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鸿门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个,我已经怒不可遏,打算直接就去,可是冷漠不是傻子,他拦住了我问我,“那德希望你怎么样?”

我咬牙道,“死!”

他点点头道,“对,所以你去,就是个圈套,也许那里是十面埋伏!”

我咬咬牙道,“那也得去,她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

他摇头道,“那不是你的错。你和她之间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有一面之缘,而且在那家的时候她有点照顾你,而你和她并不熟,有点脑子的人就会把这不当回事,毕竟是他那家自己的人处理自己的人,跟我们没关系。”

我摇头道,“如果我许默被人侮辱到这份儿上还不去救人,那许默就不是许默了。”

我同时给了冷漠一句话,“如果同样是你遭受别人的围杀,我也会冒天下之大不违去救你,只因为我是许默!”

良久,他的眼圈有点微微泛红,他眯起眼睛来,道,“我跟你一起去!”

说做就做,我俩计划了一下,同时也没告诉萧家的人,因为一旦告诉他们,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去的,甚至。萧家的家主萧老还会拼命拦着我,毕竟这是送死的行为,而且,就连冷漠都知道,那玲玲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救她干什么?

所以,这事儿就只能我和冷漠两个人去办。而蝎子前辈他们实力不足,空门前辈他没义务帮我去拼命。我俩找了一下杰克,把那个滨盛酒楼附近的监控都给调了出来,弄到了我的手机里,让我们至少可以眼光八方,虽然这样在十面埋伏的情况下,显得没什么大用处,但总比没有的强。

第二天傍晚的实话。我们俩就匆匆到了那附近,还没到酒楼的时候,就有人和我们俩联系了,这人长得獐头鼠目,不过我知道他是个潜能高手,他来到我们俩面前以后,就立马让我们俩先别进去酒楼,而是跟着他走,同时给了我一张照片,这照片是那玲玲的,她没穿衣服就被绑在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

让我们来酒楼,应该只是一个幌子,看到这照片我就气愤的不行了,我怒道,“难道连衣服都不给穿?那德什么时候变成禽兽了,吗的!”

那獐头鼠目的家伙也不管我,就说,“你走不走?”

我怒不可遏,但冷漠拦住了我,同时看手机的监控,检查我们有没有被围起来,我和冷漠的计划是,尽量不被围攻的情况下救出人质,如果实在是救不出,就放弃吧,我们还有更多的人需要保护,只能说,为那玲玲报仇,是必须的。

我也想过,如果我死在这里,那小雨她们谁来保护?所以,我不能死,而我能冒死前来救那玲玲,这也是我给她最大的报酬了吧。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他带着我一路走,这地方应该是滨盛酒楼的后门。从这里进去以后,一路拐到二楼,而这里,是没有监控的,我和冷漠的脸色变了,万万没想到他们会在二楼。

滨盛酒楼只有一楼大厅有监控,这样的话。我们就看不到。

而我们也检查过这些地方,除了酒楼隔壁的那栋楼有狙击手之外,其他的地方是没有的,所以,只要能巧妙的借助建筑物,他们是射不中我们的,而且。他们的躲藏位置不能移动太多,否则我可以直接小铁片跳上城墙斩杀他们,所以他们射击的机会只有一次。

可是一旦进入了这里的二楼,我们俩就睁眼瞎了,没法知道哪里有狙击手,哪里有暗杀人员。

但是,来都来了。不去的话,显得我怕了他们似的,我对着冷漠点点头,就进去了。

我似乎是在告诉他,他可以不进去,但是他没犹豫,果断的跟我一起进去了。因为我们一起走过刀山火海,所以估计他不在乎生死了吧。

进去以后,一个很大的宴席在等我们,我俩愣住了,里面有很多那家的人,甚至,还有吴家的人,吴老头也在,那家和吴家的不少长老、家主都在,我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我想到了是他们的埋伏,但我没想到他们会都在这里。

而且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和冷漠到了以后,吴老头往我这边扫了一眼,那德脸色就有点难看,打算上来找我麻烦的样子,但是,吴老头却摆摆手说,那兄,不是说好了么,今天都听我的?

那德听了他的话以后,又继续坐下喝酒吃菜,其他的那些长老高手们,也都静静的坐着。

吴老头摆摆手,招呼了服务生说,“多加两个位子,两双筷子!快点啊,别怠慢了贵客”!

我和冷漠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只是怒视着那德这个老狗,同时。我还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那家长老,应该就是图片里我看到的骑在那玲玲身上的那个长老,简直丧心病狂,这么老了,居然还是这样的人,他眯着眼睛盯着我,我敢说。我要杀,我肯定第一个杀他这种人。

服务生把筷子和座位弄好以后,我们俩就坐到了那德的对面,而我们的旁边是吴老头,还有其他的高手,这里一共坐了三桌人,一桌将近十二个。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打,是几乎没有胜算的,我和冷漠都失误了,万万没想到他们会这样。

不过我也有办法,我可以擒贼先擒王,先拿下那德和吴老头。那么其他人都不敢动弹了。

我没想到孙家的人没来,如果孙家也来了,我和冷漠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很艰难了。

坐下以后,我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瞪着那德,怒道,“那德老狗。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废话了,直接说吧,你想怎么样,还有,你居然是这样的禽兽,连自己家族的女孩子都这么虐待,呵呵,你这种人,还真的就只是配当一个不男不女的太监,连男人都不配当!”

我的侮辱的话,在我坐下以后就直接不给他面子的说了出来,吴老头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发作,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

吴老头刚想说什么,那德却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道,“早就和你说了,满清十大酷刑,我会为你准备,但却不一定是施加在你身上的,你懂么,这只是个开始而已,如果今天你不听话。那么,我敢保证,那玲玲肯定死的很难看,而且连全尸都找不到!”

我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怒瞪着他和吴老头道,“别卖关子了,让我来,到底是想怎么样才肯放了那玲玲,直接说吧,摆这样的鸿门宴,有意思吗?”

吴老头和那德他们,面面相觑,同时都笑了,说,“你还真是年少不懂事,这么沉不住气,本来,你还可以多吃点菜,多喝点酒,至少这是为你的送行酒送行的菜。多吃点,做个饱死鬼,总是好的!



吴老头阴阴的笑着,“既然你能来,说明你和那家的那玲玲确实有染,否则的话,你怎么会为了她来这种地方。那德也就只是试试你,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所以,那德对待一个与你这个大敌有染的叛徒,这很正常啊,不算什么禽兽,也不算违背那家的家规。他做的很对,我支持他!”

他说完这话以后,那德哈哈大笑了起来,很是得意,而那个花白的那家长老,他是弄那玲玲弄的最凶,而且也是最老的一个。他也笑的很夸张,不过,他没有笑出声,而是憋着笑,但是反而让人更加的愤怒不已。

我直接怒了,冷冷的道,“不用多说了,说吧,想怎么样,直接划出道来,都是爽快人,怎么才肯放了她,我看那照片,你们似乎把她藏在什么地下室了,如果我看不到她,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吴老头呵呵一笑,道,“那是必须得让你满意的,否则的话,怎么敢把你请来呢?”

他拍了拍手,立马就有人把那玲玲带了出来,她的身上,就穿了三点,其他地方被绳子捆住了,全身上下,全部都是淤青,我眼睛红了,

“畜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