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2章查无此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还叹气道,

“不好意思啊,小兄弟,让你失望了,不过我和阿豹确实是很要好的关系,想不到这次,我又要送他走,当初的战友,没剩下几个咯。”

说完后,他继续点了根烟,对着窗外吸了一口,眼神之中带着沧桑,憔悴,显然这是一个年迈的人才会表露出的眼神。不过他却说了。虽然这上面的忙我帮不上,但是,如果要出什么钱之类的,我倒是可以出一部分,我这老了,无儿无女的,留着钱本来是养老,现在要了也没啥用,都一大把年纪了。

他还说他可以出个十几万,对于钱,我就无语了,我就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我就告诉了他我不缺钱,我就缺个能疏通关系。能帮忙可以申请到搜查令的上头的人,可是,拓哥却是笑了笑道,

“你想想,狼牙、猎豹、龙组,这可是上头最神秘的三个组织了,而且地位之高,比地方的那些军-官都要高上好多倍,有谁敢查?而且,这狼牙这个组织,早就听说很多人都是古武、潜能高手,就算是想查,谁能有这个本事查?除非你能请龙组的人出面,就算是击杀队,也没那个资格擅自去查这么一个特种组织,你懂吗?”

我其实也懂,这已经是尖端的人物了,冷封这样的人,立下赫赫战功,还是古武的伪地级高手,能查他的人,华夏有几个?就算是掌权者,也得给他们几分面子,我能去求谁找关系啊?再说了,龙组那些人,豹爷也说过,他们飘忽不定,在不在一起都不知道,而且,在那么多年前他们就存在了,现在就算是还在,大部分也都是豹爷这种中年老年人了,他们很多说不定都退休不干了!

一时间,我这又犯进了死胡同里,走不出来了。

和拓哥又聊了一阵子,都是些没营养的话题,他还说,如果有需要,一定要找他,他也会来参加葬礼什么的,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也会出面帮忙说说话什么的,毕竟,阿豹死的不明不白,他也十分的痛心。

到了这一刻,我才明白,我这是白费功夫,他就是个没用的人,虽然这么说有点难听。但是这是事实,搞了半天等于是零。

和他分开了以后,回去萧家的时候,我和他们商议了下,不能再这样处于被动了,对于冷封、对于整个狼牙、对于孙老头,我们再次跟以前一样实行监控行动,不过这次他们学聪明了,完全就不露出半点破绽来给我们,所以,想找到一点点苗头都十分的困难。而当我和冷漠想去找下上次我们抓到的那个家伙的时候,却被告知,对方已经死了,自杀在监牢里,这他吗完全就是落入了狼牙他们的算计之中。

有一次,我和冷漠还碰到了冷封、孙老他们出现在比较大的场合,那次是独孤家家主过寿诞,我们都去参加了,他们也来了,我们对上眼以后,冷封他们还十分的嚣张,知道我们不敢动手,我气不过,就上去说了几句,我说,

“豹爷的死,迟早要还回来的!”

可是冷封他们却指着我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

孙老头,以及暗部,还有狼牙的人,他们都学精了,连续半个月,他们没有半点动静,导致我十分的无语,连杰克都要回去了,毕竟他在这里呆的太久,不喜欢京都的空气、雾霾什么的。我也留不住他,再多的钱,他也要命啊。反正监控都装好了。也不用他在,就让他走了。

狼牙那边连出门都不出,就算我想用私人手段解决,也是没办法找到机会,而他们就算是出门,也有大部队跟着,我也找不到任何可以下手的机会。这非常的让人抓狂。

而冷漠、萧老等人也劝我说,最好是用正规手段找出豹爷的死是怎么回事,找出真凶,绳之以法才是真的。

而当豹爷的葬礼正式举行的时候,狼牙那些狗日的,居然还有脸来,而且还掉眼泪了。跟诸葛亮吊孝周瑜似的,要不是看在有不少上头的人在的份儿上,我真想直接动手干掉他们了。

可是这次葬礼,我发现了一件事,那个拓哥,他没来,是的。我怎么打电话联系也没来。甚至,我找了下我猎豹可以运用的特权去查这个拓哥,没查到。然后,我还找了高天艺帮我查,毕竟他可以查到的内网内容更多,他的权限比我级别高,而我到了有些关键性内容,就进不去。

高天艺虽然不愿意帮我别的,找个人还是可以的,但高天艺却仍然告诉我,“这个人,他查不到。”

他还说,“他查不到的原因就只有两个,一个是,这人已经死了,另外一个是,他没权限查这个人。”

高天艺还说我为什么让他查一个死人,而我,却是直接震惊了,这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出现在了我身边一次,就不见了,电话也直接变成空号了,这人所说的那个私企工作,也是杜撰的,他为什么骗我?我跟冷漠交谈了下,他也觉得十分可疑,说不定,这人不是豹爷的战友,又或者,他是战友,但是他的身份很特殊,不然为什么会印在红本本那么机密的地方,而且在他死的时候交给我。

又或者,这个拓哥,他是豹爷的很好的兄弟,豹爷死,就是为了让我去提醒他,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你快逃。

这个可能真的是有可能,莫非,这个已经不存在的人,这个连名字拓哥都是假的的人,或许,他在档案上就是一个死人!曾经他已经死了,但是,那可能是豹爷他们这些战友为了瞒着上面,所以才偷偷这么报告的。

所以,等我打电话给他,并且见面以后,他就神秘失踪了,再也没出现过了。

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豹爷和这个拓哥,而猎豹组织一夜之间全部都死光了。

我似乎卷入了一场很大。很旷古绝今的阴谋里面,但是,我他吗完全不想的啊。豹爷只不过是拿沈家的人威胁我,让我帮他做事而已,现在他死了,沈家的事情没人可以宣扬出去了。

就算孙家能猜到,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

所以。我自由了,我轻松了,为什么我不高兴呢?

就因为我答应过豹爷,我要给他复仇,他死的时候,是死的那么凄凉,那么可悲。

我怎么可以在死人面前说谎。我都答应了他了。

这该死的阴谋,我真的很讨厌。

狼牙、猎豹,以及内部的某些势力的阴谋,为什么要把我卷进来,可我要是不帮豹爷,我晚上都睡不好觉,都觉得内疚。

可是他呢。他对我有所保留,没有全部告诉我,也不告诉我这个拓哥是什么身份,就只是让我去对付狼牙、冷封他们?我觉得,这只是表面上的一个导火索而已。

其实,真正要对付猎豹的,可能另有其人,而那个势力,似乎隐藏在华夏的内部。

我和冷漠交谈了很多,都猜测了这些可能,唯一我俩共同认同的说法就是这一点,就是某个华夏内部的神秘势力,要对付豹爷他们这些人,所以豹爷才会让我去提醒这个拓哥。告诉他,他豹爷都死了,他也赶紧逃吧。

冷漠问我,“想不想继续干下去,不想的话,就离开京都,以后再回来找冷漠他们复仇。如果我们继续对付狼牙的话,可能就会卷入某些势力的阴谋之中,给他们当棋子。”

“所以,要打破这个棋局,就是我们放弃一切,离开京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