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小雨姐,到底活着没?/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是单独和沈郎见面,而不是潜入那家,是以,我也不想耽搁冷漠的睡觉时间,而如果我去了以后很久没回来,或者出了事什么的,他还可以去通知杰克查找一下监控的记录,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我的位置所在了。

而且,以我的实力,基本上不可能出事,我相信那个沈郎肯定对我有所求,否则,他不会单独见我,更不会在那时候装疯卖傻顺便给我塞了个纸条。

想到了这里,我的心情,越发的激动了起来,这一切的迹象都表明,小雨姐可能就在他的手上,而他把小雨姐藏了起来,我记得,当时他似乎是盯着小雨姐看了好几眼,他,也许是爱慕上了小雨姐的容貌,的确。以小雨姐的身材、外貌,没有几个男人是抵御的了的,是以,我的猜测也不是凭空之谈。

很快,就到了那个盲人的按摩会所,到了那里以后,我才明白了为什么他要选在这个地方,因为,这里都是盲人,连进门以后的女服务生都是盲人,就算是看到了我和沈郎见面,也没法传出去,并且,这里没有监控!

我按照他所说的地点,已经到了这里了,可是,我却没发现沈郎或者“那天刚”的存在,我也不着急,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也不会那么完全信任我,估计也怕我把他给卖了吧,所以,他可能随时随地都在暗处躲着,然后偷偷的监视着我。

既然他这么急着找我。我也就不着急了,我敢肯定,他一定会出现的。

是以,我就跟那个女按摩师说,让她给我讲一下多少钱的价位,她就说有六十八的,一百二十八的和一百六十八的,时间分别是半小时、一小时和两小时。

我想了想。就跟她说来个一小时的吧,我就等一个小时我就不信他不来,而我也做好了打算,他一小时不来,我就走,虽然我也很想知道小雨姐在什么地方,但我也不喜欢别人放我鸽子。

等啊等,大概是过去了半小时,因为我这几天也比较累的缘故,所以,导致我差点睡着了,不得不说,这女技师帮我按摩的水平特别的高,因为是盲人,所以注重的就是按摩手法和疗法,并不是像有些按摩会所里专门就是搞那些男盗女-娼的勾当,让人十分的看不起。

直到快到一小时的时候,我都已经等不住了,这家伙架子还真大,我都想走了,而那个女技师因为有男技师的提醒,告诉我还有五分钟就到时间了,问我要不要做一下踩背什么的服务,能更加的舒服,可以给我打个八折,但是,我已经没了心情,就跟她说,“不用了吧,按完这最后的五分钟,我就走了。”

那女技师看我坚持,也没再多说什么了,而就在这五分钟内,连续进来了好几拨人,这几波人都是来问问价格的,有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也有像是公司职员的,不过,这些我都不关心,只是让我奇怪的是。这些人走的时候,似乎都往我这边看了一眼,莫非是看这女技师的身材好?

就在我已经按完了以后,女技师帮我擦拭后背上的油,我打算走的时候,那个男技师,突然间跟我说了句,“你的钱。有人已经帮你付过了!”

这话一出,我直接愣住了,连忙问他是谁,他就说,“你跟我来!”

他就带着我到了后堂里面去,这里,有一条后门的路,他说,“就在那边的第三个没开灯的房间里,你进去以后,把门反锁,里面的人就会出来了。”

我听了以后,觉得挺神秘的,莫非是那个沈郎怕我告密告诉那家的人么,所以才会这么做?

我也来不及多想,就直奔那里而去。而当我到了第三个门的时候,我发现里面黑漆漆,阴森森的,伸手不见五指,我想去开灯,却又想起了那个男技师说的话,而我又马上想起来,他看不见东西。为什么能知道是第三个房间?显然是有人提前跟他说好了的。

我想到这,也没犹豫,就直接进去了,这一刻,我是视死如归了,就算是碰到了那德那个老家伙在这里蹲点等我,我也得进去!

而凭我的实力,我就不信没法跟他一战。就算他有再大的能量在这京都,那又如何?

进去以后,我立马把门给反锁了,然后问里面,“有人么?”

没人回答我,而当我进去里面以后,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指着我的脑袋,我脸色变了,而那人,直接开了灯。

我看到这冰凉的枪口,是从下而上指着我的脑袋的,这人,他是坐在轮椅上的。

而,当我看到他的容貌的时候,我马上就惊呼了一声,“那天刚!”

我喊完这话以后,他立马就摇了摇头,纠正了我的话语,道,“我不是!我是沈郎!”

他的面容,他的长相,百分之百就是那天我见到的那天刚,虽然他已经面目全非,看不清是谁,但是。他说他是沈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立马的问我,

“你就是许默吧?我听说了孙家的事情,你,不错,居然能把省城的孙家连根拔起,现在的孙家连安身之处都没有,而你,也成了孙家、狼牙追杀的对象,虽然他们没法发布官方追击令,但就是他们的势力底蕴,你也吃不消!”

听了他的话,我就摇了摇手说。“这关你什么事呢,我问你,你为什么叫我来,你为什么是沈郎,而不是那天刚?”

他,突然间高深莫测的笑了,说,“以你的聪明。肯定能想到我为什么装疯卖傻,而真正的那天刚早就已经死了,至于为什么那家会把我当成那天刚,因为那天去验血的时候,我把手臂里的偷偷的塞进去了一块那天刚死的时候的肉,而那些医生抽掉的血,是真正的那天刚的血,所以,他们验不出来。”

“因为只有那天刚在那种情况发动玄武潜能的最强防御,我才有可能活下来,否则的话,我必死无疑,而就算是如此,我也成了这幅德行。”

他把他的盖住腿部的布匹,给掀了开来,我发现。他的从膝盖以下的部位,全部都被切掉了,也就是说,他这辈子都没法站起来走路了,他这样的一个人,铁骨铮铮的汉子,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我不由得开始佩服他了,而我,也问他,“你为什么要装扮成那天刚?”

他说了一句话,“为了复仇,为了我心里的不甘心!”

我也知道,他是沈家的人,沈家的人不承认他的身份,他是被赶出去的。而且在沈家被像狗一样对待,不然怎么会加入击杀队。

但是,这些,我都不关心,我自己的事儿都焦头烂额的,我为什么要管他的事情。

我最后,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我也要问问你,卓小雨,到底还活着没有?”

终于到了这最后的问答期间,我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就在那天潜入那家之后见到他起,我就开始期待,然后见到了纸条,最后收到了电话,这些时候,我都在期待着,能见到小雨姐,能听到她还活着的消息。

而,现在我看到了沈郎了,我自然而然要问清楚。

他,高深莫测的笑了下,同时,把轮椅自己开到了窗前,这里,依然可以看到外面深邃的夜空,夜,是那么的静,那么的黑,就好像我和他这样的伤心人的心一样,灰暗,而又充满了希冀。

他突然间,张开了嘴,说出了那句我期待已久的话,他淡淡的、饱含深情的说出了口,

“卓小雨,还活着。”

六个字。简单的六个字,却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一样,那一瞬间,我整个身心,直接就崩溃了,整个脑袋,轰然就炸开了,我整个泪腺。一下就绷不住了,从脸颊微微的流下,等这六个字,我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就知道,孙老头那个狗日的,他就是骗我的,他想让我失去活着的希望。所以才会故意那么说。

而他,似乎也对于提起这三个字,饱含深情,我知道,他是喜欢小雨姐的,如果到了这一刻,我还看不出来的话,那我就枉为人弟了。

下一刻,我问出了,我这辈子最想知道的事情,我的喉咙,十分的沙哑,低低的问了句,“那么,小雨姐,在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