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引蛇出洞/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东十分疑惑的望着我们俩,还喊了声我和冷漠的假名,冷漠没醒,我已经睁开了眼睛。

确认了我俩没事以后,他就奇怪的看着江龙问道,“怎么?你这是在耍我玩?”

此刻的江龙,整个人都像是灵魂状态似的,惊恐万分,还问了句,“橙…他人呢?”

我奇怪的看着他问道,“橙?什么人?就我们俩在这儿一直等东哥来为我主持公道啊,江堂主是什么意思?我明明没有杀人,非要冤枉我,那就请东哥明察秋毫,为我做主!”

江龙不愧是江龙,在这时候,他也不再去计较橙衣到哪儿去了这件事,而是扫了我和冷漠一眼。确认我俩没死,然后不停的看着地牢的屋顶、地面上,想从这些地方找到橙衣留下的痕迹,甚至是战斗的痕迹,但他的表情是失望的。

他立马跟谢东说了下我的情况,说就是我杀了人。但谢东却说,“凡事都要有证据,你虽然有证人,但按虎堂上下都是听令于你江堂主,我却是不能完全听信你的话来定罪,这件事。还需要再查一查。”

江龙咬了咬牙,旁边的黑脸似乎还想说啥,他阻止了黑脸,十分不爽的盯着东哥问道,“东哥,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有意杀了自己的一个兄弟,来陷害他?我至于吗,好歹我也是虎堂的堂主…”

他还想说啥,被姜森森打断了,姜森森看着他笑着说道,“东哥的意思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说,你也有可能是被奸人所蒙蔽了双眼,杀害虎堂兄弟的那个人,是一定要找到的,对了,这附近不是有监控录像吗,有可能拍到了凶手也说不定,去查查肯定有线索,另外,那把凶枪上,肯定是应该有凶手的指纹,这些,都是可以用来查证的,当时的人群那么多人,场面那么乱,你们看错也是正常的,这件事,我会亲自去查。”

谢东问江龙有没有意见,江龙的脸上阴晴不定,也就没敢再多说什么了,不过却是把我和冷漠告了一状,说我们在虎堂内部会议的时候跟他作对等等的,数落了一通,对于这件事,谢东倒是依着他,把我和冷漠的地盘收回去了两条街的,只留给我们俩人一条街。

我俩还装作十分不公平的样子,不过江龙倒是把我们放出去了,他的脸上还挂着橙衣为什么不见的疑惑。

其实我也被森哥折服了,那一瞬间我都没想到用那些疑点去抨击他。比如枪上的指纹,以及监控录像,我就是恨不得弄死他,却没有想过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而这件事,后来森哥说是去查,其实也没去查。江龙也就没管这件事了,毕竟橙衣死了,这么大的事情,黄衣肯定是会和他商量的,但东哥、森哥的人,以及我们还在密切的监视着江龙,所以他暂时没有机会去见黄衣。

在背地里,我把那天发生在地牢里的所有事情通报给了东哥那边,说黄衣是个十分强大的对手,东哥问我们需不需要狙击枪,需要的话,他可以联系m国那边弄一把最先进的过来,我就问了问冷漠的意思,冷漠说他可以学一下。

对枪我是一窍不通的,我虽然也会用手枪这些,但命中率完全是靠运气,所以只能让冷漠来了,冷漠毕竟当过那么多年的司机和保镖。他的枪法还是挺厉害的,但一般情况下是不能用枪的,直接用拳头打死人,更为直接一些。

虽然我们只剩下一条街,但我和冷漠对守场子这种事不怎么关心了,东哥也让我们无所谓。反正也快要抓住江龙的弱点了,只要一举击破七色系,再把他们幕后联系的人查出来,整个虎堂就会回到东哥的手里,这一两条街的差别,对我们来说没多大意义,而我们来这里,也不只是为了赚钱的。

而我,也计划了下,等到江龙山穷水尽的那一刻,他应该会告诉我萧璐的下落,如果他不说,他就会死,这次,无论他说不说,我都会把他给干掉!

大概过了两天,我们这条街被隔壁街的混子给砸了,那条街的混子也是虎堂的兄弟。但却是那个黑脸看着的,本来是我们的场子,后来被收回了。我们俩也算是百夫长,我们的几个小弟就过来告状了,还被黑脸打断了两个兄弟的腿,现在还在住院呢。

借着这个机会,我和冷漠亲自去了一趟黑脸的场子那边,打算搞出一些事情来引诱江龙出现。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冷漠出发了,一路打了过去,没人是我们的对手。

黑脸,他在那个场子里似乎是在洗澡,洗完了以后找了几个妙龄女郎帮他按摩,我们就直接闯到他的场子里去了。

推开那个房间门的时候,我们发现这黑脸似乎还在占那几个女郎的便宜,因为这场子是他看的,所以她们也不敢得罪黑脸。

直到我们进来以后,黑脸就嘟嘟囔囔的说了句。“烦不烦,谁又来了,赶紧的给我关门,别搅和了我的雅兴,否则我弄死你们!”

立马有一个服务生赔罪的说道,“黑哥,不是我们要进来,是他们非要进来。”

当黑脸看到我和冷漠来了以后,他的脸色变了,不过还是很愤怒的问道,“干什么呢,你们俩来干什么?想砸场子啊?”

我冷笑一声,“砸场子不至于,都是给东哥办事的青门兄弟,我就想问问黑哥,为什么打断我手下兄弟的腿,这是故意找茬的意思?”

黑脸本来被打搅就很不爽,直接站了起来,他就穿了个裤子,光着膀子,愤怒不已,他指着我俩喝到,“不管什么事,到外面给我等着去!别打搅我的雅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别以为有谢东撑腰有多了不起,惹怒了我,就再让你们回到那个地牢里去,你信不信?”

这话一出,我和冷漠对视一眼,他直接就怒了,上去就把黑脸的头发给抓了起来,然后往地上狠狠的一摔,周围的人都吓坏了,我上去,把他的脑袋踩在地上。对着他说道,

“告诉你,从今往后,你还敢让人来我的场子里捣乱,我就让你跟那两个人一样断腿!”

我还狠狠的给了他一嘴巴子,他都疼的不行了。在那嗷嗷叫,但没有一个人敢上来跟我和冷漠打的,因为我俩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打趴下了他们十几个兄弟了。这个黑脸更加没啥希望,他还想掏出藏在坐垫下的那把枪,被冷漠直接一拳打烂了,他就傻眼了。

这件事过去以后。我本以为江龙或者黄衣会露面的,但让我们失望了,他没露面,这招引蛇出洞也不好用了,自从上次森哥要彻查我误杀虎堂小弟的事情以后,他就基本没出现过了。经常就在总部或者在家里打转转,搞不懂他到底要干什么。

经过森哥的监视,他通过一个线人得到了消息,江龙明晚会离开庆重,到沪海去,让我们跟上他的火车,他怀疑江龙会在去沪海的某一站提前下车,与那个神秘的幕后人物见面,或者黄衣也会去,毕竟黄衣的实力太过恐怖了,没有我和冷漠是没法对付的。

但如果我和冷漠都走了,那么。势必会引起怀疑,也没人镇场子,想了想,就让冷漠留下,而我让东哥帮帮忙帮我弄了一种很特别的易容粉,用水冲也没法洗掉的,尽量不会被人发现。

第二天夜里,森哥偷偷的护送着我到了火车站,还说那家伙在动车组的几号车厢,让我务必跟踪到位,还说他身边可能跟着一个实力很强的高手。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但我想着,实力再强,能有黄衣强吗,肯定没多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