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捉拿青门黄真 (二合一大章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问我,“谁啊?”

我就说,“冷漠啊,他人呢?”

她就说,“噢,他啊。他去跟叶启领钱去了。”

我就愣了,问她,“叶启是谁啊?”

她就跟我说了一下,说,“你倒在他怀里,你忘了啊,那个挺年轻的官方的人,挺好说话的。”

我一拍脑门说,“噢你说的是他啊,他叫叶启啊。挺好的名字,他什么官位啊。”

她就跟我大概说了下,好像是淮南官方一把手的儿子,我想了想,吗的,又是官二代,跟孙洋一个位置吧。但他似乎没有孙洋那么拽兮兮的不把我看在眼里,而且,他似乎很看重我的意思?

我就问了问红月我昏过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事,红月就告诉我了,原来,我昏过去以后,那叶启和裁判以及那些裁判席的人都吓坏了,而台下的巨鸟族的不少人都在幸灾乐祸,认为我是活该,还认为我是该死什么的。

于是叶启怒了,命令了不少官方的保镖开始镇压他们。让他们不要闲言碎语,立马那些巨鸟族的乌合之众不敢逼逼了,但这里毕竟是他们的主场,所以,叶启就连夜把我和红月他们给送回了巨鹿族,这里,是巨鹿族的庄园,所以让我可以放心。

而且,叶启还答应了。我是冠军,官方的补贴一千万肯定会送到这里来的,叫我放心。我当时就吓到了,“一千万?这么多?”

红月说,“本来是八百万的,三族的花费较大,一年都有一次这样的比武大会,第一名到第四名分别是八百万,六百万,四百万和两百万,就算是巨鸟族也有第四名两百万的补贴,也很不错的了,但去年我们巨鹿族一分钱没拿到,我爹还差点被打死。所以困难的不行。而这次你的表现让他们官方很满意,所以额外奖励了两百万!”

我点点头,同时还问她,“那巨鸟族对我们的离开没说什么么,我把他们几个重要人物都打成那样了,他们也没怎么样?”

红月说,“有人说要把你留下,怎么怎么的,但他们不敢对叶启怎么样,也不敢跟叶启对着干,就任由叶启把你带回来了,其实,我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的,到时候我就保护你,然后冷漠开路,我们也能逃出去!”

我想了想说,“这么说,还真得感谢这个叶启了啊!你出去一下,我检查下我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问题,我有点不方便。”

其实我有点害臊,因为我睡得太久了,感觉身上好多地方有污垢,我想换个衣服洗个澡什么的,但现在太难受了,我就想脱了衣服,她在我不太方便。

她脸红了下,哦了一声就出去了,她走了以后我就感觉解放了,赶紧的脱了衣服进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我愣了,吗的,没准备换洗的衣服啊,这怎么办,让我穿回脏衣服吗,不可能的!

那衣服不是一般的脏,因为我刚刚晋级,而且经历了生死之战,所以我身上分泌出了不少那种恶心的污垢,我宁愿光着也不穿回去了。但现在怎么办,我就只能一个箭步窜到了被子里,哪知道,这时候红月突然间推门进来,“你洗好了吗,啊!!”

她尖叫一声,赶紧的又出去了,吗的,我走光了啊,我在被子里缩了起来,然后喊她进来,说,“你给我去买几件衣服吧,我那个什么没有换洗的衣服啊。”

她就说,“那好吧,那我去了,你一个人小心点。”余沟岛划。

我摆摆手说,“倒是你小心点,小心别碰到了黄立的人。”

她说好。

其实这里是靠近巨鹿族的一个医院,比较安全,但巨鹿族现在没什么能人,就算在族内也不安全,所以,我也挺担心的,过了会儿,冷漠回来了,问我,“你醒了啊,那起来啊。”

我就问他,“拿到手了没有?”

