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5章另一块慕容羽的玉牌/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我很不想跟这个虚伪的老头子说什么,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到处找小雨姐,也不会被迫来到京都,我压根理都懒得理他,但是,在我的身份暗地里是沈郎、明面上是那林的情况下,我,不得不理他,因为他现在的身份在京都,可是吴家的朋友!吴家的客卿!

尤其是,他的身旁还有那德这个老东西,明面上,我那林也是那家的人。就算他不认得我,我也不可能装作不认得他的。

是以,我只能微微的停下脚步,回头,很有礼貌的看着孙老,同时,还给他旁边的那德鞠躬,我缓缓开口,“家主!”

我说完以后,那孙老头,似乎就有点等不及了,直接问我:“你是那家的人?你似乎有点面生吧?”

我心想,老子是不是,关你屁事,但我嘴上却不能直接说,因为那德也在等我的话。对于这一点,沈郎早已帮我弄好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不会有漏洞。那林的生父母亲名字我都知道,不会露馅,于是,我就装模作样的说了起来,说:“我只是那家的一个凡夫俗子,没机缘学习那家的本土潜能玄武潜能,虽然身上带着一点稀薄的玄武潜能之血,但却是拥有玄武之血的普通人而已,我父母双亡,在那家也就只是个打杂、捞粪的而已,幸亏得以在一个即将死去的老者那里。得到了他的传授,学习了一些外门的潜能,所以,这才斗胆来参加一次这五大家族的比武大会!”

听了我的话,那德微微顿了顿,他似乎是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不满,的确。如果我真的是那林的话,我也会不满,虽然那林也是那家的人,但就因为他是个普通人,不能修习玄武潜能,所以被家族所摒弃,只不过没有直接跟沈郎一样被逐出去而已,再加上那林这个人其实早就死了,父母双亡之后,那林在外流浪不堪重负死在街头,恰好被沈郎撞见而已,所以这么个身份被他利用了。

那德哼了一声,“既然是我那家的子孙,就该有点样子,别弓着腰驼着背,而且,你难道不知这比武大会拳脚无眼么,你父母都死了,如果连你也死在这比武大会之上,那你父母九泉之下,谁给他们烧纸钱,他们会愿意?别以为在外面学了点三脚猫的潜能功夫就能上的了台面了!”

我微微愣了下,还看了眼旁边的孙老,到底是孙老找我有事,还是你那德找我有事啊,有病吧这是,我参加不参加,干你屁事。

对他这样的话,我直接气炸了,我也没惯他毛病,他本来就处事不公,才会有真正的那林横死街头这样的惨事发生。

所以,我直接在这时候,挺直了腰杆,直视着他的眼神。这时候,我似乎看到孙老看我的脸色有点变化,不过,我没在意,而是直接盯着那德,这位玄武家族的一把手,微微的低声喝道:

“家主。我敬重您是家主,但我觉得,男儿志在四方,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且,有所必为!我那林在那家,充其量不过就只是个小人物而已,所以我死了父母,流落街头,也没人会关注我,即便如此,我更加要参加这比武大会,因为我是男人!我需要证明自己!哪怕我就真的死在这拳脚无眼的比武大会之上。我,也不后悔我来参加这次比武大会的决定!”

说完以后,我看到那德身后的一个武者走了过来,低声喝道,“大胆!居然敢对家主这般言语,你是那家的什么人,真的是放肆!”

可是。这时候,孙老头却十分的欣赏的眼神看着我,对着那德说道,“老头,你看这家伙还有几分根骨,几分脾性,也算不失血性,你就放过他吧,他说的也对,能来参加就已经给那家争光了,至于受伤或者死在场中,那也是他自己的造化,对不对?”

那德还没发火,就已经被这俩人说完了话,他都一百二十岁了,所以,喜怒跟常人不同,就只是深深用他那老眼盯了我一下,之后,就淡淡的说了句,“你要参加。那也随你,别丢了我那家玄武潜能在京都的威名!”

说完,也没理孙老头,就这样直接走了,而那个孙老头,也扫了我一眼,笑了笑。就走了。

我怀疑,这孙老头他是来拉拢人心的,他初来乍到京都,居然就已经成为了吴家的客卿,而且,还跟那家的那德聊上天了,似乎没有把我这个在逃的许默放在眼里,他没去追杀我的人么?还是,他有更大的阴谋要在京都实现,所以,就来到了这里?而看他能够安然的在这里,我就知道了,他在省城的那个芝麻绿豆的官,估计他就不要了,反正他也看不上,那么,他来京都,肯定是为了更大的荣华富贵来的!

他,是在下一盘大棋啊,不过,不管他下什么棋。如果我有机会,我必定会把他斩杀,不会给他留任何后路。

下山之后,冷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看我全身似乎出了冷汗的样子,我摸了摸我的后背,果然如此,一方面我怕被孙老发现我是许默,另一方面我还真的怕那德直接把我逐出那家,不让我参加这比武大会,那么,我和沈郎的约定可就完成不了了。

回去以后,冷漠问我感觉如何,我说还行,就又把我在那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他也跟着骂道,“这该死的孙老头,我就知道他不会甘心,索性这次省城被剿灭了,他也懒得在那里呆了,就来省城了,我以前听说过他和吴家的人有来往,但没想到他和吴家居然交往慎密到这个程度!该死的!越来越难对付了!”

我却摇了摇头道,“没事的,就算他跟再多的人交往也没用,我想杀他,我一个人足矣,大不了同归于尽,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而已!”

另一方面,我赶紧的打电话给了疯子哥那边,问他在省城现在还有什么动静没有,孙家的人有没有疯狂的报复b区的兄弟们。

疯子哥跟我说,有疯狂的找过我们,但是没找到,就放弃了。听说孙老被检查过后的第三天就走了,看你这么说,他应该是直接去了京都了吧,也不知道他是卖的什么关子,居然不追查我们了。

我对疯子哥说,还是不能怠慢,他可能在酝酿什么。而且,暗部的人员肯定是在找我们的下落的,还是得小心。

我又问他爸妈怎样之类的,他就给我电话,让我自己和我爸妈说话,对于徐妍苗苗,我挺对不起她们的,还有我爸,不过他们都说能理解我,还说让我在外面小心一点不要闹出人命来之类的,他们就当做到处旅游了,反正也没什么,这些天也过得不错,还说我现在有出息了。认识的人都是有钱的。

我就偷笑,看来疯子哥没少给他们买东西。既然没事,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另一方面,空门前辈和蔡雪已经到了省城了,并且拿到了那些东西,还有慕容羽老前辈的画像、手札什么的,听空门前辈和东方鸿师傅说。她的情绪波动性挺大的,而且,她自己根据那个画像以及手札里的东西,居然能自己一个人找到慕容羽当年的隐居所在地!

而且还跟空门前辈一起去了那个世外桃源,并且发现了另外一块玉牌。

我当时就震惊了,问他什么玉牌,空门前辈说,“别急,过两天蔡雪就回来了,到时候她会告诉你一切的!”

反正她就要回来了,我也不急于一时,也就没太在意,而我同时也在心里有了安慰,慕容羽前辈交代我的事情,我终于做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