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9章许默1v7/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飞没说话,只是微微皱着眉,孙老也脱下了西装外套,露出了里面的格斗服,虽然他已经年迈,但是一身的肌肉显示出他依然在坚持每天锻炼,老态龙钟这个词用在他的身上,绝对不为过!

孙老呵呵一笑,“许默,省城之仇,今日该有个了结了!”

我其实没见过孙老头的实力,但看他居然敢和我争锋。想来实力也不会弱到哪儿去,如果那德现在是全盛状态,那我可能会怕他,但是,刚刚我和他对阵过,他已经败了,但是还没死而已。

此刻联合他们一起,也成了我可以突破的突破口,我知道冷飞的实力也不怎么样,所以,这七人的大阵组建不起来,要围困死我,似乎还没那么简单。

冷飞、冷封、孙老、那德、两个暗部成员,一个玄武潜能高手。

冷飞冷封那德的实力我知道,但是,剩余的那四个人的实力,我还暂时不清楚。

不过,试探一下就可以了。

接下来的一分钟之内。我和孙老头交手了一下,他的实力我知道了,和冷飞差不多,算是玄级巅峰的实力,靠近大圆满,他一个老头能有这样的实力,真的很不容易,而且还能保持这么多年,真的很不错。

而另外两个暗部成员,都是玄级巅峰的实力。让我吃惊的是那个玄武潜能的高手,他居然也有伪血魔的实力,让我震惊不已。

试探性的攻击结束了以后,他们都气喘吁吁,而那德则是直接嘶吼了句,“孙老,你和你暗部的成员不要再隐藏实力了,这家伙比我都要高一个等级,而且是古武、潜能双修的天才,再这样磨下去,我们都得死,我现在受了重伤,你要是还不快点,我就撑不住了!”

的确,在场最强的,就是那德和冷封,血魔和伪地级!也就是他们俩在,所以过了三分钟的实话,我才杀死了一个暗部的成员。

我要攻破的就是他们这些弱一点的,让他们没法对我形成合围之势,我也要赶紧的解决他们好去帮萧老,我怕他们出事,所幸的是冷漠、那玲玲已经开往医院了,希望她们吉人自有天相不要死才行!

又过了一分钟,另外那个暗部成员也重伤垂死没法动弹了。

此时此刻,那德又喷了一口浓浓的鲜血,嘶吼道,“冷封,干什么呢,都出全力啊!!我都快死了,非要等我这把老骨头就这么死了,你们才满意?你放心,他死了。我绝对不会偷袭你们,而且,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一个老头子?老太监?”

我这下恍然大悟了,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出全力,看来他们也不是百分百信任对方。怕把我杀了以后,他们也互相攻击,还是我们这边好,我可以百分百信任萧老,把我的后背交给他。

而楼上的萧才人似乎看到了这边,喝问了我一句。“许默,需要帮忙吗?”

我摇了摇头说了句,“不用,这几个喽啰,小意思!”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压力山大,但是没办法。只能我自己扛,他们上面的能和吴老头他们打成平手到现在我已经很吃惊了,不过,独孤家为什么还没出手?

来不及的多想,冷封、冷飞、孙老已经怒了,他们形成合围之势。直接对着我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而我,利用我走火入魔的速度,一一接下,只不过冷封那边我有点扛不住,导致我受了不轻的伤,而我,而找准了一个机会,对着冷飞的下盘就是一脚过去,踹的他直接倒飞出去了十几米远,这一下,就让他丧失了所有的战斗力。也许他以后都废掉了。

这可是走火入魔状态下的崩山腿。

冷封看出来了,他嘶吼了声,“冷飞!!”

同时,他骂我,“卑鄙无耻,用我孙家的崩山击!”

我冷嘲道。“这崩山击说不定不是你们孙家祖传的呢,也许也是你这个义父从哪偷来抢来的也说不定呢,我用的,又不是你孙家的,到底谁无耻还说不定呢!”

我这一下,把孙老头给气得半死,他的动作有点慌乱,直接对着我拼命似的攻击,我就是看准了他这一点,所以,我找准了机会,而冷封看的真切,他惊呼了一声,义父小心。

但我不会给他们机会,直接一拳,闷在孙老头的后背上,这一拳,不死也重伤。而这一下,却被冷封给挡住了,果然是父子情深,这家伙一下就重伤,而我,直接突袭了过去。

可是,那德和那个玄武高手却挡在了我的前面,重锤一击施展了出来,不过,在我面前却显得那么慢,此时此刻的我已经是走火入魔的状态,我这时候状态全开,整个人如同一只游走在人间的火凤凰、活朱雀一般,狠狠的一个腾挪,躲过了这重锤一击,对着那个玄武高手就是一击大蛇摆尾,他被打的飞上了天空,他还想要逃跑。可是,已经晚了,我一脚踩在地面上,朝着半空中飞去,狠狠的一击膝顶,对着他的咽喉部位。让他直接一命呜呼。

而我,再次落地的时候,他们都震惊不已,我这行云流水的一串动作,几乎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他们震惊的看着我。万万不敢相信,连冷封这样的伪地级高手都吃惊不已,他心想为什么上次还能稳稳的压制住我,现在却被我直接完虐。

而我也大概猜出了萧魂的实力,他绝对比这个冷封厉害了很多很多,否则的话,我走火入魔为什么只能和他打成平手,却可以完虐冷封和那德这么多人。而萧魂,他似乎是真正的地级实力,地级高手,居然恐怖如斯!但这些,都是我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

我踩着脚步,一步步的走向了他们。

冷冷的盯着冷封、孙老,以及重伤的那德,我嘶吼的一脚踩在他们旁边的地面上,一个很深很长的裂缝出现了,他们都吓了一跳,因为我再靠近他们一点,这脚踩山河的一招,可以踩碎他们的脑袋。

我微微的昂起头,顶着下巴,鼻孔朝天,高高的像是一个上位者,俯视着躺在地上、蹲在地上的他们,冷冷的高声喝道,

“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侥幸,任何围攻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我嘶吼着,同时,一步步的走向了那德,

“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又是怎么对那玲玲的,这件事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居然还在比武大会的时候威胁我,让我不要打败那天龙。恰恰相反,我不但要打败他,我还打残他,你,又能奈何我怎么样?”

那德捂着胸口,望着他已经死光了的那家的成员,哀叹了一口气,“你的实力,真的已经达到了血魔之上的另外一个层次么,就是你所说的进化层次?”

我哼了一声,“真是见识浅薄,不过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告诉你好了,我这只是血魔之上的层次,我称之为走火入魔,但距离打破潜能的桎梏还有很大的距离,而距离进化人层次,我估计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是那么容易打破桎梏的!”

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同时,叹气道,“那你杀了我吧,反正,我这把年龄了,活到现在也算是寿终正寝,但我后悔的是,居然得罪了你这么一个少年天才,其实,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一个人,居然可以把京都的五大家族搅的天翻地覆!”

我冷笑道,“你觉得,你可以这么容易的死么,你忘了你是怎么对那玲玲的,又是怎么对我的?既然你都说了,要凌迟处死,我会那么简单让你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