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2章到底是不是华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刀盟是攀附于‘青门’这棵大树,但并不代表什么都要听青门的,江龙来了以后,我们小刀盟的盟主梁宏就找了我谈话了,他告诉我说,我既然是小刀盟的副盟主了。这些事儿告诉我也没什么,青门从我们小刀盟提取的利润巨大,其原因就是因为青门派来的这个江龙的身上。

因为他本人,也要从中克扣一部分,他还可以威胁刀盟的人,如果不按照他所说的做。他就会跟青门的上峰报一个更大的数字和实情,这样,青门就会加派更多的人手和高手前来检查,那么,刀盟的损失将会更为巨大。

所以说,江龙这个人得罪不得,但,我们也可以利用他从中贪污的这件事做文章,他毕竟不敢贪的太多。也不敢让青门的上峰知道他贪的事情,这些已经是小刀盟、狂刀盟和他之间约定俗成的东西了。

只不过每年他来的时候,都会让刀盟的盟主很不高兴。

虽然不高兴,但也只能强忍着,谁让人家是青门来的人呢,自己刀盟还要仰仗着人家呢。

江龙来的那天,烟花齐放,百花争艳,给他的欢迎仪式真的是做的很足很足,我当时和冷漠还背地里发过短信,他说:“这阵仗在古时候都比的上皇帝打仗凯旋归来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啊?”围丸何亡。

我当时也觉得十分的搞笑,不就是青门的人么。青门的人这么拽?

可是,等到这个人来了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直接傻眼了。

如果不是双胞胎,或者孪生表亲兄弟什么的,如果不是他本人。那么,我就该感慨这世界之大造物主的神奇了,因为。这人的长相跟当初从江家叛逃的那个华少一模一样!

我的脸色直接就变了,居然是华少,居然是他!江龙居然是华少。

可能不光是我,冷漠也能看的到他吧,毕竟冷漠在孙家从小到大,那么,他也是在省城长大的,不可能说是不认识华少,他各方势力都调查过,虽然隔着一条街,虽然他蒙着半张脸,但我还是能看的清楚他眼神里的惊愕,跟我一样的惊愕表情。

是的,一模一样,前前后后的,跟华少一模一样,我怀疑,这就是华少,又或者,真的是造物主的神奇,世界上确实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这里距离东北可是很远很远的,如果真的是华少的话,他居然逃到了东山省来了,而且还当了青门派遣下来的‘东山省刀盟接头人’,那这地位,着实不低了。

我和盟主是坐在一起的,因为我的惊愕,梁宏看到了,问我,“怎么了,看你的表情似乎很惊讶,你认识江龙?对了,你的身份我还是有点好奇,虽然说你从初中开始都在东山省念书,但怎么你初中之间的记录一点都没有呢,这就奇了怪了,你这么强的身手,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崭露头角?”

我愣了下,知道这家伙也肯定是在怀疑我的身份,毕竟我崛起的太快,也太偶然,再加上狂刀盟那边又有一个冷漠的崛起,所以他才会怀疑的吧。

我就跟他说,“以前就只是在一个小村落而已,村子里的事情肯定不会传出来,改天我带盟主去一趟我的村落吧。”

我这么说,其实就只是借口,到时候如果他真的要去,我就会说那个村子被改建成高铁了,全部都迁徙了,不知道迁徙到哪儿去了,而我的亲戚父母们也都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沦落到被火烧的下场,一个人孤苦无依。

他问过我,到底怎么被火烧的,我说,“是被仇家,而我来刀盟也是为了出人头地!”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虽然不知道你的仇人是谁,而你也不肯说的样子,但,如果能够知道他是谁的话,我肯定会支持你!”

我只能说感谢盟主,而我看着江龙慢慢的进入了我们迎接他的大礼堂,给关公点了香以后,就到了一个五星级的大饭店给他接风洗尘。

不知道为什么,江龙在看到我的时候,似乎很是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还望了将近三十秒钟,我的心底咯噔了一下,莫非,他真的是华少,他认出我来了?

但我想了下,应该不会,他不可能认得出我来,不管他是不是华少,我这幅鬼样子,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他,怎么可能认得出。

这江龙说话做事的气度,跟华少完全不同,就是长得非常的像,我有点怀疑是双胞胎,又或者真的是无独有偶长的一模一样。

盟主介绍我给他认识的时候,看到我戴着斗笠和面纱,江龙还愣了下说,“阁下这是?”

盟主就帮我解释说我是烧伤的,江龙略显惊愕的噢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不过,能凭借身手和才智担任副盟主,而不是跟当初的艾文艾武一样凭借帅气的容貌,着实令人佩服!”

他这么一说,倒是把盟主给说的有点哀伤了,后来他还给盟主道了个歉。

因为梁宏、李威、冷漠和我都有出席,艾文艾武的死,也是因为我们的厮斗而导致的,这一下场面有点尴尬,不过大家聚在一起也就是走个过场,梁宏和李威在江龙面前也是唇枪舌剑的,而我和冷漠,时不时的也讽刺一下对方,把艾文和艾武的死归结在对方的头上,而这些,江龙似乎看在眼里,只是劝我们要和气生财之类的,其他的就没说。

接风宴过去以后,就是进入正题了,江龙分别会到我们小刀盟和狂刀盟进行视察工作,把他们青门的优秀地下势力传统指点给我们,对我们的地下势力的发展、前途进行指导工作。其实现在的地下势力跟以前的大不一样,以前的那种什么铜锣湾陈浩南讲义气就可以崛起的时代不同了,现在大部分都是以“赚钱”为主,而且,就华夏大陆来说,大部分城市里都不卖氯胺酮了,因为那种毒害国人,就算卖,也是稀释了几百倍的氯胺酮,对人体的危害度降到最低,而真正卖粉的,只有一些靠近边界金三角或者是沿海的偏边境城市,这些地方销量更高卖的也更好一些。

像东山省这种,是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做正经生意,最多也就是黄赌,至于毒方面,就很少涉及了,而且,也不好畅销,市面上虽然也多,但都是假的,很多人真假不分也花了很多钱去买,那些东西的成分所达到的效果跟真正的氯胺酮完全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官方不怎么管这种小范围的假氯胺酮的原因。

江龙做了指导工作以后,就开始在小刀盟和狂刀盟之间徘徊,打算从中克扣出属于他自己的利润,这方面,是要他来报价的,小刀盟和狂刀盟两盟也要把自己的年收入的大概什么的告诉江龙,当然这也是保守数字,也得留一手。

到了最后的阶段,谈价格的时期了,江龙突然间狮子大开口,根据梁宏的内线消息,听说狂刀盟那边他开的价格比较低,而欺负我们小刀盟,所以,梁宏和我打算和江龙亲自谈谈。

这是一顿不是鸿门宴的宴席,虽说不敢动手,但也要恩威并施。

他江龙,不过只是一个人而已。

梁宏的脸色有点阴沉,请江龙来喝酒,他还不停的打电话,最后打完了的时候,他就勉强堆起笑容道,“江兄,既然您肯赏脸来,我也就实话实说直接进入主题不废话了,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的。”

“我听说您给狂刀盟那边开的价格比这边低很多,我们小刀盟今年的收成并没有他们好,反而还要比他们出的更多,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吃不消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