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0章徐妍母亲/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点头道,“我突然间想起了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她硬要留在我身边,我当时也跟她说过了,如果有她更喜欢的男人出现的话,她随时可以离开我,我也不会怪她的,想起我和她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我对她做了不敢做的事情,侵犯了她,这才不得不对她负责,后来才产生的感情,现在,可能就是我该还给她的时候吧,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陶颖依偎在我的怀里。道,“可能因为你对她付出了真感情吧,这也是我们愿意为你守身这么久的原因呀,放心吧,她应该迟早会想通的,而且,你不是后天就要走了么,如果她真的能喜欢上别的男人,我倒是挺高兴,少一个跟我抢老公的了。”

我噗嗤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子,说,“你这小浪家伙,真是受不了你,马上就要出去吃饭了,饭前,要不要运动运动?”

她立马,眼睛瞪圆了似的,点头道,“要啊,白天还意犹未尽呢。”

我满头黑线,问道,“门呢,锁好了么?”

她小鸡啄米一般。锁了,特意检查了下,保险、两重锁,全部都锁了,神仙也进不来。

我恩了一声,刚刚恩完,我就无奈了,她已经翻身上马观音上莲了。

大概一两小时后。我俩洗了澡,就往楼下而去,电话响了,是疯子哥打来的,说是我许爸许妈都来了,苗苗没来,已经睡着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多。这丫头有早睡的习惯,这样挺好的。让我赶紧的来,大家都到了。

我点点头,恩了一声,说好,“疯子哥,我马上来,等我会儿啊。”

可是我俩下楼的时候,我才发现,陶颖一瘸一拐的,说疼,还说走路的时候让我扶着点她,还骂我说,“你不是说你没以前那么猛了吗,烦死人了都,这下让我在两位婆婆,一位公公面前丢人,还有哥江枫也在,以后我怎么面对她们啊,他们都得认为我太骚。”

我笑骂了句,小浪-货,你还有脸说这个话吗,不是你,我能出这样的糗事,我还想怎么跟欢欢解释呢。

不过我确实得扶着她,不然的话,丢人也是丢我的人,这样确实挺不好的,而且,不光是他们来吃饭,阿郎盟主、上官雪,这样的不是我的家人的人。也来了,所以,不能太丢人了。

这么多名人吃饭,自然是不能在小地方了,约了个最大的豪华的酒店,反正疯子哥和阿郎也不差钱,最后肯定也是他俩买单。

而我和陶颖到的时候,发现欢欢她们都在,欢欢朝着我这边瞅了一眼,这妮子现在也不是当年的清纯小妹了,我似乎觉得她的眼神朝着陶颖的双腿间扫了一眼,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来,吗的,这就算是扶着,她走路也有点瘸,没办法啊。

冷漠这家伙,不识时务,居然还问了句,“默默,陶颖咋了这是?”

我翻了个白眼说,“摔了一跤,让她浪,浪,就得摔的重,一屁股摔地上了,摔的很重。”

冷漠说,“该小心点啊。”

不得不说,冷漠这家伙,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真让人讨厌。

而疯子哥、我妈李姑她们估计都懂,捂着嘴笑了笑。

我爸妈也都来了。徐妍看到了我,就上来要抱我什么的,我说,“妈,别这样啊,要亲热吃完饭再说啊。”

我爸就瞪我说,“干嘛,有了媳妇忘了娘啊。还是你有两个妈,你就嫌弃你这个旧妈了?”

这话一出,李姑,我亲妈就哈哈笑,说,“那肯定不能,要是他忘了你们俩的养育之恩,我不得打死他!”

瞬间大家都笑了,但大家都知道,这桌酒席的主人公,就是我!

这一桌子的人,也就是因为有我这个中心人物,所以大家才齐聚一堂,否则的话,江枫还不能认识阿郎呢吧?

