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你说,我就放了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根据我在慕容羽的手札,还有多方打听,以及这些年的积累,我大概就能猜出来那德是怎么陷害其他四大家族的,无非就是,他那家应该是四大神兽家族里实力最薄弱的一个家族,在京都之中备受打压,所以他才想要联合击杀队将其他的四神兽家族灭掉,并且赶尽杀绝。

而他说的,也跟我所知道的,没有多少出入。而事实确实是因为掌权的人惧怕这如日中天的四神兽家族夺权,所以才会组建击杀队,才会想要把这四神兽家族给削弱实力。

其实掌权人的心眼也不是很小,只是想削弱一下实力而已,可是没想到发展到最后,成了绞杀、赶尽杀绝了。

而这些,也是那德这老狗还有击杀队的人见不得京都有比他们厉害、平起平坐的潜能高手的缘故,所以才会下死手,赶尽杀绝!

我又问他知道不知道慕容羽前辈的事情,还有上官云儿前辈的事情,以及他们为什么会被拆散,又是谁主导了这一场阴谋。那德摇头道,“那老家伙的儿女情长,我不关心,这东西你得去慕容家本家问问,你问我是没有用的,当年的事情,我虽然有参与,但具体是为了什么,我却是不知道的,嫉妒慕容老家伙的实力滔天?想要把这么一个逆天的天才斩杀在摇篮里?这些,都不是我的目的,也许你得问问慕容家本家的那些老东西。还有上官家本家的老东西,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把那天龙的脖子,缓缓放下以后,同时,又问了一个问题道,“以前的四神兽家族。实力如日中天的时候肯定比你们那家现在强吧?我就搞不懂了,就只是凭着击杀队那十三个人和你们那家合作,就可以灭掉四神兽家族,而且将他们赶尽杀绝?我觉得不可能,是不是狼牙这种特种部-队在当时已经创建了?”

我的话,似乎是问到了点子上,那德老东西闭口不语,最后在我的逼问下,他就只是说了一句话,“有些事情,只有掌权人知道,我们这些人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好,你如果知道的话,对你也是不好的,你懂吗?这可不是我们五大家族打打杀杀就可以过去的事情,而是,你知道了一些上头内部的隐秘,你会死的很惨的事情,到时候,你的全家,你的祖籍,你的一切的一切,都会灰飞烟灭,只因为你知道的太多。”

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底咯噔了一声,对啊,他这个比华夏国建国时候还活的久的老东西,从清朝慈禧被迫出宫直到死的时候他就在了,而到现在,一百二三十年了。比这个国家还要久一点,他知道的,肯定比任何人都知道的多,而他为什么还可以活着,有人为什么会让他活着,就因为。他可能猜到了一些隐秘的东西,知道一些隐秘的东西,但是他不说,不光他不说,就连他的子孙后代也许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们那家。还能继续苟延残喘在京都延续后代,如果他说了,这件事传遍了,那么,可能他那家一夜之间就会灰飞烟灭,这可跟我灭了沈家不一样。那是连祖籍都一并除去的,剥夺祖宗十八代的政-治权利,那多狠啊。

但他已经快要死了,我却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使得四大家族当年只能逃窜,我就不信只是凭借一个老十三。凭借那些击杀队的十三成员,就可以通杀掉四大家族的高手。如今的那家,想必还没有当初的那家鼎盛,而那家还是四神兽家族当初在京都最弱的一个家族,可想而知,仅仅只是靠那十三个人联合那家。那是不可能的。

而对于狼牙,那德只是嗤笑了一声,“一个建-国后很久才建立起的小小特种-兵-组织,怎么能跟“那个势力”相比,“那个势力”才是真正能叱咤风云的存在。”

听了他的话以后,我无比的震惊,这才让我明白,为什么现在的京都五大家族这么强横,而且这么胡闹,都没人管,只是因为,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都只是五大家族之间的内斗,对于官方来说,你们闹的越凶他们是越高兴的,只因为你们这些地下势力的派系的实力总体被削弱了,那他们就可以安枕睡觉了。

就好像当初的孙家在省城一样,让你们省城四少闹闹杀杀,他们越是高兴,最后他们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而且,你四少对我孙家还是得恭恭敬敬、服服帖帖的!

想到这,我的心里颤抖了,不愧是掌权的人,这帝王术,运用的果然厉害。不过,对于掌权的我并没有什么意见,没有国哪有家,哪有我们,而我最感兴趣的则是那德所透露的。那个势力,究竟是什么势力。

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还是不肯说,他咬牙道,“我不说,你杀了我,就算是你杀了那天龙,那我那家至少还有子嗣,还有后代香火的延续,但如果我说了,可能我那家就永远的在京都除名,在这世界上所除名了。以后历史书上估计都不太可能出现我那德的名字了,你懂么,我那德,好歹在京都叱咤风云一百年,却在史书上一个名字都不能留下,这是何等的凄凉,我,绝对不能说!死,都不能说!”

而当我逼问那天龙的时候,那德只是笑,说:“整个京都,估计也就只有我知道这件事,连义子在狼牙的孙老头他们可能只是能猜到有那么一股势力,但他们却只能猜,没法肯定。所以,你逼问任何人,都是没有作用的!”

我气急败坏,我怒着掐着那天龙的脖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我把那天龙放下,同时,压低了声音,靠在了那德的身边。冷冷的道,“你如果说了,今天,我让你和你的孙儿,都活着回去,怎么样。而且,谁也不知道你告诉了我,这个交易,难道不划算?”

我说完以后,他惊愕的抬起头来看着我,他似乎万万没想到我会以这个作为条件。而他也想过了,他和那天龙,他唯一的继承人估计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他那家可能群龙无首就要在京都四散而逃了,可能还会面临被其他家族瓜分地盘、财产的危险,那到时候,那家这个风光一时的家族,就会即将崩塌,甚至直接灭族也说不定。

可想而知他和那天龙死了以后的后果是怎么样的,而我给他的条件,似乎让他心神不定,让他犹豫了。

确实,他告诉了我,天知地知我知他知,连那天龙都听不到,怕什么呢?

在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的时候,我怒道,“好了没有。考虑清楚了,我就好送你们归西!我可没有时间跟你们玩,上面还等着我呢,我还等着把吴老头给送上西天,因为你们两个,可是浪费了我很多的时间!”

他不说,我已经开始折磨那天龙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被我掰断,就在第三根的时候,那德,他似乎做了决定似的,冲着我怒道,“放开他,不要再折磨他了,他还是个孩子!”

而我,这时候缓缓地把他给放下,他疼的死去活来,我站了起来,朝着那德一步步走去,同时,压低了身子贴在了他的嘴边,想听到他所说的那个神秘的答案。

最后,我得到了答案,我目送着从远处跑来了几个那家的人,把这一老一小给送上了车,然后开车远走了,我倒不是怕他们东山再起,以那德和那天龙这样的伤残,短时间内是没法跟我、跟萧家争锋的了。

而我,在回去帮萧老他们的实话,耳边还萦绕着那德的答案,那个答案是,两个字:

“龙-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