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7章那玲玲/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我也没理他,就只是问了下裁判,可以判定谁赢了吧?

那裁判正在打哈切,这会儿看到了,就说,“啊,这么快?”

然后宣布说,那……然后问我叫什么,我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吗的,也不用这么业余吧,连我名字都不记得,就算不是什么种子选手,这也太看不起人了。

我说是那林。他就懒洋洋的说道,“那好,那林胜!”

我下台以后,那个那天玩,直接就毛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子,同时就要扇我嘴巴子,说,“不算,你趁我不注意踹我一脚,你去跟裁判说,这把不算,重新来!”

我懒得搭理他,把他的手打开以后。就直接走出去,那天玩就不依不饶了,一路带着他的凤姐女友,就找过来了,同时,身边还带了好几个人,似乎都是那家的人。

这些人,就直接把我给围了起来。

因为我们这些参赛的选手,都要在山上住七天。七天后冠军选出来了以后才可以走,以防有的人为了冠军的位置打兴奋剂等提升实力的药剂什么的,那就不公平了,而且吃住都算是萧家的人出,反正他们有钱。

而我也分到了一个小房间,打算回去睡的时候找一下冷漠,一下就被他们给围住了,我有点不愿意了,挑了挑眉头。看着他说道,

“怎么?输不起?”

那天玩就毛了,过来就要扇我,还骂道,“我哪儿是输不起,你小子玩阴的,我都跟你说过了,叫你让让我,你呢。不但不让我,还耍赖皮”。

我翻了翻眼皮,直接就打开了他的手,说道,无聊!

我打算走的时候,那个凤姐和他旁边的几个人说道,你是叫那林对吧,吗的,那家的人,居然敢这对天玩,想死了,兄弟几个,把他给我围住了,我就得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参加不了明天的比赛,哦不,他这样的废物,也不需要出赛丢我那家的脸了!

瞬间,五六个人,就把我给围住了,我刚打算出手教训教训他们,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天玩,你个傻缺,又在欺负人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看到那天玩的脸色变了,凤姐的脸色也变了,俩人齐齐的朝着这声音的主人看了过去,我也看了一眼,这人,长得挺好看的,而且根据资料她似乎是那玲玲,也就是那德的外孙女,腿长腰细,脸也好看,她也住在这里,看到了这事情就要过来帮忙。

那天玩看到她来了以后,立马声音变得结结巴巴的,说了句,“玲姐,你,你怎么来了?”

那玲玲冷笑一声,“我怎么不能来,你欺负人是不是,他也是我们那家的子孙,凭什么你就仗势欺人的?”

那天玩就把自己的事儿说了,说自己不是欺负人,而是我耍阴招害的他输了。

可是那玲玲却说,“那是你自己上台以后不专心,被人踹下去,赖谁?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跟人家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如果他是耍手段没有真本事赢了你,那他明天肯定也是输,到时候还不就淘汰了么,你急什么?”

听了那玲玲的话,那天玩没话说了,埋怨的看了我一眼,同时还用口型说了句,“你等着!”

然后就走了,而他走了以后。我也百无聊赖的打算回头就走,去洗脸刷牙顺便去见见山下的冷漠然后就回来睡觉,可是,却被那玲玲给叫住了,

“喂,你是叫那林吧,我怎么没见过你呀?”

我冷冷的说了句,“我父母都死了,在外流浪了一年,没见过我这样的小人物,很正常!”

说完我就走了,而她,在我身后埋怨了句,“干嘛啊,真把自己当酷哥了,装什么天煞孤星啊,真是不识好人心,帮了你。你还这样,早知道就让他们打你一顿了!”

而我,却是心底微微一笑,那家的都没有好东西,不用你来,我也可以收拾那天玩。

下山见了冷漠以后,跟他确保了平安,而他却跟我说了一件事,他说。蔡雪来了,急着要见我,急着要拿那个新的玉牌给我看看。

我就跟冷漠说,叫他把我的玉牌给蔡雪看,这两个玉牌如果都是出自慕容羽之手,肯定有什么玄机在里面,让她多看看,而我同时也确信了,她,跟上官云儿肯定有关系,而我也让冷漠帮我多问问,我这几天都离不开这里。

冷漠说行,就立马离开了。我生怕被人发现,就急匆匆的上山去了,到了我的住处以后,我打算睡觉了,因为已经洗过澡了,我和一个那家的下人住在一起,他也是参加比武的,不过今天已经输了,我和他也没啥话说,再加上他今天看到了我得罪了那天玩,他也不敢跟我走的太亲近,而当我掀开我的被子的时候,我直接愣住了。

随即,我的愤怒变成了滔天的火焰,我狠狠的一拳。把这下铺的床给打的凹陷下去,床板被我直接给打成了两半,睡在上铺的那个那家的下人,直接吓死了,还说,“那林,你别生气啊,我也没办法,那天玩他们非要这么搞。我…”

我没理他,就只是直接一脚踹开了外面的门,就出去了,我知道那天玩的宿舍在哪。

我愤怒的不行,这家伙居然在我被子上撒尿,臊味十分的难闻,这叫我怎么睡觉,真是不教训教训他,他就真的当我好欺负了!

