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江龙的卑鄙手段/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我们来说,这些普通的混子,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三拳两脚,就纷纷倒下了一片。

只是,让我和冷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声枪响袭来,砰地一声,我意识到有人中枪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冷漠。

我和冷漠,都没有中枪,那么,是谁中枪的?

我看到在我的前面。一个光子大厦的总部的混子倒在了血泊之中,瞬间,所有的人,都惊呼了起来,而我的脚下,居然有一把手枪!

杀人了啊!

所有的人,在这时候,纷纷四散逃了开来,冷漠也惊呆了看着我,本来,杀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错就错在,这里可是在虎堂的堂口总部,光子大厦的门口啊!

“绝对不是我开的枪!”

我大声的喝到,同时,带着冷漠,打算离开,但是,不少混子都把我们给围了起来,不只是受伤的。还有没受伤的。

可是,却没有人相信,这时候,江龙和他的那些手下赶来了,虽然受了伤,黑脸他们看到这一幕,都十分的嚣张的嘶吼道。

“狗日的,在我虎堂堂口开枪杀人,反了天了,给我抓起来!拘捕的话,直接崩了他们!”

在这里,在这堂口的门口,堂主说话就是天!所以,江龙只是盯着我们,喝了句,“你们最好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今天你们会死在这里,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待着。”

“上,把他们给我捆起来。”

江龙对着几个混子喝到,有几个大胆的混子,壮着胆子跑了过来,毕竟,刚刚我和冷漠的表现十分的勇猛,不少人都吓坏了,而我还杀了个人,所以只有大胆的才敢上来。

这几个家伙还没靠近我们,冷漠就喝了句,“谁敢上来,我要他死!”

这一下大吼,让那些人都望而却步,十分的害怕,畏畏缩缩的不敢上来。

这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七色系的那个橙衣似乎是在人群里,对着我诡秘一笑,不过马上就消失在了人堆里。

江龙喝了句,“还敢反抗,杀了人,还敢叫嚣,我可再说一遍,别说我江龙没给你们机会,这在场的青门兄弟们都看的清清楚楚,是你杀人,所以,我身为虎堂的堂主,先把你抓起来。到时候处青门家法!如若不从,我们可就地把你正-法!”

“上!”

这下,那几个家伙,又上来了,再加上黑脸以及四五个潜能高手,一瞬间,居然又出来了四五个。这四五个大概都是中层潜能的实力,他江龙知道我俩都是中层,所以认为他们可以对付我们。

冷漠本来是打算反抗的,我压住了他的肩膀,小声的说了句,“在这里人太多,如果反抗,势必会让东哥的计划失败,先忍忍吧,看来,是七色系的人动的手,故意栽赃!”

冷漠没办法,只能听我的,小不忍则乱大谋,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和冷漠,只能束手就缚。

而就在我和冷漠刚刚被绑住手脚,没法动弹的时候,那个黑脸上来就是给冷漠一嘴巴子,冷漠和我直接就怒了,我直接喝了句,

“黑脸。我草泥马!你再动一个试试,想死,你就直接说!”

那黑脸被我吓到了,不过看到周围都是他们虎堂的自己人,就立马不怕了,咋咋呼呼的指着我和冷漠说,“怎么了有种的,你们就起来干我啊?”

冷漠盯着他,“你最好嘴巴放干净点。”

黑脸不敢说话了,似乎很怕冷漠的眼神,而这时候,江龙走了过来,我又看到了在人群之中那个橙衣哥似乎出现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消失不见了。

我有点担心。江龙会怎么处置我们,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森哥出现了。

“哎呀,这里好热闹啊!”

森哥出现的正是时候,有了他,我们就有救了,而且。这人,也不是我杀的。

江龙就跟他说了,说我在这里杀人,他必须抓起来审问,然后以青门的家法处置!

可是我却跟森哥说,“人不是我杀的。”

森哥脸色十分的严肃,想了想说。“按照青门的家规,既然事实还不是很明了,就押后听审!不能直接以家法处置!”

江龙脸色变了,走上了前,丝毫不惧怕森哥的目光,虽然森哥是前辈。

他很自信、趾高气昂的坚定的喝道,

“怎么着了?森哥。不是我说你,虽说你是东哥的老部下,而这两个家伙也是东哥派遣下来的,但是,知法犯法,与庶民同罪,不可能因为他们是东哥的部下。就可以纵容他们吧?”

这里是我光子大厦,也是虎堂总部,我成百上千的虎堂兄弟都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他因为堂内大会我训斥他,不高兴,出来以后被手下们围住,立马就开枪杀死了一个人!这么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难道有假不成?

“森哥,你可不能徇私啊!”

这话,搞得姜森森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是因为担心我们俩的状况,所以好奇过来的,血杀的人就是这样,经常一人单独行动。就算是群体行动,也没有几个人,毕竟血杀人比较少。

虽说他是东哥的老人,老部下,但江山换代,很多堂口的兄弟都不怎么认识这些老部下了,尤其是这些新人,都只是听虎堂的堂主江龙的,他们只认江龙!

立马,成百上千的人,跟着江龙呼喊,“不公平,不服!”

“凭什么,他东哥手下的人杀人就可以。我们就不行?”

“莫非,他东哥手下的人,就可以随便杀我虎堂的兄弟?”

“大家都是青门的人,凭什么?难道就是我虎堂的兄弟命贱不成?”

这一下,森哥也是骑虎难下,没办法,只能按照江龙所说,来办,但他却盯着江龙说,“可以押在你们虎堂的地下监牢里,但你得保证他们俩的生命安全,直到东哥来为止,明白没有?”

这时候,算是双方各退一步,江龙沉吟着,点了点头道,说:“好吧,既然是东哥要来亲自主审此案,那么,就把他们下押下去吧,黑脸,你带他们下去!”

森哥有点紧张的看了我们俩一眼,我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可以放心,他也冲我微微点头,然后就赶紧的走了,估计也怕我们俩有什么危险。

我们被押送进虎堂地牢的时候,是黑脸带着四个中层潜能高手押送的,倒是没看到橙衣,我松了口气,兴许东哥应该可以在黄衣之前赶到,如果黄衣也提前到了,也许我们俩会有危险也说不定,虽说我俩的实力很强,但也怕小人。

江龙倒是没跟来。只是,等我们进入地牢之前得那一刻,黑脸接了个电话,我的听力不错,大概的听到了他电话里的内容。

打给他的,是江龙,黑脸似乎还十分愤怒的问江龙,“龙哥,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了,东哥一来,那岂不是只能放人?”

江龙则是笑着说了句,“那就让东哥在路上出点事,并且,在这期间。做了他们两个。”

然后我就听到黑脸猥琐的笑声,之后电话就挂了。

想必冷漠也能听到,虽然隔着墙。

等他们把地牢锁起来的时候,冷漠就低声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只说了一个字,“等!”

我看了看这地牢,确实挺坚固的。如果不用天翔之翼,或者天崩地裂这样的大招,以我的平时的力量还打不破,这地牢的墙壁都是纯钢筋加泥土的,敲打了几下,似乎好以几层的纯钢筋。

我怕的就是有机关陷阱什么的,如果说是来什么人,我倒是不怕,唯一有点惧怕的就是那个黄衣,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实力又到底是怎么样的,这就不得而知了。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人还没来,我还打算提醒东哥呢,哪知道这里没信号,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吧,可是,还没来得及关心别人,我却听到了一声冷笑,

“就为了那两个菜鸟,你让我来干什么,你直接让人用乱枪扫死不就行了?事后告诉谢东被倭国的人偷袭了地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