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纸条上的小雨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外面很嘈杂,显得庄园最内部的这别墅楼里,十分的幽静,而且,这里还没有灯,似乎真的没人在这里似的,感觉有鬼一样,偶尔会发出丝丝的哭声,但仔细一听,是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因为这地方还被人工种植了不少对人身体有好处的树。

虚惊一场,我和冷漠上楼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待会儿他在外面帮我守着,如果那家伙真的是植物人了,你我就算逼着他,也得逼他说出点什么来。”

我咬咬牙说,“好。”

都到这里了,骑虎难下,我们必须得问点什么来,我真的很不甘心,我觉得孙老头会是骗我的,小雨姐,可能还活着也说不定。

到了那个仆人所说的房间门前。果然有几个挺厉害的高手守着,但对我来说,这样的高手就形同虚设,几个腾挪加上身法就已经把他们给绕晕了,尔后,对着他们的脖颈就是几下子,他们就应声倒地晕了过去。

在打败了这些守卫以后,我推开门。往里面走,果然发现了一个人,这人,似乎十分的孤独寂寞,坐在窗口,悠悠的眼神望着天空,望着外面的深夜。

冷漠说他在外面守着,果然就没进来。而我,朝着这人走了过去,他的腿,果真是废了,但是我却看不太清楚他的相貌,我直直的走了过去,想看清楚一点,而他,这时候转过身来,看着我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错愕。

我仔细的看着他的脸,有点血肉模糊的感觉,也看不太清楚他是不是那天刚,不过,在这重重的保护之下,在这那家庄园的最内层的别墅的房间内,应该是那天刚无疑。看他的这幅样子,应该不是植物人,只是残废了而已啊。

我低低的问了他一句,“那天刚?”

他,愣了下,然后就点头,同时问我,“你是什么人?”

他的声音,带着沙哑,他的嗓音似乎也因为大爆炸而导致受到了破坏,看来,他跟我们比起来实在是运气太不好了,到现在还只是恢复到这个程度,而我和冷漠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也许是因为那天刚在爆炸点的中心地带,所以受到的伤势更为严重吧,而我被冷漠救出来的时候,我至少全身还完好无缺只有局部重伤,冷漠还被炸瘸了腿。

而那天刚,直接就被炸成了这幅鸟样子,我真的挺可怜他的。

我跟他说,“你不要管我是谁,我问你一件事,你这腿伤,是不是在东北的省城炸伤的,是被省城的孙家的人,在孙家大院的时候炸伤的吧,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他摇了摇头,没说话,而是看着窗外的黑漆漆的夜,以及远处的篝火晚会。

我有点生气了,我知道得抓紧时间,我过去,直接就拎住了他的衣领子,同时喝到,“难道你不想报仇?难道你就想这样残废一辈子,待在这里窝囊一辈子?你知道么,孙家的人已经倒了,在省城的官方的地位已经倒了,但是。他们的人还没死,他们还有暗部的力量,难道你就不想复仇,把孙家的老头的儿子也弄成残废?”

他没说话,我说了挺多的,他依旧是不说话,我说了这么多铺垫,其实就是为了打听一件事。我看我说这么多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窗外,他似乎不是植物人,头脑似乎挺清晰的。

于是乎,我直截了当的问他了,“我也不问你那些没用的了,我就直接问你,和你一起逃出来的,有没有被人,还是,只有你一个人险象环生?”

我的话,刚刚问出来,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看到是冷漠进来了,我松了口气。问他怎么了,他说,“有人来了,快点,他还是不肯说的话,要不就把这家伙带走!”

我又逼问了一句,“你说不说,我告诉你。我是当初和你一起被爆炸差点炸死的人,许默!他也是当时仅存的人之一,冷漠!我们俩为了对付孙家才苟活到现在,我想问问你,当时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她叫卓小雨的,她,还活着吗?”

那一瞬间,我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了,我就想等他的答案,我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他,可是,就在这时候,有人闯了进来。

“什么人?胆敢擅闯那家庄园,打伤我那家守卫。胆大包天了,是不是?”