他就说,“没拿到,就拿到一张卡,叶启说是要回老爷子那里一趟,老爷子似乎对巨型三族的人有点要求,毕竟每年的这些几百万的补贴不是白给的,每一族都要出点厉害的人手给官方的人做保镖,或者是弄到京都去执行特殊任务。所以,钱是会到位,但还需要他老爷子跟上头汇报,领到了款项才能发到这卡里,但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放心吧,官方的人虽然会拖,但我看这叶启办事挺靠谱的!”

同时,他走到了我的床前,问我,“你怎么了这是,不起来么,我看你伤的也不是很重,比起我俩被炸那次,这次算轻的了,对了,你的潜能恢复到了巅峰了?真不错啊,这样,离我们回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我就尴尬的告诉了他我的事,以及红月去买衣服去了,他愣了,要过来掀我被子,还笑我,不过闹着闹着,他就扫了一眼窗外,“那不是红月么,她旁边那个男的是谁啊,好像还在争执什么呢,你要不要起来看看。”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愣住了,我估摸着可能是黄立,碰到他了?我紧张红月,赶紧的起来,也没顾上别的,就往那里看了一眼,果然是一个男的,有点像黄立,我没看清楚,但我还是气得不行,对着那边大吼,“吗的,黄立,你找死是不是?放开红月!”

那男的吓了一跳,赶紧的落荒而逃,上了车就开车跑了,好像真的是黄立,不过他跑了,我挺高兴的,但是,很快我尴尬了,冷漠看了看我,而这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进来让我量体温,可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尖叫骂了句变态然后跑出去了,搞得我又缩回被子去了,吗了个但的。

等到红月上来了以后,把衣服递给了我,让我穿上她才进来,她和冷漠出去以后,我就穿衣服,哪知道从里面翻出了一套内衣,是女性的,我当时就差点喷碧血,咋回事啊。等红月进来以后我问她,她就尖叫了一声,从我手里拿了过去,拿了个包包了起来,说是给她自己买的,被黄立吓到了,所以忘了从里面拿出来了,结果被我看到了,此时的她,羞红了脸。

搞得我也搞了个大红脸,冷漠更是忍俊不禁的调侃我说,“许默啊,干脆你也把她收了得了,我看她好像挺喜欢你的。”

一下子,我和红月之间就尴尬了,红月红着脸不敢说话,我这才一拍大腿说,“瞎说啥呢,冷漠,再瞎说当心我弄死你!”

同时,我对着红月说,“咋回事儿啊,刚刚那个是不是黄立?”

红月说,是。

我怒了,“吗的,他还敢来,真不怕死!”

红月的脸上的红色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尴尬和难受的表情。

她紧张的说,“许默,完蛋了,他已经跟他爹说了,要停了我爹的医药费不说,还要找你算账,你看着怎么办,青门,毕竟是很大的势力,就算你再能打,也得罪不起一个那么大的跨国组织把?”

听到她这么说,冷漠就笑了笑,说,“红月你说错了,我和许默这次来,还就真是特意找他们青门的麻烦的,而现在,他们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能怪我们不客气了,是吧,许默,你实力都恢复到这个级别了,也就再也不用怕他们了!”

红月还呆住了,问我们怎么回事,我就跟她说,“这件事以后再说,反正,我会帮你做主,现在,先去看看你爹是怎么回事吧,我抓到了那个院长的把柄,这下他们不敢对你爹用有副作用的药了,这下应该能恢复了吧?”

红月感激的说道,“对啊,现在他好多了,谢谢你啊,许默。”

我爽朗的一笑,说,这算什么。

她还问我耳朵有没有事,需要不需要继续睡一下什么的,我就说不用了。

我和她们到了她爹的医院以后,发现她爹好多了,而同时,她爹已经可以稍微有点意识了,只是还不能说话,当红月跟他说我是许默的时候,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红月告诉他我是整容了什么的。

最后我和红月说,要不要把他接回去,把医生也带回去,反正不差钱,在医院里比较危险,而且,那种泡药浴的办法也许对他有效呢?

