这次大损伤,派人下来也没什么。

这人的名字叫江龙,也就是从这个江龙的身上,我找到了师母死的原因的线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