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6章东哥的决定/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过了大概十几秒钟以后,朱雀祥瑞消失了,留下的是一身潜能气流的我,我站在场地中间。

而绿衣哥,十分的震怒,他虽然还有点神志不清,但他知道,他的敌人是我。

他应该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血魔药水了,所以,他能控制一些,看来这药水的药效时间起码一小时以上!否则,他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他冷声喝道,“你,江默,你,就是江默!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就是你!该死的!纳命来吧。”

他朝着我奔袭而来,而我,只是盯着他,我的脸上,都是血,鲜血,从我的额头,流到了我的眼睛,又流到了我的下巴,滴在了地面上,他那么猛地攻势。而我,却还只是定定的一动不动。

“找死,你的自信,会让你死在此处!”

绿衣狠狠的暴怒一声起,同时,狠狠的一拳,朝着我的天灵盖打了下去,可是,却被我的手轻轻的一抬。挡住了他的攻击。

而他,又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对着我的面门、下巴、脖颈、胸口、小腹、下三段,我们又是交手了五百多招,可是这五百多招,很多人肉眼都看不清楚,只在那么一分钟左右的工夫,就打完了这么多招。

他,累的气喘吁吁的。站在场地之上,而我,却只是微微一笑,低声靠近了他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血魔层次而已,还需要用药水来提升?”

他的眼睛,蓦然间瞪的老大老大的,不可置信。

而我,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他的肋骨应该全断了,而我,没有打算放过他,在他凌空而起的时候,我狠狠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像是折麻花一样,把他的双腿,狠狠弯折!

咯吱,咯吱。

所有人,都闭上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而他,惨叫声起,但我,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在他即将落地的那一刻,我抱着他的身体,把他整个人砸在了擂台之上,一个很大的深坑,被我们给砸了出来。而他,肯定是半死不活的了。

“绿衣!!”

我听到不远处似乎有人在嘶吼他的名字,但,绿衣已经没救了,他没死,也是终生瘫痪、残废,再也没法以一个潜能高手的身份活在这个世上了。

我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他,也是为了给谢东一个面子。

我站在擂台之上,狠狠的一脚,踩在擂台的地面之上,踩在了绿衣的身边,他的周围的地面,全部撕裂了开来。

而这一招,也是当时我在光子大厦、虎堂的时候使用过的。

而我,这时候,擦了擦我的脸上的血迹,因为血迹的清洗,因为刚刚他撕扯过我的脸,我脸上易容粉已经完全消失,露出了我本来的那一张帅哥的脸,韩国欧巴的脸。

而我的脸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因为,许多人都认出我来了。

尤其是光子大厦里见过我的人,还有那些虎堂的兄弟,以及李大爽身边的忠心小弟们。

他们纷纷喝到,“是他,是他,居然是他!”

“是他,就是他杀死的李大爽,虎堂的爽哥,就是被他害死的。”

“原来是他,果然是他。江默,我就说,怎么会有同名同姓,而且实力都这么强横的人。”

“他有朱雀潜能,那么,跟那个江默就是同一个人了,刀盟,对他是来自刀盟的那个江默,还杀死了红衣哥。”

“对。后来他还杀死了蓝衣、青衣哥,并且打伤了紫衣姐,现在,居然还把绿衣哥打成了这幅德行,他,罪大恶极,是我青门的敌人,他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来参加东哥的比武招亲大会,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干掉他!”

“除掉他,把他施以极刑,处死来告慰爽哥在天之灵!”

而就在这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下来的,正是虎堂的即将就任的堂主江龙,以及他现在的女人高秘书,他俩下来了以后,江龙就指着我喝到,

“果然是你,果然是!我就说,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你害死了爽哥,居然还敢来参加比武招亲,你要不要脸,是不是当我青门无人?”

“来人啊,上,把这乱臣贼子,奸妄小人。给我拿下!”

瞬间,虎堂的不少高手,就已经朝着擂台这边冲了过来。

而那个紫衣姐,眼睛微微一闪,飞上了擂台,而我,把那个绿衣的脖子狠狠的扣住了脉门,同时,一脚,踩在了我和紫衣姐的中间的擂台岩石上。

那岩石,应声而碎!周围的想要上来的普通混子,都被这一下震飞了不少,但没有受伤很惨。

我狂吼了一声,“谁,还敢上来!”

“再上来,我就把他干掉!”