不得不说,人生,就是际遇,人生,也是不断放映的电影,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其实我的朋友不止这么多,梁齐也没来,铜人前辈也没来,空门前辈和蝎子前辈也没能来。萧家的萧才人等等。

但今天能聚在一起,我挺高兴的。

喝着酒,说着心情,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就好像当年我和我小叔,和七匹狼他们一起,诉说着当年的故事。

我也想过,这平凡的人生。简简单单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之后拿着牙签剔牙,吃着小甜点,讲述着春天的故事。

这就是我最想要的东西,最想要的生活,而并不是什么潜能高手,进化人高手,古武巅峰高手等等,也不是打打杀杀的江湖、风云变幻的古武世界,那些都不是我的梦想。

变成进化人了,或者能活到像那德一样120岁,那又能如何,快乐么,开心么?打打杀杀、尔虞我诈。我早就厌倦了,我多想,找到璐璐萱萱,把一切都弄清楚,平凡的回到我们的老家解放县城,老老实实的过着平凡人的一生,哪怕萱萱不见嫁给我,哪怕我只有璐璐一个。哪怕我不能娶陶颖,哪怕璐璐不让我娶她,但只要能过着平凡、稳定、安定的生活,这就比什么都强了。

所以我还得努力,还得加强自己的一切,只有变强,才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才不会练保护自己的女人的实力都没有,那才是最可悲的。

一顿酒席,吃了很久,也聊了很多,索性孙家的事情解决了,不用惧怕狼牙了,所以,疯子哥也打算放手一搏了,能把刀盟做到多大就多大,还可以找青门的东哥帮忙,并且,秦皇岛的梁齐也得叫回来,反正也没事了,大家能过的多好,就过的多好,最危险的事情,跟击杀队打交道。跟老十三打交道,与龙组交手,这种会死人的事情,就让我一个人去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只要能看到我的家人们、亲人们、爱人们、兄弟们、朋友们都这样幸福的喝着酒,聊着天,谈着人生。哪怕我就是死了,那也无怨无悔啊!

而阿郎也跟我道歉,说害的伯父伯母受欺负什么的,还有苗苗被欺负,还说要严重警告并且打压狒狒他们一家,压制他们的嚣张势力,还让整个刀盟的所有兄弟们开个检讨会,把欺负各地平民百姓的刀盟中人。直接开除出去,杀一儆百,告诉他们,我们刀盟不是为了欺负老百姓而生,而是为了为民请命而生,这才是华夏地下势力该存在的根本原因,zf管不了的公平、义气,你来管,这就是东哥的青门,当初能让所有华人都钦佩的理由。也是我们刀盟以后打算实行的方针。

而我两个妈互相聊,我爸也问我各种事儿,反正我就是能隐瞒的隐瞒,还问了问我小叔的事儿,我爸说,我小叔回去了,回解放陪他爸妈去了,万一哪天我爷爷奶奶归去,让我必须回来尽孝道。

我说,那肯定必须的,不管什么急事儿都得推了。但我现在必须得去做我要做的事。

我爸也说他理解我,也知道我做的事情都是大事,比江枫做的还大,还说以后不会再顾忌面子问题,有事儿了肯定会主动找江枫帮忙的。而且,我妈李姑也打算住在这里了,刚好还可以看看苗苗什么的,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非常的不错。

一顿饭吃完后,就是各回各家了,而我也打算好好休息下。喝了不少酒,不过,问题来了,一顿饭一直都没理过我和陶颖的欢欢,怎么办?

赵明飞也问了她,问她去哪儿睡,是去找我,还是单独去一个客房。反正疯子哥家里大,跟宾馆似的,怎么睡都行。

欢欢就让她哥别管她,她也喝高了,喝大了,谁都不搭理,就说想一个人静静,她说话的声音挺大的。而且不给赵明飞面子,我就过去了,跟赵明飞说,“飞哥,你先去休息吧,你也受伤、辛苦了,我来看看她吧。”

赵明飞指着我脑袋说,“许默,我俩虽然这么久不见了,但我不觉得,你要是欺负我妹子,我会给你面子。不管你是多厉害的潜能高手,古武高手,你欺负我妹妹,我就跟你没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