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江默vs绿衣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底感觉很心虚似的,比赛的裁判宣布开始的时候,我就瞅了一眼裁判席,在那边我能看到谢东,对于他那些暖心的话,我还记着呢,可是,一旦他如果知道了我的身份,认为是我杀了李大爽,那么,可能刚刚那些暖心的话,就全部会化为乌有!而且,还会换成他无穷无尽的报复!

但,我和冷漠已经做好了赌命的打算,毕竟我们也没法离开庆重市了,如果不能成功在谢东面前揭穿江龙他们的阴谋,那我和冷漠。可能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而既然这个绿衣,以及他们背后的黄衣,也许他们已经完全洞彻了我和冷漠的身份,也许昨晚上就是他们派来的倭国人,而那个逃走的高手就是黄衣,除了他。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能有血魔的速度!

我咬了咬牙,心中想到,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在这里打死你,那又怎么样。反正,也是你先动手,我就正当防卫一下,到时候就算是把你给打死,也是这么多人眼睁睁看着的,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这时候,我看到那边的冷漠也上台了,他看了看我,意思是让我小心点,我也对他点了点头,同时,用眼神怒视着眼前的绿衣哥。

绿衣哥看到我啥话也没说,他也不说话了,他知道我的实力居然可以打败紫衣姐,所以,他也不废话,直接把潜能开启到了极致,我这时候才发现,他,居然也是个潜能巅峰的高手,他的实力,也许就跟紫衣姐不相上下。

我脸色变了,这样的话,如果我没法使用大圆满,甚至血魔的实力的话,那我是没法轻易打败他的!我想了想,心中就有了主意。

台下的人,认识绿衣哥的人不少,他们都纷纷为绿衣哥加油,大名鼎鼎、声名赫赫的七色系高手,身上的衣服都跟平常人不一样,而绿衣哥也是这样,全身上下都是绿,连帽子都是绿的,但因为他没有媳妇,也没有女人,所以,就算人家喊他绿帽子,也没什么关系,他反而还觉得很耻辱,因为他连绿帽子的资格都没有!

对着他的粉丝,他微微一笑。他的掌心,在这一刻,凝聚了不少潜能的气流,我的眼神盯着他的掌心,看了许久。

瞬间,他的人就动了。身子,化为了一道残影。

的确,到了我们这个级别的,潜能巅峰级别的战斗,七强之战,大家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没必要跟以前一样隐藏实力了,而他,也知道我不是个弱者,所以,直接就用了全力。

他的人,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周围的他的粉丝,以及围观的群众,都在呼喊着,“人呢,怎么不见了?”

有人就喊,“好厉害,绿衣哥加油。干败这个江默,他卑鄙无耻,上次就是偷袭才赢了紫衣姐的,否则,哪儿轮得到他来到七强!”

而有的人则是喊,“你们懂个屁,不是他消失不见了,而是他移动的速度快的我们眼球都看不见了,所以,才以为是消失了,其实,他还在擂台之上,快速的移动着!”

我赞许的点了点头,看来,台下还是有不少能人的,能看出这一点来,而不是跟那些巨鸟族的无脑观众一样,只知道一个劲儿的用嘴喷。

我的擂台之下,我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紫衣姐,她虽然受了伤,但过了一天,身子也好了不少,她既然是我打下场的。所以,她想来亲自看到我被绿衣打下台去,屈辱离场!所以,这一刻,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似乎看穿了我的一切。

但,那又如何!我才不管那么多,既然他绿衣要打死我,那我,也就不会让他失望!

我的脸色一变,而这时候,我感受到左前方有一股气流奔袭而来,朝着我的面门袭击而来,我打算去抵挡,但我想了下,不对,这应该是佯攻。

果然没错,他打算从背后,打算跟我对付紫衣姐一样把我打下擂台?不至于吧,他的打算是杀了我,打下了擂台,那岂不是便宜我了?

没多久,他的鞭腿,就从后背奔袭而来,犹如狂啸的暴风一般,狠狠袭来。

可我,却把身上的玄蛇之力在这一刻凝聚了出来,微微的一挡,利用崩山五击里崩山掌的威势而挡住了这一下。

他似乎十分的惊愕。没想到我居然没开启潜能,就可以挡住他这一招,他并不放弃,接连了两三下鞭腿,同时,还没落地的时候,又像是无影脚一样,对着我的后背,啪啪啪的狂踢了大概五六十脚。

也就只有这样级别的战斗,才能在滞空一秒的时间内,踹出五六十脚!

如果是一般人,这会儿后背都被踹烂了,可我,却用我的崩山掌,在这一刻,全部接下,并且,我敢说他的脚板、脚背、脚心肯定也疼痛非常。

因为我的手掌心也是一样!

没想到这家伙的潜能劲力如此之强!

而他,也十分的震惊,落地的时候,整张脸都变成了刷白的颜色,我看到那个紫衣姐似乎给了他一个眼神,这绿衣立马明白过来了,指着我。低声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问我,

“你,也拥有古武的力量?难道,你不是那个江默?”

我朝着台下那个紫衣姐看了看,对了,我和她交手两次都是用的潜能,而没有用古武,而这次,我用的是古武,所以他才会不认为我是那个许默吧?

但我上一场战斗,对阵紫衣姐,也是用过潜能的啊。这样的话。我就是潜能、古武都会用!

我哼了一声,对他说,“什么这个江默那个江默?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比比皆是,你别墨迹那么多了,要打。就来!你不是要打死我么?怎么,这就怕了?”

我为了不让他思考那么多,转守为攻,朝着他的身体扑了过去,我的崩山五击虽然还没有冷漠练到了那么后面的级别,但已经到了崩山腿的前期,慢慢的摸到了崩山腿的后期的门槛了,而冷漠则是已经开始向崩山劲的后期靠拢了,他告诉我说,如果他能达到崩山劲的后期甚至是巅峰的层次,那么,在孙家就没人崩山五击是他的对手了。

可想而知这崩山五击的厉害。还是挺难练的,我的天赋一般,才练到这里,但也算是可以应付他一般的招式。

绿衣哥刚刚的那些,似乎只是为了试探我的实力,这时候,他似乎十分的恼怒,觉得被我耍了,所以指着我就低声喝了一句,“我不管你是真的江默,假的江默,今天,你必死无疑,哪怕你就是能走下擂台,今天也是你的末日。”

我脸色变了,是不是就算我下台了,他们七色系也下定主意把我干掉了?

我和他又打了两百多招,都是势均力敌,他似乎是恼怒的不行了,直接开启到了最强的潜能气流,我能感受到,他在拼命了,因为他看到我很从容的样子,觉得我没有出全力就已经把他逼到了这个份儿上,所以他十分的生气。

他一下子变成了四个残影的模样,分别从四个角落朝着我奔袭而来,他以为我分辨不清哪个是真的他,他只是高速的移动,让人看到以为是四个他而已。

台下的人,已经开始暴动了,惊呼着,说:“绿衣哥的绝招出现了,四象突击!”

“这下这个江默的小子的运气,也算是到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