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师母的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谁说的?”

江龙的脸色冷的一变,道,“梁盟主,你好歹也是一届盟主,枭雄级的人物,怎么可以听信谗言?我这可是按照最为合理的‘青门’的标准来收取地方的利润。‘青门’罩着你们,就跟官方收税是一个道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没有强买强卖,多收乱收的行为。梁盟主这么说,怕是我陷我于不义啊。”

江龙除了这话以外,还说了其他的一番话,甚至言语之中还生气了,搞得梁宏有点不好做人,两个人争的有点面红耳赤,梁宏怎么也不肯做冤大头,凭什么李威那边就收的少,他这边就收的多。而江龙的意思是,那边收成少,所以收的少,这边收成多,所以收得多,是按照地方年收入的比例来收取的。

反正争了一堆我听不懂的玩意儿,我也懒得管,幸好我不是盟主,否则够我头大的了,但到了最后,盟主居然说让我和他一起去查账,这可让我无语的很,不过晚上的时候。盟主单独找了,让我机灵点,假账什么的千万别让发现,到时候会有一个叫狗爷爷的带我一起跟江龙查账,本来狗爷爷可以一手包办这件事的,但因为传言江龙的身手不凡。所以才让我跟着的,就是为了防止狗爷爷被江龙威胁,狗爷爷虽然做账、收账、查账是一把好手。但人是个孬比,没什么武功,很容易被胁迫,而且梁宏本人不方便出面,就让我跟着去了。

因为狗爷爷包办所有查账的项目,我对江龙收多收少并不关心,反正都是小刀盟里的钱,关我屁事,我完成了任务就卷铺盖走人了,还会理他们么?

所以我对狗爷爷把那些大账目怎么改,怎么作假都不怎么管,我倒是翻起了这几年的小刀盟的旧账看了看,因为是无聊嘛,狗爷爷还跟我聊着天,说,“马上江龙就会来,副盟主怎么看起来这么淡定啊?”

我翻了翻眼皮说,“还能怎么样,人家江龙是大人物,我开罪不起,而且我对这些账目又不懂,只能你来咯,盟主给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不被江龙斩杀!”

狗爷爷吓了一跳,说,“是吗,江龙还会杀人呢?去年他都没把我怎么样。”

我说,“那是因为有艾文在吧?”

他说,“那倒是,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两年青门派来的人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老头了,换了个小年轻,不知道是怎么搞得。”

我当时就愣住了,我心里本来就对这个江龙十分的怀疑,感觉他跟华少长的一模一样,不会就真的是华少吧,他逃走以后为了报仇,为了夺回江家势力打败江宇,就投奔了比江家厉害百倍的青门,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如今,他混到了这个地位,等以后他再混的牛一些,他也许就会杀回省城去,他那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被赶走?

我就赶紧的问了问狗爷爷,狗爷爷就说,“确实他也觉得奇怪,就是这两年换的,以前没见过这个江龙,不过具体江龙是不是这两年加入的青门,他就不清楚了,他又不是青门的人。”

我想了想,狗爷爷说的也对,他确实不是青门的人,不知道很正常。这样一来,我又没法查江龙这个人了,而在东山省也就只有江龙这么一个青门的人,无从查起,这样的话,我也就只能知道江龙是顶替了以前来跟刀盟“接头”的人这一个消息而已。

想到这个,我又觉得无迹可寻了,没办法,只能无聊的翻着过往的账目表,突然间,我发现了一条有关于龙之拳馆的账目,好像是写着,龙之拳馆和小刀盟的西区发生了争斗,因为写的都是行书,写的人字体比较繁杂,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我能看的道,这个拳馆似乎是打伤了西区的一个头目,赔偿了比较大的一笔款项,这笔款项全部都被收了进来写进了小刀盟的总账里。

当时我就惊愕了,这个龙之拳馆,会不会就是迷踪拳馆呢,会不会就是东方鸿来这里开的,那么,西区的那个头目是什么人,我必须得查到,因为我是副盟主的关系,我就装作很不经意的问了问狗爷爷,狗爷爷也告诉了我,说,这种事儿很平常啊,本来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被赶走还要赔钱的外地人很多的,据说他们还死了一个人,我们这边也死了人,他们怕吃官司就赶紧从东山省逃走了,据说回老家了吧,这件事,还跟江龙有点关系,就发生在去年,当时他是第一次来小刀盟跟我们接头。

“江龙?”

我的脸色惊变,问道,“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当时心里就惊涛骇浪,莫非,是华少认出了他们,所以故意要弄死他们来报仇,毕竟,他被赶出江家成为流浪狗,也有一部分是我的原因!我和他之间,也是有着深仇大恨的!

我赶紧的抓住了那个狗爷爷的肩膀,喝问他怎么回事,他被我抓疼了,说:“你干嘛啊,这么紧张,你和那个龙之拳馆的人认识吗?”围丸何号。

我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很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我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这可能关系到我们可以抓住那个江龙的小辫子,以此来要挟他,这样,咱们小刀盟就可以少出很多钱,你想想,要是能省下一大笔钱,你我的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盟主也不会亏待咱们,这样,岂不是有助于咱们发大财?”

狗爷爷虽然年龄比较大了,大概三十四十吧,但从他的眼里我还是看到了贪婪,他眼睛里这时候露出了精光说,“好吧,我告诉你。”

他就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原来,那时候龙之拳馆当时只是得罪了小刀盟西区的一个小头目,并且打伤了他们,仅此而已,也赔了钱,但因为当时江龙来过一趟,似乎是怂恿了一下那个西区的头目,让他去索要保护费,并且用打伤的事情来威胁他们,因为上次他们赔偿挺爽快的,头目就以为龙之拳馆挺有钱的,就去再索要并且看到了对方似乎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和很漂亮的夫人,轻薄他女儿不成,就轻薄了他的夫人,就为了要钱,但后来因为他的夫人太过于封建了,所以因为这件事觉得无脸见人就自杀了。这件事是被瞒着的,后来虽然盟主知道了,也听说了这个拳馆的人迁徙走了,但觉得应该没什么事,没必要得罪青门的人,就不了了之了。

听到了这话以后,我十分的生气,也恼怒,估计就真的是东方鸿他们,第二天,我就去实地询问了下,果然如他们所描述的,那个地方就是当初的龙之拳馆,也就是东方鸿他们所在的地方,那么,师母居然是被人给轻薄之后自杀的,也相当于是他们害死的,东方鸿没明说,显然是为了给死去的师母留下个好的名声,而我,却是十分的震怒。

虽然这还不能确定江龙就一定是江家的那个华少,但,就他这种行为,他和那个小头目都必须得死,而且立刻就得死。

第三天江龙来找我们一起去查账的时候,江龙和狗爷爷每次交涉的时候因为钱的事情吵起来,我就掺和进去捣乱,最后江龙有点气不过了,看着我说,

“江默兄弟倒是有点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但你怎么说也是一个武者,你又不懂账目方面的事,为什么总来插足呢?”

我心中有点惊愕,莫非他真的是华少,有点认出我来了,而且,我和他是同一个姓,以前叫许默。如果他真的是华少,我杀他一百次都嫌不够。

就算他不是,他也得死,我轻轻的一笑道,“我以前也是高材生,谁说我不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