红月想了想,就同意了我的办法,而我,有钱好办事,就请了个专家回去专门给老族长看病。

叶启的钱还没到位,但我们也不是很急,因为他们有一笔五十几万的现金奖金已经到位了,其他的打到卡上。接下来,是时候开始实行我和冷漠来的目的了。

我让那个医院的院长帮我联系上了黄真,院长请了他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地方吃饭,哪知道,黄真却不愿意,说,“去什么地方吃饭啊,去洗澡吧,顺便找几个漂亮姑娘一起按摩按摩,找个按摩院吧。”

院长十分的为难求助我,我就说,没事,答应他吧。

于是,就约好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在本城的一个名叫悦悦洗脚城的地方,去玩,洗澡顺便打牌谈事情什么的。

我心想约在这种地方,确实真他吗的色,不过,这也是他的致命伤,这一次,一定要谈成,逼问出他江龙的下落才行!

第二天的晚上很快就来到了,我跟红月说让她小心一个人在家里看着她爹就行,而我和冷漠,已经乔装了一下打了个车开往了悦悦洗脚城,按照老院长给我们的位置,到了三楼的按摩的地方,他说他和那个黄真已经洗完了,也谈完了,他打算走了,可是黄真还打算待在那里。

我跟他说,你可以走了。

挂了电话以后,老院长这才如释重负,赶紧的走了,还求我放过我他,我让他滚。

我和冷漠到了三楼的时候,一个女侍者问我们需要什么,冷漠说,滚!

那女侍者就有点不乐意了,她似乎是个小妹,就想叫保安或者报警,冷漠手出如风,直接把她给打晕了。

我笑了笑说,“冷哥,没必要这么下手狠吧,只是个小女孩儿而已。”

他哼了声说,“办正事儿来的,别墨迹了。”

我就喜欢他这种态度,我和他到了那个按摩的房间以后,发现里面反锁了,我和冷漠愣了下,就听了一下里面的声音,吗的,这黄真老东西还真是老当益壮,正在和按摩小妹做人类最原始的运动,我俩怕恶心到了,就等了会儿,等那小妹出来了,我们就把她打晕了塞垃圾桶里了。

然后我俩进去的时候,这家伙已经洗了个澡穿了一身衣服。

看到我俩的时候,他脸色变了,问我,“你们是什么人?”

冷漠已经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打算扣住他的咽喉,然而,他的崩山爪还没有触及到他的咽喉的时候,黄真这家伙虽然躺着,马上就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了,然后翻滚到了按摩床旁边的一个沙发的后面,冷漠愣了下,马上就去追,我透过玻璃窗发现了一点精光反射过来。

我喊了句,小心!

冷漠吓了一跳,嗖的一声,一个暗器飞了过来,打在了旁边的木头柱子上,这时候,黄真已经跳出了窗外,而同时,一个人闪身进来了,这人,黑衣黑裤黑皮鞋,还蒙着面,并且,手里拿着三把飞刀,显然,刚刚的暗器就是他放出来的。

吗的,黄真全程做那种事,他还在旁边听着呢?这保镖也真是贴身的够可以的贴身保镖!

冷漠喊了句,“这家伙我对付,你快去追他!”

我看了一下黄真跳的方向,开启了潜能,咬牙也追了过去,吗的,这黄真有点本事啊。

我说了句,小心,就朝着黄真追了过去。

而冷漠,对战那个黑衣人,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

黄真怎么也想不到,我居然能追上来,他上了一辆车,我拼命的追了上去,同时,一脚踩在了那个车的后车厢上,整个车都凹陷下去了,可是那个司机还在开,吗的,我赶紧的拦了一辆车,叫那司机拼命的追。

直到半小时以后,我们才把他的车堵在了一个胡同的旁边,黄真下了车以后还想跑,从胡同上翻过去的时候,被我狠狠的拉拽了下来。

他气喘吁吁,我也是,我能感受到他似乎也有潜能,否则他的速度不会这么快,这倒是挺牛逼的,一个青门的堂主,居然都有潜能,而且实力似乎不低,能有中层潜能的级别,但在我眼里,完全是不够看的。

“别,别杀我,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叫黄真,青门驻淮南堂口的堂主,你儿子叫黄立,没错吧?”

我的脚步,稳稳顿住,冷冷的盯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