这人一出现,我就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玄武潜能的气息,我跟那天刚交过手,玄武潜能和我朱雀潜能可以说是平起平坐吧,不像白虎潜能那么恐怖,属性克制的厉害。冷漠不等我说话,就过去跟他们交手在一起,他们一共来了七八个人,先头的几个实力不怎么高强,最多就只有中层潜能巅峰的实力,但后面的,有几个是高级潜能初期的实力,冷漠一时半会儿可以应付的了。

我抓住那天刚的手,冷冷的喝到,“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似乎还停留在刚刚我问的问题上面,他的眼神,在一瞬间闪过了一丝狡黠,是的,我敢肯定,我没看错,哪怕这里没有灯光。

就在这时候。他挣脱了我的手,同时,大声的喊了起来,“啊啊啊,啊呜啊呜啊呜……”

然后,倒在地上,身体不停的抽搐,嘴巴吐着白沫,同时惊恐的大叫着,眼神没有焦距,嘴里呜哇呜哇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脸色变了,他犯病了?不可能啊,刚刚他好像还镇定的问了我一句我是谁,突然间就变成疯子了?这,怎么可能呢,而且,我确信,刚刚我没看错,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狡黠。

我还想逼问什么,这时候,冷漠已经打倒了前面的五个,但是,源源不断的进来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人实力已经达到了玄武潜能的巅峰状态,就这样,这么多人的围攻,冷漠也受不了了,他问我,“好了没有?”

我咬咬牙,只能带着他一起,破窗而逃。

我俩的实力都这么高强。所以,基本上没人拦得住我们,而我们快要逃出围墙外的时候,还传来了几声枪响,我和冷漠脸色变了,如果再晚一点,我们估计就出不去了,这那家庄园。果然是很恐怖啊。

可是,我十分的失望,十分的颓废,到了车上跟蝎子前辈他们会合的时候,蝎子前辈还问我情况怎么样了,我不想说话,就只能由冷漠来说了,冷漠一边开着车,行走在这京都的环形公路上,一边叹气道,失败了,那天刚好像已经成了个神经病,虽然不是植物人,还能动,但他的神志不清,我看到他还在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听到了这话以后,蝎子前辈沉默了,然后问我们情况如何,冷漠就把情况说了,还说最后他们还出动了枪手,如果晚走的话,可能要吃枪子儿了。

而我,这时候却咬了咬牙。我不甘心,我感觉那个那天刚是骗我的,我咬牙骂道,“他肯定是骗我的,演戏的,一开始我看他还是正常的,一下子就变成了口吐白沫的神经病了,怎么可能呢。不行,我得找机会再去一次!”

“再去?”蝎子嗤笑一声,“你太小看那家了吧,这里可是京都,不是你那个小省城!第一次不成功,基本上下次你再去,可能就是那家的那几个老不死会守着那天刚了,你以为,嘿!”

我摇头道,“那也要去,为了找到小雨姐,为了确认她是不是真的死了,我就是死,我也要去。”

这时候,冷漠说了句公道话,“他骂道你疯了么?不管怎么样,你得有脑子啊是不是,就算他是装的,他为什么装神经病,为什么?就因为他不想告诉你,哪怕他就是装的,哪怕你下次突破了那家的重重包围,好不容易又进去那家了,可他不告诉你。你又能拿他怎么样?”

冷漠的话,让我不由得噎语住了,但我还是坚持的哼了一声,空门劝我说以后再安全的部署一下,别太着急了,于是只能这样暂时作罢,回去宾馆睡觉的时候,我和冷漠一个屋。他俩一个屋,方便保护彼此,也方便发现被人监视、跟踪。

我很失望,一晚上都没说话,冷漠看我这样,安慰了我几句,洗完澡就睡了,也让我去洗,我失魂落魄的就打算去洗澡。

而就在我脱掉衣服,打算洗澡,洗去这一身的肮脏的时候,一张纸条从我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我的脸色微微一变,而当我捡起那张纸条的时候,我发现上面写着几个字:“我是,沈郎,小雨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