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斩杀梁宏/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漠点了点头,说,“确实,你我的副盟主之位,能敛到的财富,比怪老说的确实是多。但许默你想过没有,你是想报仇,还是想发展自己的势力,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想发展自己的势力,那么我们就留在刀盟不走了,到时候一通刀盟以后,怪老做盟主我们俩做副盟主,那前途是不可限量,比省城那种小地方好太多了。财富,也多的多,咱们报仇,不光只是为了干掉孙家的孙老头和孙洋,咱们还可以,利用财力,利用权力。把他们孙家的商业、官方实力,全部打压下去,这也是一种报仇的手段,虽然没有杀了他们来的痛快,主要,我是跟着你出来的,这些,都由你来做决定,我冷漠说了跟着你,做你兄弟,就不会后悔!”

对他的话。我十分的感动,也握住了他的手,跟他说,“好兄弟,我会好好考虑一番的。”

晚上的时候或者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在仔细的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就跟怪老商量商量,让我和冷漠整形回来以后再继续在刀盟里干。这样的话,大批的兄弟,不比我们当初的b区要大的多么?

正如疯子哥所说的那句话一样,我这样的实力,在全国上下都排的上号,用到了大势力之中,可能我可以拥有巅峰的权利和地位,那,不是在省城那种小地方能比的。

但,为今之计,我的实力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潜能完全不能施放,而我只有拥有了皮肤以后,才可以施展。而且,拥有皮肤以后,还得进行各种尝试,毕竟不是我原来的自身的皮肤,是移植过来的,自然比不上原装货,所以,我得适应一段时间,而我的实力,也许也会大打折扣。

还有,小雨姐,如果她还活着,孙家也会把她给抓住,不管我死没死,卓家估计都没什么好果子吃,而疯子哥他们也是一样,所以我必须得发展好自己的势力,并且提升自己的实力,否则,我将会寸步难行,不光是我的女人,还有我的兄弟,都会被敌人给杀光光。

所以,那一夜,我也做了个决定,我想在刀盟里立足,这样,我就在东山省站稳了脚跟,有了东山省的刀盟做我的后盾,哪怕我的经济不够用,狙击手不够钱雇佣,我也就不用怕了,不用像疯子哥的b区那么小的一个小破地方一样可怜兮兮的,连多余的狙击手都请不起,导致没法跟孙家分庭抗礼。

接下来的半个月,因为梁宏很信任我,很多事情都交给我来做,我也渐渐地插足了这其中,冷漠也是一样。

在一次东山省的所有、历来有头有脸的地下势力大哥们的大聚会之中,怪老提醒我们俩,可以行动了。

因为我们俩的实力已经足够,我们俩在刀盟之中也有不小的名望,登高一呼,也有很多人愿意支持我,所以,我和冷漠,有实力跟梁宏、李威争斗。

而就在今夜,这次大会之中,完全可以把他们俩斩杀在归途中。

这次大聚会确实让我们见识了不少以前东山省的泰山北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还有不少拳馆之中的人,我也大概的结交了一下,我们等的就是他们回去的途中截杀。

而我,也在小刀盟里有了自己的几个嫡系势力,我也拥有了一个挺厉害的潜能高手作为司机,他也的确是个高手,是我在东山省的一个地下拳击场偶然间发现的,那个拳击场刚好是我们小刀盟的势力范围内的,其实很多潜能高手都混得很惨的,他们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也没人赏识他们,甚至有人把他们当怪物,而且,这是个有警察的时代,你不能乱用自己的潜能,有的潜能高手甚至以为自己生病了所以用后这样强大的实力。

我跟我的司机说,让他准备十几个枪手在地下停车场里阻截,监控摄像头尽快全部拆除,让地下停车场的保安去拆除,这样,不会容易被人起疑。

司机大概过了半小时以后回到了酒会,报告了我,我跟他说干的好。他说,“那些枪手都是好手,叫我放心。还说,他也会出手,到时候应该是万无一失,只要我能确保梁宏肯定会跟司机去那里把车取出来。”

我说,“尽力而为吧,尽人事,听天命!”

酒会的时候,梁宏还带着我和我的司机一起过去跟狂刀盟的李威示威呢,而我,也看到了冷漠,可是,就在梁宏看到了冷漠的时候,就觉得奇怪随口说了一句,

“你看啊,阿威,你的副手和我的副手,都是能人高手,但他们都被火烧伤了,这会不会有什么契机呢?”

当时我们全部都震惊了,而我,也十分的震惊,估计冷漠也是,我心底都在猜,莫非梁宏早就知道了我和冷漠有关系,对啊,我和他同时出现,同时进入小刀盟和狂刀盟,并且,都是被火烧伤的,只不过我是全身,而他比我好一点,但也是大面积烧伤炸伤,这,怎么能不让人怀疑。难道梁宏一直在跟我装傻?

可是李威却哼了哼说,“你的那个副盟主,我不敢恭维,上次来过我们狂刀盟一次,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的堂主,呵呵,算了吧,阿宏,你看人的眼光,也准一点,他跟冷子,有的比吗?”

吃了一鼻子灰的梁宏,十分的生气,而我,心底却悄悄的轻松了,原来,他没看出来什么,只不过,这只是他无独有偶的一句玩笑话而已。

我就赔笑的跟他说,没必要跟他争什么,他的那个副盟主,迟早有一天我会打爆他的脑袋,让李威给您俯首称臣。

梁宏拍拍我的肩膀说,“那就靠你了!阿默,我那个表弟,什么都几把不懂,就知道瞎说话,瞎扯淡,对,就借你的吉言,他以后肯定会吃大亏,然后才会乖乖的听我的话!”

他还带着我去见识了不少以前的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有东山省退役的道上大哥,也有道上巨擘,甚至有华夏有名的巨擘,还有青门的一些早就没干了回家养老的堂主什么的。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酒会结束了以后,确实跟我一起走了。

我就不知道冷漠是打算怎么动手的,反正我和他分头行动,他比我更有经验一些,应该能果断的应付好吧。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干掉他的机会。

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他的司机也跟着,以前是我当他的司机,但我成了副盟主以后就没当司机了,而我也有一个自己的司机,他的这个司机我知道,是个潜能中层巅峰的高手,但我来说,不够看的。

我们是步行进入地下停车场的,到了那里的时候,他还跟我有说有笑的,那个司机还对着我鞠躬说副盟主好什么的。我当时就有点不乐意了,指着他的拉链说,“你什么意思?”余扑私划。

他有点愣,就说他没什么啊,他还看了看自己的拉链,拉好了,并没有开门啊。

而我,则是指着他的拉链那里,同时,给了他一脚,狠狠的一脚,我用了三四成的力,基本上他没法动弹了,命根被这样一脚,他不躺医院才怪。他惨叫了一声,就倒在地上打滚。

梁宏的脸色变了,问我,“怎么了,这是,江默?他没得罪你吧?”

我说,“没得罪,就是看他穿着白西装裤,抢了我的风头,我不爽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