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前往青门找萧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到一半就不说了,瞪着我冷声喝到,“算了,跟你说这么多有个屁用!拿命来吧!”

说完,他已经朝着我疯狂的进行攻击,而我。也不停留的对他进行还击,他虽然对这个所谓的“螳螂功法”已经练到了很后面了,但他的底蕴确实没有我深厚,再加上,我现在还是一个中层潜能的高手,慢慢的,他不是我的对手,而他似乎是对着远方做了一个什么暗号,就在我给了他一个鞭腿把他踹飞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了危险。一声枪响从远处传来,我的脸色变了,吗的,原来他是知道自己打不过我了,就开始用狙击手,跟江龙一样卑鄙无耻。而看了眼那边的江龙,他不是冷漠的对手。但靠着狙击手以及身边的刀盟高手,还是能跟冷漠打一阵子的。

我咬了咬牙,必须尽快的解决战斗,否则,场面会越来越乱,到时候警察来了,就算是杀了他,刀盟也不是我和冷漠的,所以,必须拿下他的时候号令群雄,让刀盟的人对司机和卢奇马首是瞻。

想到了这个。我咬了咬牙把潜能开启,从恢复皮肤到现在使用潜能,这是我第一次用新的皮肤使用潜能跟敌人进行战斗,对皮肤的热度负荷确实要比较大,但如果我一直不使用的话,我的这个新皮肤永远都没法适应的了潜能的热度,那我永远都没法恢复到以前的实力了!

我追了上去,他的速度并没有我快,发现了我的猛然追来。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同时喝到,“你和冷子居然有这样的实力,看来,江龙说的不错了,你的实力远远不止于此,只不过因为你和他受了伤所以才会降到现在这种程度,那么,你就必须死在这里!”

他突然间回头,手里,居然拿着一把黑洞洞的枪,同时,直接发射。我脸色变了,赶紧的闪开。但,还是被打中了一点点,我的小腿肚已经被击破,我忍耐着疼痛,嘶吼了一声,同时,在他的周围一脚山河破碎,他的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腿,都已经被我的山河破碎给打烂,他倒在地上,十分震惊的看着我,他还想开枪,小铁片已经飞驰了过去,打断了他的手腕,让他根本连开枪的力气都没有。

我一步步的朝着他走了过去,这个狙击手似乎不是特别厉害,否则的话,我也没办法这么快解决他。

而渐渐地,刀盟的那些普通的兄弟们,已经把这整个广场给团团围住了,怪老的那些义子义女们,也都死伤殆尽,没有几个还站着的,唯一还活着的,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就是那些支持、鼓励和怪老狼狈为奸,支持他当上盟主的堂主们,这些堂主们看到大势已去,还在拼命的跟这些刀盟的小弟们解释,然而,他们却不听,已经把他们给全部捆了起来。余鸟岁弟。

他们之中也有一些是血性的汉子,把他们绑起来以后,同时还吆喝着他们不配成为堂主,不配拥有刀盟的控制权。

而冷漠,这时候跑了过来,他对着我说了句,“因为有狙击手的帮忙,江龙那小子趁乱跑了,我把狙击手给杀了,该死的!”

我虽然着急,但事情能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司机和卢奇都受了不轻的伤,但司机还能说话,他吆喝着和几个还支持我的堂主,都纷纷的把旗子指向了我,认为我和冷漠是做盟主的最好人选,但因为我和冷漠是帮助怪老的人,所以刀盟的那些兄弟们都不同意,认为我们只是戴罪立功,现在揭穿了怪老的阴谋,把他的盟主认命大典给破坏,也只是我们应该做的而已,否则,我们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了,虽然我们的武力值很高,但刀盟的兄弟更多,我和冷漠就这样当不成盟主,但是,冷漠觉得不后悔,可以抓到怪老,并且把他斩杀,这就够了,也粉碎了他和江龙以及青门的阴谋。

而司机和卢奇,他们就暂时掌控了整个刀盟,他们的盟主的位子还没那么快确定下来,他们也跟各大堂口还在位的堂主商量了下,既然盟主的这个位子害死了这么多的人,那么,就暂时不设立盟主的位子,由司机和卢奇暂时轮换盟主的位子。

怪老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冷漠过去问他,“到今时今日,你有这样的下场,你后悔了吗?”

他摇了摇头说,“能在他死之前做一件这样轰轰烈烈的事情,他不后悔。”

他还惨笑一声告诉我,“没想到,我精心运营的,居然被你们两个毁容的人给破坏掉了,不过,你们也别得意,我虽然死了,但青门,青门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放心好了,哈哈哈哈。”

大笑几声以后,他就七孔流血而死,他这种古武高手在最后想死的体面一点,就自己震断心脉而死,我和冷漠互相看了看彼此,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我却在他的怀里,发现了一本名为螳螂功法的古武功法,带回去以后可以有机会研究研究。

在他死了以后,我借助了司机和卢奇的在刀盟里的力量,让他们帮忙找到了当时确凿害死我东方师母的人,也确实证明了,这事儿就是跟江龙有关!而那个人也被司机偷偷的处死,把尸体交给了我,我和冷漠只是感慨了下,就把这尸体给埋了,我,也算是帮师母报了仇,等以后回去的话,也可以跟东方师傅有个交代,跟梁齐有个交代。

只是,我现在到底该往何方去?

我和冷漠商量了一夜,东山省这边刀盟的事情已经解决,而我们也整容成功恢复了正常,接下来,我是去青门找江龙逼问萧璐的下落,还是去白虎族找寻欧阳明,又或者是回到省城,去见见孙家人的恶心嘴脸,还有我迫切想要见到的兄弟们、亲人们。

冷漠给我的建议是,白虎族暂时不能去,欧阳明现在的实力打我们两个都绰绰有余,谁知道他突破了没有,而我和冷漠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就算回到省城也没什么帮助,不如让卢奇和司机帮忙查一查省城的事情,看看b区和疯子哥、迷踪拳馆有没有什么事。

因为路途也算是比较遥远,虽然司机答应了,但他还是要派一些人去,都是他信得过的人,因为如果只是用电话、网络去打听,远远没有实地探访来的真切,所以,一时半会儿还没法查询到b区以及迷踪拳馆到底怎么样了,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吧,还让我和冷漠不要太着急。

而冷漠给我的建议是,既然我们已经是惹上了青门,而青门的江龙跑了,江龙肯定会回去告发我们,那么,我们想要保住刀盟,就必须得去青门,而且,我还可以追到江龙,问到萧璐的下落,这也算是竹篮打水。如果我们能成功的潜入青门,找到江龙,并且把找到青门的负责人把这件事解释清楚,让江龙以及他的后台没办法出兵攻打刀盟,这样,就可以在刀盟的兄弟们面前立功,我和冷漠的地位也会在刀盟里日益加深,这也算是为我们即将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做铺垫。

说做就做,我和冷漠即日就启程,而司机和带着重伤的卢奇还来送我们,司机已经把青门的重要的一些城市和地图给了我们,让我们万事一定要小心,他说,“如果青门实在是太难对付,你们就回来,这里还是有你们的一席之地的,我阿郎始终把你和副盟当成兄弟!大不了,我们就跟青门决一死战,最后刀盟解散也在所不惜!”

他们平时都叫司机阿郎,冷漠十分的感动,紧紧的握住了阿郎、卢奇的手,然后跟我上了飞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