这一下,立马不少虎堂的兄弟,以及那些在场的人,都停手了,我能感受到,在这大广场的附近,肯定有很厉害的高手。七色系的队长黄衣、以及那个橙衣都还没有出现!更别说其他青门的高手了。

这时候,我看到了有人要偷袭我,被一个人狠狠的扑了过来,帮我挡住。

这人是冷漠,他站了到我的身后,跟我背靠着背,同时喝到,“谁敢动江默,我就废了他!”

“啪啪,啪啪。”

江龙,鼓着巴掌,在这时候,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大声笑道,

“果然是兄弟情深。但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杀了爽哥,居然还敢出现在青门最热闹的比武招亲大会上,简直是找死,东哥、强哥、眼哥,沿江哥等等堂主都在,我看你插翅难飞吧,江默,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杀我恩人爽哥,我跟你,不共戴天!!”

而这时候,虎堂的那些人,都跟他一起呼喊着,“不共戴天!杀了他,为爽哥报仇。”

“干掉他!为李大爽爽哥报仇,这等奸妄之徒,居然还敢出现在青门,简直是找死!”

而我,在这时候,狠狠的喝到,“江龙,你就不要贼喊捉贼了!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是谁害死的爽哥吗?把这莫须有的罪名安插到身上,这本就是你的拿手好戏!然后再把虎堂堂主的位置给抢走,好算计啊,可笑的是你居然还说爽哥是你的恩人,你就是如此恩将仇报。”

江龙的脸色一红,喝到,“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说什么?江默,从刀盟开始,你就杀死怪老,杀死红衣哥,如今,又把青衣、蓝衣杀死、绿衣哥打成残废,你就是青门最大的敌人!你还有脸说?”

他的人当然多一些,我的一张嘴,说不过他的那么多张嘴。

而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冷子,你和江默,真的是这样的人,你们。真的是杀了小爽的凶手?”

这个人走了出来,是飞鹰堂的堂主高大强,他的身后,站着令人敬仰的那个人,正是东哥。

他也从裁判席上下来了。

江龙冷笑道,“看他们,连容貌都要整一遍才敢出现,还冒充别人来参加大会,这等奸妄之心,路人皆知!还需要多说什么吗?”

冷漠哼了一声,扫了一眼高大强,倒是好好的说了句,“如果我说不是,都是江龙所为,你会信吗,东哥呢,你们会信吗?”

“如今,我和江默成为众矢之的,谁又会相信我们的话,我们是外人,江龙是爽哥的亲信,你们当然是相信他,不相信我们了,就如江龙所言,爽哥身边当时在的就只有高秘书,还有一些亲信,他们都被江龙买通,还有什么可说的。”

冷漠虽然解释了,但声音因为比较小,没传到那边去,再加上江龙以及虎堂的众人,义愤填膺,还有青门的在场的这些人,都十分的愤怒,要弄死我们,东哥和强哥也就没听到我们的解释。而就当我打算高声解释的时候。却被打断。

“你住嘴!”

江龙喝到,“事到如今了,你还巧言令色的胡搅蛮缠,都说了,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同时,他还把高秘书以及身边的几个人叫过来,让东哥和强哥问话,他们俩问了以后,果然跟江龙所说的一样,而这时候,高大强十分的失望,看着我和冷漠摇了摇头,叹气道,“我没想到,居然是你们杀死的小爽,我虽然对你们印象不错,但。并不代表我可以纵容你们杀了我二十几年的兄弟!东哥,你的意思呢?”

谢东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盯着我道,“江默,我对你印象不错,虽然咱们是东北老乡,但,事情还是得按规矩来办,如今。小爽的死,最大的嫌疑就是你和冷子,只能暂时对你们进行扣押,但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谢东刚刚走过来,就跟我说这个,我的脸色,直接就变了,如果进了他们青门的牢笼,我就任人宰割了。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拉着冷漠和被我挟持的绿衣,倒退了十几米,到了擂台的另外一个边缘,这里靠近裁判席,青门的人比较少,而我,狠狠的一脚,踩在了边缘之上。整个擂台唯一还没被破坏的地方,这时候,也成了一圈碎裂的砂石,靠近我们的人都震惊不已。而我,大声的嘲讽的笑道,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昔日敬佩的东哥,堂堂青门的地下皇帝东哥,居然也是如此昏庸之辈,听信谗言,算我江默瞎了眼,信错了你,还想把我抓到,有种的,就来吧。”

而我,直接把绿衣的喉咙给掐断了,让他一命呜呼,直接把他丢进了人堆里。

瞬间,青门的所有人,朝着我们俩,嘶吼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