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抓捕/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显然,在他眼里,副总教官,肯定比那个副指导员厉害的多。

我跟他说明了一切,立马指着那几个倭国人,以及冷萌,怒道,“他们才是间谍,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并且,他们手里的那些证件,才都是假的!”

而这时候,那副队长,微微顿住,他显然也看出来了。我和对面的他们剑拔弩张之势,从他来的时候,就是如此,而现在,他本着我就是首长的态度,在我说出了这话以后,虽然犹豫,但还是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跟那边交涉,我也打算过去,而其他的队员们,纷纷用枪指着冷萌和那几个倭国的人。

冷萌他们也不傻,当副队长他们走过去以后,看到他们的表情和眼神,自然就懂了一些什么,而当副队长和他们交涉的时候,冷萌立马脸色变了,喝了句,“什么?副总教-官?怎么可能,他?”

不过很快,他就大概明白了什么。我也知道,如果这次他回去狼牙了,那么他肯定就能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在背后主脑这一切的,就是豹爷,不过,我也就打算豁出去了,反正猎豹和狼牙迟早有一战,豹爷也迟早要对付冷封他们的,所以,早晚都得知道,我也懒得遮掩什么了,而今天,我就让他们直接进局子!

可是没想到的是,那副队很快又黑着脸过来了,跟我说了句,“首长,不好意思,他那也是真的证件,如果我没眼拙的话,那并不是假冒的,他确实是狼牙的人!钢印什么的都是真的!”

这话,让我愣了,不过我也早已想好了措辞,我怒道,“他就是狼牙的叛徒你不知道吗,否则的话,他为什么会保着这些倭人?难道不知道我们和倭人本来就有世仇么?”

同时,我还说了很多严重的话,还有豹爷教我的吓唬地方的那些警的,他听了以后,立马就眼睛瞪圆了,然后就过去了,让冷萌他们没法反抗,同时,他们就用枪指着这些倭人和冷萌,把他们一个个的要押回去。

这下,冷萌他们虽然脸色不好看,十分恼怒的瞪着我这边,但也没办法把我怎么样,而且,面对着这么多条枪指着他们的脑袋。他们能怎么样?除了束手就擒,别无他法。把他们一路打算押回去的路上,我还提醒副队和他的队员们说,一定要小心,这些家伙身手高强、枪法很准,让兄弟们提防着点。

可是副队却对自己的人很有信心,说让我放心,绝对没事的,还说他们这一片的警综合素质都很高,不是市区里的那些游手好闲抓几个小贼就能升官的,实力都很强,并且人手也很足,不用担心的。

而这一路上,确实,冷萌这狗日的,还有那几个倭国人,还想搞小动作,跟我和副队同车的那个倭国人头领模样的家伙,中文还可以,不停的和冷萌一起做副队的思想工作,说绝对不能去局子,而且还会破坏华倭两国的关系,说的很严重似的,到最后,副队直接怒了,骂了句,“闭嘴!就算你是大使馆的,也好好待在里面别出来啊,做好你们分内的事情不就行了,和狼牙的人牵扯到一起干什么去,肯定是透露一些内部的机密,以为我不知道?幸好碰到了许副总教官,不然还真让你们给跑了!”

这话一出,直接就让冷萌和那个倭国头头没了任何想法了,而他们,却想做其他的小动作,比如当街呐喊什么的,不过,还是副队有办法,直接呵斥他们,同时还要鸣枪吓唬他们,这下。倭国人头领虽然恼怒,但也没任何办法了,而那个怂逼的倭国汉子手里的箱子,则是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副队想抢,他还死都不肯,不过我倒是说了句,“没事,反正也快要到局子了,到时候,就算是他想不交出来都不行,不可能无法无天!”

副队看我这么说,就点头说,“对。许教官说的很对!”

虽然最后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逃走了,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隐隐有点不妙,我还问了副队冷漠所在的医院,副队还特意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得知冷漠没事以后,我就放心了,副队还说,等到时候录完口供,跟上头交代完了以后,我就可以去见冷漠了,并且,还可以直接跟豹爷那边联系,让他们过来抓间谍回去。

其实我也挺高兴的。这样的话,就是大获全胜了,就是我差点死在倭国人的手里,这一点有点头疼,而且,我还很害怕早川熏子的那种喷的毒雾,那到底是什么做的呢。为什么连我这种走火入魔级别实力的高手,都是一喷就晕,我想过了,而且我以前也试验过这种东西,就算是高强度的那种防狼喷雾剂,以及市面上的那些迷间犯-罪用的少女的喷雾什么的,那种对我也没太大的效果,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一喷就晕,以我的实力,以我体内的潜能气流抵抗,什么样的毒雾可以这么快的蔓延,而且一点防范措施都来不及,直接就是,闻到一点点,直接就晕,比老鼠药还要灵。我想了想,兴许就是那个什么工藤会的生物实验室弄出来的,毕竟以前在喋血,也有过这样实验室,还有几个高材生的倭国人,据说都是博士,我知道,在倭国学历越高的知识分子越发的变-态,也越发的想要研究世界人民都想不到的东西。可能这喷雾,就是他们发明的吧,抛开七十年前的世仇不说,倭国人确实想象力、发明创造力确实比很多国家都领先。

想着想着我才发现我自己也受伤、还流着血呢。副队就问我要不要紧,同时还打算帮我绑一下绷带,我就让他帮我个忙,顺便谢谢他。

副队就笑,说:“能为首长做点事,是我应该的,这有什么谢不谢的,首长这么说,就是寒碜我了?”

我连忙的摆手说不是,然后就让他弄了,我也放松一些,省的这家伙老是首长首长的叫,我吃不消。可是,就在我放松状况的时候。刚过路过一个天桥的桥洞底下,因为这里限速,所以减速了点,而且里面的桥洞灯刚好没了,虽然是白天,但进去还是有点暗,毕竟对司机来说,一直在外面亮堂堂的,突然间变黑,眼睛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而我也在绑绷带的过程中,就在这时候,车子一个急刹车,可能是因为前面有什么东西阻碍了,刚好我和副队一个踉跄没坐稳。就直接差点摔倒,而我的伤势也因此更加严重了点,副队吓了一跳,赶紧的帮我包好,同时质问那个队员怎么开车的,而队员直接傻眼了,说。“这里,这里在修路,直接不能过!得从那边拐过去!”

因为我们这辆车是最前面的,后面的车也没法过,导致我们几辆警车就只能绕路,可是就在他们启动的那一刻,异变突生!

冷萌、倭国的那几个人似乎商量好了似的。突然间出手,也就是我和副队比较警觉,还有我们后面那辆车也还可以,所以,我们这两辆没事,但是剩下的两辆车里的队员,直接就被倭人偷袭得手,虽然没死,但已经重伤的被踹出了车窗外,而他们,也跳了出去,在这黑漆漆的桥洞里,打算干掉队员们和我!

我脸色变了,副队他们马上下车,对着他们开枪,冷萌和几个倭国人,有两个中枪倒地而亡,而我们也有一个队员被他们直接掰断了咽喉,场面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严峻,而我在这时候,因为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我就跟那个副队说,“副队,你们先歇着,这几个家伙交给我来吧,你们都死了一个兄弟了,照顾好伤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