我到了他的宿舍的门口,听了下,里面似乎有什么声音,一听,我就知道了,里面的那天玩似乎和凤姐正在办事,因为凤姐和他不是一个宿舍的,凤姐应该是和另外一个那家的人换了宿舍,是以,凤姐才得以跟那天玩在这里偷欢。

我直接一脚踹开了门。哐当一声,因为我的力气够大,所以这门的边缘全部都被我给踹废了,整个门框都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真的直接就是一阵巨响。

而在床沿的二人,我听到那个那天玩哀怨了一声,“吗的,谁啊。害的我一下就缴枪了,草,本来还可以坚持一分钟的。”

他怒不可遏,而我,看到了他还没穿衣服,直接一脚,把他们的床的支架给踹断了,他俩直接从床板上掉了下来,我喝到,“三秒钟内,穿上衣服滚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因为我没开灯,所以他们没看到我的脸,不知道是我,赶紧急匆匆的穿上衣服,出来以后,那天玩还说。“大爷我们不知道你来查房啊,我们俩就只是……”

等到那天玩看到我的脸的时候,他直接怒的变色了,

“是你这孙子,草泥马的!你敢耍我?”

他怒了,要抽我,而我,直接了当的给了他一巴掌,把他四颗牙齿都给打下来了,同时,我喝到,“老子不是耍你,老子今天就要办你!”

那个凤姐还想要拦住我,我已经把那天玩的脖子给拎了起来,朝着我的宿舍而去,凤姐张牙舞爪的,挺烦人的,我直接给了她一脚。让她跪在地上捂着肚子喊疼,她估计是喊人去了,我也没管她,直接把那天玩拎着到了我的宿舍。

那天玩估计是喘不过气来了,喝到,“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不然我要你的命!”

可我,却直接把他扔我被子里了。一股尿骚味估计他吃不消了,就骂我,可是我却觉得报复的还不够,直接把他整个人裹在被子里,不让他出来,让他被自己的尿给熏死。

而,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凌厉的喝声,

“住手!”

我愣了下。回头看了一眼,我就认出了这个人,他是那天龙,那德的亲孙子,他的旁边还跟着凤姐和那天玩的几个手下。

那天龙冷冷的盯着我,喝道,“都是那家来参赛的选手,不知道团结一致,却这样搞窝里反,你,给我过来,深蹲一千次,伏地挺身三千次,做不完就不准上床睡觉!”

同时,他还指挥了那几个人去把那天玩拖进卫生间里洗一洗,他身上臭气熏天。

可是,当他发现我站着没动,没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他的嘴角扬起,喝道,

“怎么个意思?还不快做?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呢?”

而我,却悠悠的来了句,“我没做错,我为什么要受罚!他把尿撒我床上,我打他。你为什么不罚他,你是不是处事不公?”

“大胆!!”

那天龙脸色一变,狠狠的一拳,我宿舍的门直接被他打出了一个洞,我舍友赶紧的劝我说,“那林啊,认个错吧,他可是嫡系的家主亲孙子啊,咱们这些旁系,甚至没血缘关系的支系,惹不起啊。”

他是小声说的,但我知道,那天龙听得到。

可是,我却大声的回答他,“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来萧家参加比武大会的条例上就写的清清楚楚,五大家族,来参加比赛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无论是谁触碰了比赛条例、违反了比赛的条例,直接就要被取消比赛资格!而且,就算你我都是那家的旁系,那家的家规里也清清楚楚的写着,那家嫡系和旁系只要参加了比赛,都拥有同等的地位,在这里,没有贵贱、嫡庶之分!”

我说完以后,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的那天龙,我丝毫不畏惧他的怒气眼神,同时,我挺直了自己的腰杆,冷冷的盯着他,凛然不惧!

那天龙的脸色,直接变成了青紫色,他已经怒到了一定的境界了,就在他打算出手教训我的时候,一个女声传来,同时,她还打着巴掌笑道,“说得好,说得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