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9章身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能听到他低微的说了句,“放下我!”

他估计是觉得他没救了,我没办法,只能放下他,然后拼命的用潜能气流进去里面探测他的五脏六腑,我发现,他已经是没救了的,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都是有一股气憋在喉咙眼那里,让他还能坚持到现在。

可能是因为我潜能气流的暖流的缘故,他似乎有了点说话的力气,但还是断断续续的,他告诉我说,“许。许默,你听我说。”

他终于能说出话来了,我激动的不行,同时马上喊道,“好,好豹爷,我在这里呢,你告诉我吧,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另外,就算你不在了,我也会帮你把狼牙那些狗日的绳之以法的,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的!”

他似乎点点头,很满意的给了我一个眼神,同时,他用他那几乎动弹不得的手,抓住了我的衣领子,然后让我掏出他的上衣口袋里的东西,我愣了下,就掏了出来,里面是一个证件,猎豹组织的总教官的证件、勋章等等几样东西,然后,他把这些东西放到了我的手里,紧紧地握住,他虽然说话我有点听不清,但我似乎懂了他的意思了,他是想让我继承他猎豹。以后继续招人,把猎豹继续发扬下去,不能让猎豹组织就这么陨灭了。

我点点头,坚定的看着他道,“我答应你,豹爷,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坚持您的观念,把猎豹的精神发扬光大,也不会让猎豹组织就这么完全陨灭的!你放心!”

他这时候,他舒心似的点点头,他似乎就真的要去了似的,我突然间嘶吼道,“你别死啊,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人把你们都害成这样的,你告诉我,是不是狼牙,是不是?”

可是,他似乎没多少力气了,眼神飘忽,就要归去的样子,我仍然不甘心,我想了想,就算是狼牙,也不可能这么大胆吧,而且,他冷封早不动手晚不动手,现在动手,不是打他自己的脸吗,让外人怀疑他们狼牙做了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

所以我还是不太确定,我多半觉得是工藤会的人,而狼牙只是出卖了猎豹组织所在地的这个消息而已。

可是,就在他即将归去的那一刻,他说出了两个字。我惊呆了,他说的是,“龙组”…然后我脸色变了,我拼命的摇晃他的脑袋,身体,喝问到,“怎么回事,龙组,龙组怎么了?龙组的人也来过了,还是让我去请龙组的人来帮你们主持公道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可是,我再怎么摇晃,他已经没法再说半句话了,他就这么一命呜呼了,从他认识我到现在,也没多少时间,这个在特种组织里的高层人物,就这么挂了,死在了我的怀里,我是多么的感慨,多么的无奈,而他最后给我的龙组这个答案,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无从而知,就算是让我去龙组搬救兵对付他们,那也得让我知道知道龙组在哪儿,而龙组的联络员在什么地方,这些我都不知道,让我问谁去?总不能让我去问掌权者吧?那我不是找死吗?

而这时候,突然间身后来了不少人,他们都惊愕的喊了句,“豹爷!!”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外界的那些兵,他们估计是根据刚刚那个家伙通报的事情,一路追过来的。

他们在缅怀,而我,则是淡淡的站了起来。

他们的队长问我说,“豹爷也死了?”

我点头道,“刚死的!”

他们的队长说,“那他有没有交代什么遗言,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我摇头道,“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是机密,你们是没权利知道的这事的!”

那队长脸色变了,瞬间,他就掏出枪来,指着我的脑袋道,“我有理由怀疑你的身份。毕竟最后豹爷死的时候你在身边,我也有理由怀疑是你杀了他!!”

我冷嘲一声,翻了翻眼皮,在这时候,谁都悲痛,谁都害怕,毕竟猎豹是多么强大的一个组织,被人一夜之间就这么杀光了,这是多大的恐慌?可是,就算是如此,也不能把这事情迁怒于别人,尤其是这个队长这样。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我冷哼一声,“开枪啊!既然怀疑我的身份,那就开枪啊!”

我一步步的逼退他,甚至,他的枪,顶在我的脑袋上,却被我压着,一步步的后退。

这时候,他的那些队员们,才眼睛红红的喊道,

“队长,别闹了,不是他干的,他来的时候,我和他一起来的。他没有作案的条件和动机!豹爷的死,必须尽快通知上面的人!!”

我呵呵一笑冷冷的道,

“如果有罪的话,首当其冲的是你们!!你们这些人昨晚上去哪儿了,为什么发生了枪战你们没听见,人都死光了,你们还在外面说笑。虽然这里只是隔着一片雷区,但我不相信你们晚上就不敢过来吧?”

的确,我的话,像是警钟,敲响了他们在场的队员的耳膜,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惭愧,我估计他们昨晚上可能是去外面嗨了。没回来所以不知道,可就算是如此,也该有值班的人啊。

我的话说完以后,其中一个队员就走了出来,给我敬礼说,

“教官好!然后他就解释了,是这样的。昨晚上这边是有枪声,但是,我们只是以为是猎豹的队员们在进行夜间射击训练,他们特种部-队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经常就是晚上练,而且,当初还警告过我们。让我们不要过去,一旦误伤了他们不会负责任的,而且,教官,他们猎豹平时就是独来独往,从来不从我们这边过,他们那边有大门。而这片雷区就是为了阻隔我们过去打搅他们的,所以,昨晚上我还以为只是他们按例在进行训练而已。”

他的话说完,他们的队长还有那些队员们,这时候脸色好看了些,这个解释也说得通,的确,特种部-队,特种组织和一般的部-队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在一起住,都相互之间不做任何交流,因为经常一言不合就会打起来,吃亏的还是他们这些人,所以。他们自然不敢主动去招惹猎豹的人。而就算是交流,也是猎豹的豹爷,而他们的队长会经常交流,其他的队员们几乎不会怎么说话。

既然他们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是冷冷的回了句,“行了,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立马报告上头,然后对外保密,不准泄露出去一丁点的消息,听到没有?”

好歹,我也算是猎豹的副总,所以我的话。他们都当成首长的话来听了,立马就说是,就去办了不过,我似乎听到了那个队长有点不服气,说出事儿的时候,我这个副总教官去哪儿了。虽然他是离开的时候说的,不是正面对着我说。但我听得出来这话里的嘲讽意味。不过我也懒得计较了,现在这么紧张的时刻,我如果还计较这个,就没法做事了。

接下来,这些尸体的处理,以及这地方的整理,都是交给他们来办,上头的人立马来了好几队人,因为情况特殊,我看到了有一个似乎是高层的人物,单独要见我,这人,他说他叫高天艺,和我握手的时候,还很客气的问我,“在这儿谈,还是出去喝点什么再谈?”

对他这样的,我十分的无语,豹爷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人都死了,你还有心情出去喝点慢慢谈,如此迫在眉睫的事情,在这些政-客的眼里,似乎云淡风轻,我心里虽然不爽,但也没办法,对于这些大后方的人来说,从未上过战场,也不懂得杀戮、残酷是什么,他们只是靠着自己的政-治脑子,做一些兵油子做不成的事情,拿着很高的工资,谈天说地。

他们其实也有他们的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